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放・獨家》美女議員闖政壇|自幼熱愛繪畫!從政後坦言內心存「缺口」...許淑華議場外的精彩世界
2020.09.05
09:30am
/ 放言編輯部 翁子竣
從媒體到政治,本應早已定調的人生,許淑華卻將其活的越顯精彩。在自身專業領域外,許淑華因自幼就喜歡繪畫,至今對於藝術產業仍十分熱衷。不過,考量幼時社會氛圍,家長認為畫畫賺不了錢,且購買畫冊、畫筆等還要花上不少的錢,因此她才選擇到了新聞系就讀;但也就是這樣的順應時代,許淑華才總覺得內心中有一個「缺口」。

 

打從進入政壇之初,「美女議員」是外界給予台北市議員許淑華最直接的第一印象;但在亮麗的外表下,她的內心卻深藏遠比外在更豐碩的價值、人生觀。許淑華身兼女子運動協會理事長、防止虐待動物協會台灣分會顧問,目前也正考取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文化資產與藝術創新博士班學位,多個不同領域身分的角色擔當、不間斷的自我進修,讓這位「美女議員」的政治生涯,正在寫下與大多政治人物截然不同的故事。

 



談及出生經歷與投入政治的契機,專訪這天許淑華侃侃而談回憶道,自小家裡就是小康家庭且都是女生,父親當時都會看黨外雜誌並講述給他們聽,「長大以後最主要是讀書關係,大學到了世新大學就讀新聞系,新聞與政治連結度比較高」;語畢,她也分享起一段往事,曾有次暑假到報社實習,主管要求寫政治線的新聞稿,提交後主管卻以「報社立場」為由要求更正。此事也讓許淑華懷疑,明明寫的都是事實,但為何媒體生態會是這個樣子?

 

 

 

許淑華誤打誤撞踏入政治圈

 

後來時任新科議員段宜康來到世新大學演講,坐在台下的許淑華也在誤打誤撞下,正式走上長達10多年的政治路。許淑華直言,當時就覺得這個年輕人(段宜康)很有想法,也認為民進黨是多元的,很多聲音大家都能一起來討論;她也坦言,「那時稍微被段宜康給感化」,而會後聊天聊一聊,段說他們缺工讀生,有興趣可以來參加,後來就跑去當他的團隊工讀生,除了對政治運作好奇外,也剛好能折抵學分。

 

在擔任工讀生期間,許淑華也參與了不少社會運動,她說道:「當時憲法保證人民參選權利,但有規範學生不能參選,我們認為立法院訂的這個法,事實上是在扼殺學生的參政權,所以就要求大法官釋憲學生可以選舉,那時候才參加了這樣的街頭活動,加上反核公投議題,跟一些環保、社會改革議題都有參與。」

 

 

從政路與父親做了一個「交易」

 

縱使早已一腳踏入政治圈,但女生從政卻仍遭家人質疑。雖是略顯無奈的事,但許淑華卻能邊說邊笑說,一直到現在,父親還是覺得要適可而止,他擔心遊行抗爭時,自己會不會被媒體拍到遭拖走。事後許淑華不僅承諾父親,雙方還做了一個「交易」,她允諾將為民眾公共利益持續發聲,也會盡量不被媒體拍到,讓父親不要為此擔心。

 

從媒體到政治,本應早已定調的人生,許淑華卻將其活的越顯精彩。在自身專業領域外,許淑華因自幼就喜歡繪畫,至今對於藝術產業仍十分熱衷。不過,考量幼時社會氛圍,家長認為畫畫賺不了錢,且購買畫冊、畫筆等還要花上不少的錢,因此她才選擇到了新聞系就讀;但也就是這樣的順應時代,許淑華才總覺得內心中有一個「缺口」。

 

首度參選即第一高票進軍議會

 

2006年前總統陳水扁貪汙案爆發,民進黨聲勢雪崩式大跌;面對嚴重信譽危機,民進黨決議推派年輕人參與地方選舉,許淑華順勢投入第10屆台北市議員第三選區選舉。始料未及的是,最終結果許淑華以當時第一高票的耀眼成績,正式進軍北市議會。她講起這段往事時表示,「若選上就好好把事做好,而若沒選上的話,當時我也準備好去國外就讀藝術有關的學業,但沒想到我一選就選上了。」

 

 

選上議員後許淑華不斷自我進修,更身兼女子運動協會理事長、防止虐待動物協會台灣分會顧問等多個身分,如今也正攻讀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文化資產與藝術創新博士班學位。繞了一大圈,許淑華趁心有餘力時,努力將心中「缺口」給一一補上。她也向所有民意代表呼籲,「不要覺得當民代就是一輩子」,應要持續提攜、培養後進,讓他們明白如何質詢或做公共議題,議員們也要多些專業知識,將自身專業度推高。

 

「政壇很多人沒有其他專業,只能靠政治一直走下去,所以他就只能一直選,但這對於台灣政治不會是好事。」許淑華強調,新血要不斷進來、後浪推前浪,前浪也不能一直站著位子不走。

 

  

記者原萱容/攝影;圖片來源:翻攝自許淑華臉書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