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台南「南鐵東移事件」的省思
2020.10.20
09:47am
/ 黃宗玄
從野草莓世代視角看台南「南鐵東移事件」的省思,可以發現:「政策的執行與衝突的對立,是無可避免的事情。因此,當政者必須用更柔韌、溫暖的態度面對抗議者。

 

台南鐵路地下化的工程已延宕多年。過程中爭議四起,直到近日將最後的拆遷戶拆除之後,才完成整個拆除工作。然而,黃偉哲市長的發言,卻引發許多餘波盪漾的討論和負評。

 



雖然,正反意見都有,並且相當分歧。不過,以黃偉哲市長對「反南鐵」學生所說的:「不如去聲援香港學生!」這句話,讓人深覺有失「台南市長」的高度與「學運前輩」的身份。

 

對此,特別想要以一位兼具台南人和野草莓世代的視角,來剖析「南鐵東移事件」的省思。可以從底下三個面向來討論:1.鐵路地下化對拆遷戶的影響;2.野草莓世代看待反南鐵學生運動的想法;3.衝突過後的關係修補與展望。

 

首先,鐵路地下化對拆遷戶的影響。根據1995年規劃台南鐵路地下化的文件中,原有兩個版本,「原軌案」和「東移案」。相較於後來執行的「東移案」,「原軌案」的徵收面積和需用經費都較低,分別是3.7公頃與288.1億元。僅有施工時間較長的部分,多了6個月左右。令人意外的,最後勝出的卻是「東移案」,實在讓人費解。這也是為何會引起諸多爭議的關鍵起源!

 

然而,在「台南市政府」的溝通與說服之下,慢慢地周邊徵收住戶願意填寫「同意書」,無奈退讓。但,因最初的爭議點未解,所以遲遲無法動工。而在今年4月,自救會敗訴後,不僅拒遷戶得面臨「即刻」的拆遷,也讓最後的處境異常艱難。「鐵路局」趁凌晨搶入民宅開工,可謂一步錯,步步錯,釀成最後官民「歧見」巨大,一發不可收拾。

 

再者,野草莓世代看待反南鐵學生運動的想法。南鐵拆遷那晚,我睡得不好,腦中在回想,2008年,我參與野草莓學運的經過。那時,有一幕讓我「飆淚」,並且「拼了命也要站出來」!就是警察們要驅離「樂生療養院」的爺爺、奶奶時,把老人家拖著、拽著,硬拉出去!當下,我好「憤怒」,我好想做一些什麼!於是,我決定到「街頭」「嘶吼」,發洩內心的怨氣。那刻,我才忽然發現:「社會的樣貌是長這樣的!」

 

有各種議題,有農工運動,有原住民正名,有支持圖博獨立,有反核四。我像是開了眼界一般!我也才明白,「這是一個有苦難的世界」,只有「睜亮眼凝視痛苦」,才能獲得「超脫」。雖然,「我們沒有成功」,「我們一直沒有成功」。總是在「掉淚」跟「氣惱」中,但我們很「驕傲」。因為,面對「強權」,我們沒有「靜默」!我們對得起自己的「良知」。因此,特別想要跟黃偉哲市長說:「勿忘初衷!」必須更加溫柔與謙卑才是。

 

最後,衝突過後的關係修補與展望。既然事實已經造成,政府不應當帶頭「挑起對立」,需要用更大的「誠意」來面對後續的「紛擾」與「質疑」。縱使,依據統計,這件事情,有八成的台南人是「贊同」徵收的。顯見南鐵徵收的政策「無庸置疑」,但要如何讓「結局」更加完備。我想,是需要更大的「智慧」!

 

誠如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飛帆在臉書對黃偉哲及台南市政府所提的建言:「一個城市的領導者,應展現最大的同理,善盡一切溝通,思考各種可行的彌補措施,更重要的,用盡一切力量緩解市民間的對立。」相信,這是此時此刻最重要,並且需要馬上「執行」的事情,必須嚴肅以待!

 

從野草莓世代視角看台南「南鐵東移事件」的省思,可以發現:「政策的執行與衝突的對立,是無可避免的事情。因此,當政者必須用更柔韌、溫暖的態度面對抗議者;畢竟,這個社會不能沒有反對的聲音,也唯有讓多元的聲音有個出口,才能讓世界保有最真實的初心!」我想,每個人,都是一顆「微小」的「火苗」。都具有「很大」的「力量」!只要我們自己,不去「澆熄」它。這份「力量」,可以帶來「改變」,並且能夠延續下去!只要,我們相信著自己。

 

 

圖片來源:翻攝自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臉書粉專

 

最新新聞
黃宗玄
物理治療師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