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韓國瑜值得被原諒嗎?!
2020.06.01
12:00pm
/ 布拉魯陽
韓國瑜罷免案是給全部政治人物的啟示,誠信是政治人物的生命,沒誠信就沒選票。當然,其實政治人物轉換跑道不是完全不行,重點是在爭取選票時,是不是真心要為選民做事情,還是只把選民當作爭取更高權位的工具。

 

高雄市長韓國瑜被提起罷免,其理由不外乎「誠信」二字,不管是才剛當選就落跑選總統,還是一堆選舉政見跳票,都是誠信破產。所以,罷免案成或不成,投或不投,之於高雄市民的關鍵感受就是韓國瑜究竟還可不可以讓人信任,值不值得原諒。 

 



尤其這些問題更是重要,韓國瑜對他落跑選總統一事遲至5月才道歉是不是足以讓市民覺得受到尊重?韓國瑜的選舉政見跳票是不是就當作一場有夢最美的癡人說夢?韓國瑜近日表現的勤政形象是不是能讓市民相信這不會只是短暫現象,罷免案後不會原形畢露? 

 

歷來罷免案 

  

不過,在討論罷韓案前,必須說罷免真是一件大事,尤其是能夠從連署成案一路進到投票的案子,都一定是對社會有重大意義,畢竟罷免案是由民間發起,若不是有重大事件或是價值衝突,是不可能引起罷免的浪潮。 

  

因此,我們可以來看看2015年立法委員蔡正元罷免案、2017年立法委員黃國昌罷免案,再到2020的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這三案都有各自不同的重要政治跟社會意義。 

  

首先看蔡正元的罷免案,是民間社會在318學運之後發起的割闌尾計畫,最後總投票人數沒有達到當時法律規定門檻,因此罷免案宣告失敗。該次罷免案的重要社會意義,就是讓人民驚覺到,原來選罷法對於罷免的規定,其實讓人民的罷免權力只是一個沒有牙齒的老虎,政治人物根本不用害怕,也不會害怕。 

 

大聲宣傳罷免 

  

因為當時選罷法規定:「罷免案之進行,除徵求連署之必要活動外,不得有罷免或阻止罷免之宣傳活動。」也就是「不能夠宣傳罷免」,而不能宣傳怎麼進行有效的社會討論,沒有社會討論又怎麼決定罷免與否。 

  

那次罷免失敗,也就促進了2016年立法院三讀通過《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從此以後罷免可以大聲宣傳,這也是這次韓國瑜罷免案可以公開宣傳的原因。而除了刪除不得宣傳罷免的規定,也同時下修了罷免過關的難度,讓同樣被詬病的高門檻下降到合理標準。 

  

至於黃國昌罷免案,已經是在修法過後,既可以宣傳又降低門檻了,因此政治人物已經不能等閒視之,可說是非常激烈的一場罷免案。但是為什麼黃國昌會被提起罷免?最大原因是他支持同志婚姻平權,所以反同團體集結,要以罷免黃國昌來做為反同的政治運作。 

  

黃國昌罷免案最後並未通過的重要社會意義,就在於人權價值的操弄是不會被人民買單的。 

 

沒誠信沒選票 

  

最後回頭來說罷韓,前面講過他會被罷免的原因沒有其他,就是誠信。韓國瑜罷免案是給全部政治人物的啟示,誠信是政治人物的生命,沒誠信就沒選票。當然,其實政治人物轉換跑道不是完全不行,重點是在爭取選票時,是不是真心要為選民做事情,還是只把選民當作爭取更高權位的工具。 

  

簡言之,為什麼高雄人會生氣,是因為韓國瑜口口聲聲說的高雄發大財,是市民相信且期望韓國瑜做的事情,但是高雄市民卻成為了韓國瑜選總統的跳板,怎能不生氣。 

  

雖然罷韓結果尚未揭曉,但是這樣的政治文化影響已經必然形成,比如有志總統大位的侯友宜,就一定要在2022新北市長連任跟直攻2024總統選舉做出選擇,否則也將會陷入落跑困境。另外同樣也明顯有意挑戰2024的林佳龍,日前卻拋出「不排除再選台中市長」,就被人質疑是在把參選台中市長當作黨內叫價,而非真心有意要選,這看在台中市民眼中當然不是滋味,所以林佳龍也馬上改口「言之過早」,這都顯示出政治人物已經相當忌憚社會對於誠信的看重。 

  

總得來說,6月6日除了是高雄市民決定要不要原諒韓國瑜以外,也將是高雄市民代台灣社會向全體政治人物正式宣告誠信的重要。

 

 

圖片來源:台灣基進

 

 
布拉魯陽
從事政治工作10餘年,現為立委辦公室法案助理,篤信得道多助。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