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中共拿議長抵議長,國民黨怎麼老上當?
2020.09.14
18:06pm
/ 樂克凜
海峽論壇怎麼看,都是一場中共亟欲對內外展現其對臺工作成果的年度成果發表,以及召喚了媚共子民們紛來朝貢的統戰大拜拜;而王金平的領銜率團,更是一場中共「拿議長抵議長」的精心盤算

 

先是病毒散播導致全球蔓延,後又一天到晚在附近海域恫嚇軍演,不時還要動用「戰狼外交」四處跑到人家土地上去威脅人家不要做這做那,再加上在香港、新疆、西藏、內蒙古的高壓統治與文化滅絕,把自己搞的天怒人怨、直追納粹──實在很難想像有比這更糟糕的時間點,去選擇要出席堪稱「中共對臺最大統戰平臺」的「海峽論壇」了。

 



但國民黨就是偏偏要去,在甘願冒國內多數民意唾棄的風險下,一向自詡老謀深算、高人一等的國民黨諸公們自然有自己的盤算;只不過,歷史總一再證明,每當國民黨自以為聰明地耍心機,想藉與中共的「假意合作」來偷幫自己得利,最後結局卻總是落入對方陷阱,賠了領土又折兵──而這一次的海峽論壇,怎麼看都是老共又一次精心策畫的布局,而國民黨竟又要去受盡利用而甘之如飴,實在不可思議。

 

國民黨「各家自有盤算」,又「仰賴中共餵食」:

 

先說國民黨在盤算什麼好了:首先,你不能把「國民黨」當作一個整體,甚至很難用一般的「派系」概念來形容它;現在的國民黨,基本上卻是個搖搖欲墜的百年大幫,大環境不好經營不善,加盟的每一家都只想著怎麼幫自己拼最大利益,這個黨到底能不能繼續在臺灣走下去──並沒有人在乎。

 

所以你接著可以看到,那種再荒謬不過的「首戰即終戰」、「不抵抗聲明」與「寧願被中共統,也不接受民進黨政府」超時空言論不斷從該黨大老與菁英口中喊出;會覺得再刺耳與詭異不過非常正常,因為他們這些話本來也就不是說給你我聽的,而是講給老共的表中與討好用。以前的國民黨靠「反共」來鞏固政權,今天的國民黨卻靠「媚共」來吸取奶水──歷史就是這麼的諷刺,而且還會不斷重演。

 

以「各家自有盤算」與「仰賴中共餵食」的角度來看,你大概就能理解國民黨為什麼這種時候還堅持要派王金平去海峽論壇:有人千方百計想加入成為訪問團的成員,重新扮演小號的「連爺爺」角色,看能不能成為新一代的跨海峽政商代理人;有人非常想去並想順便促成第二次的「馬習會」卻去不了,只好拼命喃喃念著「國家不安全、國家不安全」,希望老共有看到他的賣力演出;也有人實在很不爽前者一天到晚在以「太上皇」之姿間接干政,乾脆請了太上皇的宿敵率團,叫他恨得牙癢癢最好還能順便閉嘴。

 

雖然說「依靠老共」這種策略的效果,往往跟吸毒沒什麼兩樣:你一開始會很嗨,覺得自己什麼事都做得到,但久了之後遲早會被反噬,最後不持續服用自己根本就受不了──但國民黨的諸山頭們似乎從來都沒有在管這麼許多,只求眼前與短期的效果好就好,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中共特選王金平出訪,順便裂解國民黨:

 

而王金平這麼一位其實從來對兩岸議題涉入甚少,也不像他許多同輩大老那樣在中國家大業大、牽連甚廣的元老,最後竟成為了這次海峽論壇的領銜主角,背後當然有著黨內各幫人馬的算計與拉扯;但就如前文所說,國民黨的千算萬算,總是算不過共產黨。老王能夠率團訪中,絕對須經過中共的允可──甚至,是在經過細心估算與精心設計過後,老共所殷切期盼的最好結果。

 

首先,中共想要國民黨繼續維持一個不斷裂解並山頭林立的狀態,而不希望國民黨重新團結並回歸正常。如果國民黨哪天真的突然「正常」起來,開始意識到整個黨若要在臺灣繼續生存並重返執政,那就需要大刀闊斧地改革,並在國族認同與兩岸關係上具體實際地回應臺灣主流民意與年輕世代的呼聲──那對老共來說絕不是好事,雖然它可以重新召喚那些舊或新、黃或白的「統派好朋友」,但它們怎麼看都比已經夠沒出息的國民黨更不成氣候。

 

國民黨繼續作為一個在黨員及資產總數、地方基層等方面都享有最大優勢的政黨存在,而內部仍維持分崩離析的狀態,最有利老共可以逐一各個利誘與擊破,並讓整個黨最後都乖乖配合著中共對臺戰略的一舉一動,這樣是最好不過。你看,老共什麼人不選,偏偏選了王金平這樣一個非國民黨「正統掛」,又不是既有的兩岸代理人「老相好」,更是前總統馬英九「死對頭」的重量級人物來海峽論壇,又會引發王陣營裡的多少漣漪與想像?激起多少各家各派的忌妒與猜測?燃起多少黨內的新仇與舊恨?牽動多少未來可能的風波與動盪呢?

 

拿「議長抵議長」,王金平將成中共「大外宣」最新成果發表:

 

而王金平不僅是國民黨內本土派的低調共主,他在這場海峽論壇中更引人注目的身分,恐怕當是「前立法院院長」──而且還是史上任期最長。還記得前陣子捷克參議院議長韋德齊(Miloš Vystrčil)剛率團訪臺,並迄今都仍引起美歐各國的政治效應在持續發酵嗎?──就那麼剛好,人家派現任議長訪臺,我就趕快邀你的前議長訪中;捷克訪團有89人的規模,那我就要臺灣的朝貢團有130人以上;捷克的參議長跑去在演講中高喊「我是臺灣人」,你難保王前院長不會在鏡頭前說出「我是中國人」;捷克訪團有首都布拉格市長賀瑞普(Zdeněk Hřib),這次要不是顧及回國還須隔離14天要是去的話恐怕直接被罵爆是「放棄市政」,國民黨又會有多少縣市首長像過去一樣也對能夠「躬逢其盛」而蠢蠢欲動了呢?

 

國人也許對國民黨又要參加海峽論壇沒什麼(除了嘆氣與不恥之外的其他)感覺,甚至也慢慢淡忘了王前院長的存在。但對中共來說,王金平參加海峽論壇的意義,恐怕在「國際層次」的大外宣功能,更勝過在兩岸層次的對臺宣傳作用。試想看看,當臺灣正努力展現給世界看見自己是個截然不同於也從來不屬於中國的自由、民主及獨立國家之存在,國際社會──尤其是歐洲國家,也更藉由捷克議長訪臺而認識臺灣,並深深了解我們所共同面對與抵抗的中國霸權,是如何在世界各地極力破壞民主自由、進行紅色滲透、擴張帝國勢力;但然後,中共又藉著「臺灣前立法機構領導人」率「臺灣最大在野黨訪團」來參加那一貫宣揚「九二共識」與「一個中國」的統戰論壇,向國際社會洋洋得意地釋放出「你瞧,臺灣人其實是很想跟中國統一的,我們就是一家人!」、「不要以為臺灣親歐美,也是有很多人親中的好嗎?」與「我對臺灣還是很有影響力的,不信你看!」之類的超現實錯誤訊息──這樣的結果,對臺灣的國際突圍與外交努力絕對有一定傷害,也足以讓老共用「議長抵議長」的方式,盡可能抵銷捷克參議長訪臺的歷史性成果,並重新對外彰顯其所謂「亞洲霸權」與「萬邦來朝」的天下共主地位。

 

海峽論壇怎麼看,都是一場中共亟欲對內外展現其對臺工作成果的年度成果發表,以及召喚了媚共子民們紛來朝貢的統戰大拜拜;而王金平的領銜率團,更是一場中共「拿議長抵議長」的精心盤算,這場「對臺統戰成發」與「議長抵議長大戲」的贏家與受益者,絕對還會是中共自己,更永遠也不會是臺灣──而當真笨到可以的國民黨,又再一次地上了這種顯而易見的當,賣了自己,還歡欣鼓舞地替別人數鈔票。

 

 

圖片來源:翻攝自韋德齊、王金平臉書;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樂克凜
台灣大學國發所碩士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