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有了姚文智 或許台北就不需要半澤直樹
2018.08.11
00:03am
文 / 放.擂台
姚文智若想要撇清失言責任,只要拔除發言人,把所有過錯都推洪立齊,一切就可以落幕。但姚文智的選擇並非如此,而是選擇正面回應、面對。在政治上,姚文智的這個選擇簡直蠢到有剩,但回歸人性,這不就是你我所企盼的有擔當的上司嗎?

 

你看過半澤直樹這部日劇嗎?你還記得半澤直樹的正直嗎?你還記得半澤直樹被人陷害時,你的感同身受嗎?

 



 

姚文智從宣布參選以來,始終不被外界看好,但不要忘了,他是民選的立法委員,無論票數多寡,他都具有一定的民意支持度。如果姚文智真的這麼「噗龍共」(台語),為何他是民進黨在台北市惟一一席立法委員?姚文智真的那麼差嗎?

 

是的,姚文智就是那麼差。他差在哪?差在跟半澤直樹一樣的不知變通,差在跟半澤直樹一樣的具有人性。

 

落井下石身處弱勢者 高嘉瑜、王威中投向敵對陣營懷抱

 

姚文智的民調一直未見起色,是眾所皆知的事情。面對強大對手與選民的不認同,姚文智還是一步一腳印的努力完成他該做的事,原因無他,只因為他對台北市還有夢,還有許多的願景想實現。

 

現實是殘酷的,努力的人不一定會有成績,身處弱勢,一定會遇到落井下石的事情。高嘉瑜、王威中等人,對於姚文智而言,明明應該是同一陣線的人,卻因為他現在無法與柯文哲抗衡,而選擇投向敵對陣營的懷抱。就像是你我生活中可能遇見的小人,忙碌時不幫忙就算了,還會為了贏取老闆歡心打小報告。若當事人是你我,應該不會有人不生氣吧。

 

姚與洪立齊就像半澤與垣內:如果有人找你麻煩,把責任全推我就行了

 

在看半澤直樹的時候,其中讓大家感到最溫暖的就是半澤與下屬垣內的關係,某次面對上司刁難,半澤曾對垣內說:「垣內,如果有人因為這件事找你麻煩,你只要把責任全推到我身上就行了。」

 

姚文智與洪立齊的關係,就像是半澤直樹有個忠心耿耿的下屬垣內,洪立齊可能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攻擊,但他還是把對於同黨夥伴的失望與憤怒說出來了,或許言語上不夠溫暖,但這不就是半澤在劇中「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直覺反應嗎?

 

還原一下姚文智對該事件的完整回應:「洪立齊是年輕優秀律師,第一次擔任發言人,感謝他的協助,他的發言當然當然代表競選總部,沒有必要質疑,他的說法就是競選總部的說法,當然尊重。如果要給年輕人機會,就以他說的為主。」

 

眾所皆知,洪立齊並非姚文智辦公室人員,姚文智若想要撇清失言責任,只要拔除發言人,把所有過錯都推洪立齊,一切就可以落幕。但姚文智的選擇並非如此,而是選擇正面回應、面對。

 

姚團隊除用年輕人,也聘用時不我與的中生代、給他們再次發光的機會

 

在政治上,姚文智的這個選擇簡直蠢到有剩,但回歸人性,這不就是你我所企盼的有擔當的上司嗎?姚文智在此證明了他不是一個「部下的苦勞是上司的功績;上司的過錯是部下的責任」的爛主管。現在許多候選人都大量啟用年輕人進入競選團隊擔任要職,但當出狀況時,願意一起走過的會有幾個?

 

大家不知道的是,在姚文智的團隊中,除了大量啟用年輕人,也聘用許多在民進黨最低迷時期苦苦在底層支撐或被迫出走的中生代民進黨人。在各候選人迎合市場,將大量機會開放給年輕人的潮流下,只有姚文智看到這些也曾年輕但時不我與的中生代,給了他們再次發光的機會,這難道不是半澤直樹中有情有義的兄弟情誼?

 

或許溫吞的姚文智無法讓廣大台北市民知道他的溫暖,但從他的支持者與下屬,我們看到了屬於台北的半澤直樹。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蘇佳恬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