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文教
放.新聞
文教
從創意副刊主編、聯合文學總編輯,到有鹿文化創辦人,詩人許悔之暢談經營出版社成功的背後秘辛⋯
2020.12.15
18:41pm
/ 放言編輯部 翁子竣
對於大環境時代的變遷?許悔之說,證嚴上人曾說:「甘願做、歡喜受」,自己很愛拿到一本書的喜悅,「很喜歡有緣分才邀到的書刊,對我來說非常有價值的是,這是抵抗一切的原因,剩下的有想法、撇步,不能只為了天邊的彩霞賤踏腳底的玫瑰」。許強調,在那樣的狀態裡,會繼續維持7分熱情、3分精明找到平衡,並不忘記初心。

 

著有《肉身》、《我佛莫要,為我流淚》、《當一隻鯨魚渴望海洋》等知名詩集,前《自由時報》副刊主編、有鹿文化社長、詩人許悔之今(15)日接受《周玉蔻嗆新聞》專訪談及他的創作與過往媒的體人生。許回憶道,他在報社的時間宛如中國晚唐時期,讓他有收入、見識透過邀稿與他人連結,除了工作也能成長。

 



對於大環境時代的變遷?許悔之說,證嚴上人曾說:「甘願做、歡喜受」,自己很愛拿到一本書的喜悅,「很喜歡有緣分才邀到的書刊,對我來說非常有價值的是,這是抵抗一切的原因,剩下的有想法、撇步,不能只為了天邊的彩霞賤踏腳底的玫瑰」。許強調,在那樣的狀態裡,會繼續維持7分熱情、3分精明找到平衡,並不忘記初心。

 

面臨環境的變遷,民眾觀看文學作品媒介由紙本轉為3C產品,而有鹿文化至今仍在業界中屹立不搖。許悔之將功勞歸於公司的夥伴與團隊,他解釋工作夥伴、團隊都非常愛書與作者,有時候要出一本書,自己都會反覆確認,夥伴是不是真的愛這本書?因為不愛就不會有情感,喜愛一個人就會甘願奉獻你的能力與想像力。

 

逢武漢肺炎疫情肆虐的現今,許悔之也談道當初SARS流行期間,他曾寫過名為《慈悲的名字》的詩集。許解釋,這是他本身寫過最特殊的詩集,那時很多醫護人員因救治人殉身,這首詩後來也被當成報紙半版廣告。他說道,文學或新聞工作,常讓人把遺忘的東西得到一個聆聽與啟發。

 

而談及創立有鹿文化的過往,許悔之表示,有鹿文化是他與台北工專的好友一同合辦,並於2009年創立,雖看起來艱難但其實自己很幸運,很多疼愛他的長輩包括蔣勳、林文月和廖鴻基等人,都幫助他讓開公司起手式的容易很多。

 

回憶有鹿文化的命名意義,許悔之談到,2000年以前曾去愛爾蘭看到一隻鹿,有點像是莊周夢蝶,後來才寫了《有鹿哀愁》的詩集,而創立公司時有鹿也是福祿壽的祿,因此才取了這個名字,名字又優雅、現實。

 

 

顯圖由嗆新聞製作單位提供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