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放・獨家》八年級生更反KMT!系列三之三|318學運、同婚、年改到韓流...國民黨「親中、守舊」世代溝通嚴重斷裂!
2020.10.20
18:21pm
特稿 / 放言編輯部 吳栢妤
國民黨在鞏固既有支持者的過程中,能否聽年輕人的想法及需求,尊重不同世代的觀點,以「理性溝通」修補世代間的「斷層」,是吸引年輕選票回流的關鍵。

 

中國國民黨台北市議員徐巧芯日前指出,「七年級的否定擊垮了國民黨政權」,然而,國民黨在「八年級生」的危機恐怕更大,綜合各家民調,國民黨在「20至29歲」的政黨支持度甚至被民眾黨及時代力量等新興政黨「超車」,顯示國民黨在年輕世代溝通上出現嚴重危機!

 



出生於1991年至2000年間,多數的八年級生「有記憶以來」台灣已是民主自由的國家,這世代的年輕人常被稱為「天然獨」。儘管八年級生普遍認同台灣是民主國家,但這不代表此世代的年輕人向來都「百分之百認同民進黨、反對國民黨」。

 

八年級生為何「更」反對國民黨?不可否認,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對於當時正值大學、高中的八年級生「政黨傾向與印象」有很大的影響,但卻不是一個必然的轉折,在那之後發生的同婚、年改到韓流引發的「世代裂痕」,國民黨洗不掉的親中形象及守舊本質,才真正促使百年大黨與八年級世代「越走越遠」。

 

威權統治是「歷史」,太陽花學運揭露「親中」本質

 

對於出生在自由年代的八年級生而言,中國國民黨在威權統治時期對黨外人士、社會菁英乃至於整個台灣社會的壓迫,雖然不陌生,卻也沒有深刻的感受與體悟,大多都只是從長輩口中或教科書中了解到這段「歷史」。

 

一名成長於深綠家庭的「八年級」上班族表示,雖然從小就常聽老一輩的人說國民黨「很可惡」,也知悉國民黨在「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等事件中不公不義的行為,但是「自己的政治主張」是到2014年太陽花學運才開始萌芽,從那時候開始他漸漸了解到「統戰無所不在」,並對國民黨的親中立場感到厭惡。

 

當年,馬政府企圖跳過審查程序在立法院以人數優勢強行通過「兩岸海峽服務貿易協議」,不僅「黑箱程序」引發學生及公民團體不滿,服貿協議中「兩岸不對等」的貿易關係,更揭露了國民黨「親中」的立場。除了帶頭衝進立法院的第一批學運領袖,立法院外、青島東路上「不分晝夜」死守街頭的大學生們,更是這場太陽花學運的「重要後盾」,最終不僅成功號召到30萬人上街「反服貿」,更成功迫使馬政府暫停服貿協議審查。那些守候街頭的「學生們」正是八年級生。

 

太陽花學運確實讓眾多「八年級生」對國民黨「親中」立場產生反感,不僅生長在深綠家庭的年輕人有了黨國時期政治迫害以外,更明確「反國民黨」的原因;不少出生深藍家庭的年輕人,也就此脫離原生家庭的政治理念,更願意支持民進黨或者民眾黨、時代力量等「第三勢力」,使得國民黨在「20歲至29歲」的民調中落到第四位。

 

「同婚、年改、韓流」...國民黨「死守保守派」不願傾聽青年聲音

 

然而,太陽花學運並不是全然的轉折,一名成長於深藍家庭的八年級政治工作者即表示,他並沒有因為太陽花學運而討厭國民黨,2016年總統大選「首投」時,更是投給國民黨候選人朱立倫。

 

那麼是什麼原因讓這群「太陽花學運後」還支持國民黨的八年級生對國民黨失望、反對國民黨?「國民黨保守、以鞏固既得利益為優先,不願意傾聽不同意見。」該名八年級政治工作者說,大學期間自己就讀社會科學相關科系,發現許多議題與結構有密切關係,但國民黨在同婚以及年金改革、同性婚姻等議題中,都選擇與保守派、既得利益者站在一起,不願意傾聽年輕人的聲音,讓他漸漸對國民黨失望。

 

2018年九合一大選,韓國瑜以新穎的選戰方式成功掀起「韓流」,一度吸引不少藍營年輕支持者「回流」,然而,韓國瑜誇大的政策,在上任高雄市長後終究成了一場空,就在韓國瑜違背選前承諾、起心動念「落跑」參選總統後,更引來年輕人「反感」。當時韓國瑜出席高中畢業典禮,遭學生高舉「為什麼愛說謊」書籍、穿著「溜之大吉」T恤嘲諷。年輕人以自身方式表達對韓國瑜的不滿,卻反遭韓國瑜支持者批判「沒禮貌」,「年輕人」更從此成了韓粉仇視的對象。

 

韓國瑜以民粹式競選口號,成功將藍營既有的支持者鞏固為「鋼鐵」韓粉,但激烈、掀起對立性的言語,同時也造成世代間嚴重的斷裂,不只是國民黨與年輕世代的斷裂,更是國民黨「支持者」與年輕人間的斷裂。

 

2020總統大選前一直到今年6月韓國瑜遭到罷免後,臉書粉絲專頁「韓粉父母無助會」湧入眾多韓粉子女訴苦,敘述自己因質疑韓國瑜就遭到父母謾罵、霸凌、趕出家門甚至斷金援,但候選人本身及派出韓國瑜參選的國民黨都未出面緩解對立,放任世代間互相撕裂,也撕裂了不少八年級生對國民黨最後的期待。

 

重建「溝通橋樑」修補世代裂痕

 

儘管民進黨在許多政策議題上,也沒有做到完全讓年輕人滿意;將選票投給民進黨的八年級生,並非全然的支持民進黨每一項主張,如年輕世代寄予厚望的「同婚入民法」,礙於保守派勢力及公投結果,最終仍以專法形式通過。

 

但從太陽花學運、同婚、年改到韓流造成的世代紛爭,年輕人渴望的始終都是政策推動過程中的「被傾聽及溝通」,民進黨及時代力量等新興政黨,在此方面展現比國民黨更多的誠意;在「守護國家主權」上,則展現比國民黨更明確、堅定的立場,因而能在選舉中獲得更多的信任。

 

國民黨在鞏固既有支持者的過程中,能否聽年輕人的想法及需求,尊重不同世代的觀點,以「理性溝通」修補世代間的「斷層」,是吸引年輕選票回流的關鍵。

 

 

圖片來源:婚姻平權大平台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