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高論 / 打爆不平
放.高論
打爆不平
【打爆不平】推給「國家罷韓隊」根本是卸責、小看民進黨與侮辱高雄人
2020.06.09
17:14pm
/ 范世平
國民黨上下都把這次罷韓視為「國家隊」所為,也就是民進黨在背後操作。這基本上有三大錯誤,第一是推卸責任;第二是低估了民進黨;第三是侮辱高雄市民。

 

韓國瑜在6月6日以93萬票被罷免,遠遠高於57萬的罷免門檻,更高於前年11月24日他參選高雄市長時獲得的89萬票。

 

這是非常困難的,因為投罷免票要選民有高度的仇恨感才有動力前往投票所,這與票選候選人時的熱情參與有所不同。所以某政治人物罷免票數低於當初的當選票數是相當正常,但這次高雄市長的罷免結果卻是相當反常,可見高雄市民對韓國瑜的深惡痛絕,對他拋棄高雄市民請假參選總統的恨意難消,對他的政見跳票高度不滿,也對於他最近以來大打「路平、燈亮、水溝清」的政績難以苟同。

 



被罷免不反省還指控「罷韓國家隊」

 

但是韓國瑜在6日卻指控這次罷免案高度通過是民進黨「罷韓國家隊」所造成,透過跨部會的力量抹黑他;趙少康也指民進黨這樣操作是「民主蒙羞」;江啓臣也指執政黨用行政力量明目張膽的操作罷免案,他對此表示譴責與失望;洪秀柱則說這次罷韓是執政黨發動綠媒圍剿以製造仇恨,成全民皆輸的民主醜聞與台灣之恥。

 

國民黨上下都把這次罷韓視為「國家隊」所為,也就是民進黨在背後操作。這基本上有三大錯誤,第一是推卸責任;第二是低估了民進黨;第三是侮辱高雄市民。

 

推卸責任遠離民意

 

首先,韓國瑜與國民黨完全不自我檢討為何罷免案有93萬票,反而把責任推給「罷韓國家隊」,這種推卸的態度看不出有任何自我反省。韓國瑜似乎還處在「選戰模式」,刻意挑起藍綠對立,鞏固支持者與「韓粉」,難道他還沒放棄未來的政治路?有可能參選國民黨的黨主席選舉?或是後年的縣市長選舉?

 

其次,韓國瑜與國民黨把被罷免的責任推給「罷韓國家隊」也凸顯太低估了民進黨。民進黨可是搞街頭運動起家的,深知「群眾路線」的精髓,就是任何政治運動要動員最多的群眾就必須要由公民團體來主導,民進黨必須刻意保持距離,也不能被抓到能一槍斃命的互相聯繫證據。因為如果是民進黨主導,就會變成是「藍綠對抗」,除了藍綠支持者會各自歸隊外,中間選民、中產階級與年輕世代不會支持此運動,那參與人數就會大幅減少。

 

民進黨並非罷韓成功的主力

 

事實上從2013年的「洪仲丘事件」與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民進黨都刻意保持距離,以維持該運動的「純真性」,讓富有理想性與熱血性的年輕人來主導,最好是學生。

 

所以這次罷韓活動民進黨當然不會笨到直接介入,這不是砸自己的鍋?當然,民進黨希望罷韓成功,也與「罷韓四君子」有一些交情,但彼此一直保持距離,直到最後一週民進黨中常會才決定正式支持罷韓。

 

指控國防部和高鐵的說服力不足

 

所以雖然之前韓國瑜與國民黨一直指控蔡政府直接主導罷韓,但沒有確切證據;即使找到一些也不夠說服力,或者蔡政府容易找出理由來解釋。例如他們指控國防部三軍大學延後原本在6日的考試,就是蔡政府公然支持罷韓,但國防部可以說不能剝奪憲法所賦予人民的罷免權,軍人也不例外;何況軍人真的支持罷韓?韓國瑜可是陸軍官校畢業的,學弟學妹也可能反對罷韓。

 

又例如他們指控高鐵公司刻意在罷韓前增加班次,是蔡政府在幫助罷韓。但如果很多民眾要回高雄投票,高鐵公司基於商業利益為什麼不增班?何況之前因為武漢肺炎疫情造成高鐵公司營收銳減,當然想趁此機會增加收益。退一萬步說,如果高雄市民真的認為罷韓是民進黨與「國家隊」推動,會有93萬票?

 

高雄人不是塑膠

 

第三,韓國瑜與國民黨把被罷免的責任推給「罷韓國家隊」是侮辱高雄人,難道高雄人對民進黨就言聽計從?沒有獨立的判斷能力?像前高雄市新聞局長王淺秋所說的高雄人較容易被煽動?

 

所以,韓國瑜與國民黨不要再說什麼「罷韓國家隊」,因為民眾根本不信,多說只是多錯。

 

 

圖片來源:翻攝自孫大千臉書;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范世平
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博士。現任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也擔任多家電子與網路媒體的評論工作。評論力求超越藍綠與黨派,能夠客觀而超然,並自許能提出特殊而獨到的觀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