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陳文茜「落落長文」挺中天批蔡政府不為民主奮鬥 謝志偉「解構」文章大酸:寫得用心懂避地雷,不容易
2020.11.26
10:37a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陳雅菱
謝志偉建議她,好好像個自由世界的媒體,針對中共政權、習近平的各種劣行(香港、維吾爾、台灣)批評一下(不敢要求「批判」),不就能測試一下和蔡董的政治立場和理念相不相干了?!

 

中天新聞台換照失敗,在該頻道主持節目的主持人陳文茜對此撰文「民主運動的逃兵,享受權力還成為言論自由的踐踏者」。駐德代表謝志偉也發文評論陳文茜寫得很用心,大酸她得避開主題、重點和地雷,又要寫這麼長,真的不容易。 

 



「姓名前陳後茜的媒體人日昨撰文一篇…」謝志偉昨日透過臉書指出,該文章乍看之下,台灣民主運動的老兵們可能會誤以為這是一篇懺悔文。「不,錯了,這是一篇挺蔡眼明,為他叫屈之文。」 

 

汪汪的故事 

 

他指出,憑良心說,看得出來,寫得很用心。不容易。真的不容易,既得避開主題、重點和地雷,又要寫這麼長。真的不容易。「怎麼辦?簡單,用的手法和我聽過的一個汪汪的故事一樣」,謝志偉舉例,有個狗奴很驕傲地宣稱:「我的狗狗是個奇蹟兼天才,能聽得懂中英德法西五種語言。」不相信的人問他:「真的?怎麼證明?」他的回答是:「很簡單,你試著跟牠講俄文,牠一定聽不懂。」 

 

謝志偉藉此把「前陳後茜」護蔡董的招數拆解如下。「這些年,自哥本哈根氣候變遷大會COP15至今,我們年年派團隊採訪 /…/有一次歐債危機,我們的記者在愛爾蘭、希臘、西班牙、巴賽隆納、義大利,了解失落的年輕人,/…/。台灣吵高房價,我們前進德國,了解他們的住房政策/…/。我們自2015年,年年採訪麻省理工學院/…/以及哈佛大學的創新基地。敍利亞難民危機我們的記者前往土耳其、敍利亞邊境危險地帶⋯⋯它們迎合蔡董事長的政治理念?一點也不相干,他只是默默地支持我,並且以世界周報為榮。」 

 

「最後這一問一答,真的有學問。」謝志偉說,他真的相信,陳文茜作這些報導的確沒有在迎合蔡董的政治理念,但重點是,這些報導,如她所說,和蔡董的政治理念,「一點也不相干」!怎麼這麼巧,作東作西,盡作些和蔡董政治理念「一點不相干」的?要是相干的話呢?儘講俄文給那隻沒反應的狗狗聽,就能證明狗狗能聽懂中英德法西五種語言? 

 

謝志偉建議她,好好像個自由世界的媒體,針對中共政權、習近平的各種劣行(香港、維吾爾、台灣)批評一下(不敢要求「批判」),不就能測試一下和蔡董的政治立場和理念相不相干了?! 

 

陳文茜也寫道:「我的政治立場和他(按:蔡董)也不相同,甚至朋友關係也時而不同。我曾明白告訴他,我是郭台銘的朋友。他也忍耐著看世界周報,播出富士康三十週年,整整一個小時特別報導。郭台銘參選,我告訴他,我本來不參與台灣政治,我也不會如他所願支持特定候選人。他的回答:誰沒有朋友?理解啦!」 

 

謝志偉說,當讀到陳文茜寫,「我的政治立場和他(按:蔡董)也不相同」時,他以為,她指的是,她對蔡董的「統」及和中共政權如此「親近」有意見,結果竟拐到郭台銘去了。 

 

針對陳文茜節目報導「富士康三十周年」,謝志偉表示,很好。要不要試試報導「香港回歸中國22年或維吾爾集中營滿X年」?再來,陳文茜寫「例如他(按:蔡董)要買系統台,叫媒體壟斷:年代買,鴉雀無聲。」陳文茜的解釋是「台灣學者專家向來兩套標準,論述一流,良知二流,他們只是為政治傾向效力,發明一堆包裝名詞。」 

 

謝志偉對此表示,錯了!年代或其他人有資格買的原因正是蔡董不能買的原因:別人沒有「紅媒」的疑慮。(請參閱:天下雜誌,獨立評論,何清漣,〈紅色滲透:被中國買下的台灣新聞〉)他強調,這是台灣學者在為台灣的自由民主把關,不是在為了政治傾向效力。年代何辜,被抓來替老共當壂背?沒辦法,因為「歉/茜」難討論蔡董買媒體的目的和老共之間的關係。 

 

謝志偉指出,「年代」是可能嚐到了甜頭,但最多還只是甜點,「紅」才是主菜,但前陳後茜卻不能/敢上。 

 

不敢碰「香港國安法」 

 

「我們以大篇幅報導香港,我是第一個全球媒體在佔中之前,赴香港關心普選,並且在北京宣布令人失望的草案後第一分鐘,訪問香港民主派先進李柱銘律師的媒體。中天電視台的老闆可能和我對香港問題有不同的見解,但他不只未曾關切,未曾和我溝通,他還是支付我們龐大採訪費用的人,」陳文茜寫道。 

 

「嘎?她的香港還在『佔中』?拜託,香港都已經「中佔」了,好不好?!」謝志偉也提及,什麼「草案」?陳文茜寫得不清不楚,連「香港國安法」幾個字都不敢碰;他更質疑草案一出,陳文茜只是「令人失望」而已?自由世界媒體可是大加抨擊,還有該節目訪問「李銘柱」就交差了?不知道還有個「黃之鋒」? 

 

此外,「中天電視台的老闆」沒關切,謝志偉表示,倒底是因為他「寬容」,還是因為她知道「自制」?答案不難找。 

 

針對陳文茜說,「當我在街頭為言論自由打架」,謝志偉評論,陳可能不知道或忘了,很多台灣人可以説或來不及説「當我在牢裏頭為言論自由不見天日…」。陳文茜說,「犧牲自己的青春歲月、前途無量的工作時」,謝志偉再評,好像只有她有青春歲月可犧牲?別人都沒有? 

 

至於「前途無量」的工作,謝志偉說自己必須承認,在台灣作民主運動能作到中間還有「前途無量」的工作可犧牲者,實在不多見。他知道,倒是有很多原本是有前途無量的工作者去作民主運動,作到前途「無亮」,連命都作掉的。 

 

談及陳文茜表示:「今天關台的政府,從總統到主委⋯⋯你們都不在為民主奮鬥的行列。」謝志偉認為,沒養過牛,就沒資格吃牛肉?沒搶過銀行、沒殺過人的法官就沒資格判搶犯、殺人犯有罪?更何況,憑什麼說是「總統」關台?更別說「根本沒關台」,「中天新聞」還在,「52台」也還在,只是這些年來,陳文茜的蔡董的所作所為(只是概括來說)讓七位評議委員不約而同地判定,電視頻道第52台這麼寶貴的公共財實在不宜再浪費給蔡董的「新聞台」。 

 

「前陳後茜」的情義 

 

他認為,「前陳後茜」這篇要為蔡董護航﹑翻案的文章,(這表示,她也知道,「中天新聞」就是他的)如果要說服讀者,就不能只點到蔡董的政治立場,而通篇沒有「中國」,沒有「中共」,沒有「習近平」,沒有「香港國安法」,沒有「維吾爾」!我們就可以知道,前陳後茜不是沒盡力,只是真要認真討論起來對她的蔡董太不利。然而寫還是要寫,這叫情義,畢竟,如她所說,「他只是默默地支持我,並且以世界周報為榮。但他不只未曾關切,未曾和我溝通,他還是支付我們龐大採訪費用的人。」 

 

謝志偉表示,知其不可為而為之,這是「前陳後茜」的情義,沒有「前金後謝」的俗氣。佩服。 

 

最後,前陳後茜說,她是台灣民主運動的「小兵」,但這個「小兵」頂多也是「新兵」,是沒上過真正「戰場」的新兵。謝志偉指出,真要比起來,台灣民主運動的「老兵」,已戰死的不提,信手拈來,從較前輩的彭明敏到較彭老晚輩的李筱峰,她比得了他們一根寒毛?謝志偉也補充,她為什麼頂多只是「新兵」?因為她連新兵都還沒訓練完,就已當了「逃兵」。 

 

「就算蔡總統真的如她所稱,是民主運動的逃兵,(都你在説!)作為抗中護台保民主兼氣炸中共的台灣總統,也拿得出去吧?!」謝志偉強調,對威脅、迫害圖博人、維吾爾、港人、民運人士、維權律師及有自主意識的台灣人之中共及其好友之問題,又閃又躲,要如何當得起名符其實的「自由世界的文化人」? 

 

 

圖片翻攝自謝志偉臉書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