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高論 / 打爆不平
放.高論
打爆不平
【打爆不平】韓粉與藍營支持者的愚昧及悲哀
2020.06.16
17:31pm
/ 范世平
事實上,這種說法根本經不起考驗,因為包括今年1月的總統大選與6月的高雄市長罷免投票,國民黨都有派人監票,並記錄各投票所的開票情況,彙整黨中央或高雄市黨部後自行統計。

 

在1月11日蔡英文以817萬票大勝韓國瑜後,6月6日韓國瑜的高雄市長一職又以93萬票被罷免,這使得韓粉與藍營支持者在短短半年,接連兩次遭遇重大挫折。加上高雄市議會議長許崑源在6日因為無法接受韓國瑜遭高票罷免,因此不幸跳樓尋短而往生,造成韓粉與藍營支持者更加義憤填膺,產生更多悲情的情緒。 

 



因此,韓粉與藍營支持者必須找到失敗的理由與情緒的出口。 

 

不信任投票制度 

 

在尋找失敗理由方面,最主要的說法就是中選會進行「電腦做票」,並且由負責資訊的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來操盤;這種說法在韓粉與藍營支持者間廣泛流傳,由於言之鑿鑿而又難以證實,使得以訛傳訛,甚至許多高學歷的韓粉與藍營支持者也深信不疑。 

 

這種說法最可怕的是台灣實施民主與法治推迄今已經相當成熟,人民直接行使投票權也行之多年,現在卻有人完全不相信投票這個制度。如果是這樣,那台灣日後投票的結果是否都不足採信?那台灣未來民主政治要如何推動下去?那韓粉與藍營支持者在未來是否只剩下革命一途? 

 

事實上,這種說法根本經不起考驗,因為包括今年1月的總統大選與6月的高雄市長罷免投票,國民黨都有派人監票,並記錄各投票所的開票情況,彙整黨中央或高雄市黨部後自行統計。 

 

電腦做票不可能 

 

如果國民黨統計的數字與中選會公布的數字大相徑庭,國民黨大可提出投票無效之訴,由司法機關進行調查。如果最後證明民進黨真的進行「做票」,那民進黨在台灣就不用混了。更何況這次高雄市長的罷免案,相關選務是由高雄市選委會負責,選委會主委正是韓國瑜市府的副市長陳雄文,難道韓粉與藍營支持者也懷疑陳雄文做票? 

 

另一方面,如果中選會可以進行「電腦做票」,那為何2018年的縣市長選舉民進黨不做票?如此就不會輸掉那麼多。 

 

至於韓粉與藍營支持者為了韓國瑜的一敗再敗尋找情緒出口,就是推動「報復式罷免」。目前包括高雄市議員黃捷、桃園市議員王浩宇、台北市議員梁文傑、台中市立委陳柏惟,都被韓粉與藍營支持者點名。 

 

報復式罷免 

 

雖然「選罷法」修法後,罷免的門檻下降,但要通過仍然不容易,特別是民意代表。因此除非有充分的把握,貿然發動罷免如果通過不了,反而讓這些被罷免的議員經過一場試煉後猶如浴火鳳凰,政治份量大為增加。 

 

特別是罷免的理由如果只是因為這些民意代表支持「罷韓」,或是理由不夠充分,反而會激發更多人出來反對罷免。如果黃捷沒被罷免掉,反罷免票又遠高於罷免票,那黃捷可以直接參選立委了。 

 

特別是罷免韓國瑜是透過「公民割草聯盟」與「We Caer」的公民團體,民進黨刻意保持距離,以避免藍綠對決與藍綠歸隊,讓運動維持單純性,才能獲得年輕世代、中產階級與中間選民的支持。 

 

但是現在罷免立委與議員卻讓人覺得是國民黨與韓粉在主導。例如罷免黃捷的「鳳山清捷大隊」表面也以公民團體的身分現身,但國民黨前秘書長蔡正元卻高調說要成立「海霸王」,罷免包括黃捷在內的政治人物;韓粉「杏仁哥」也說要罷免高雄市議員陳致中;支持統一的「新黨」要罷免台中市立委陳柏惟,這只會變成藍綠各自歸隊,增加罷免通過的困難度。 

 

由此可見,這些韓粉與藍營支持者說民進黨操作「電腦做票」,然後想要推動「報復式罷免」真的是既愚昧又悲哀。

 

 

圖片翻攝自臉書、放言資料照、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范世平
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博士。現任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也擔任多家電子與網路媒體的評論工作。評論力求超越藍綠與黨派,能夠客觀而超然,並自許能提出特殊而獨到的觀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