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專題 / 「太陽能國家隊?」系列專題報導
放.專題 「太陽能國家隊?」系列專題報導
《放・獨家》「太陽能國家隊?」系列報導一之3:真假?!經濟部、台電都稱不缺電 黃士修、洪申翰這麼說…
文 /
2020.08.18
《放・獨家》「太陽能國家隊?」系列報導一之3:真假?!經濟部、台電都稱不缺電 黃士修、洪申翰這麼說…
文 /
2020.08.18
黃士修強調,「我國供電量仍維持在走鋼索階段!」2016、2017年是有好一點,但仍在走鋼索...

 

「他們有點太樂觀!」針對經濟部、台電對今年供電量的看法,以核養綠發起人黃士修表示,跟2016、2017年相比確實充裕,但實際上,現在備轉容量率是因為「加上核二、核三才10%」。過去是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擔任副秘書長,現任民進黨不分區立委洪申翰解釋,這說法恐是扭曲性影射,老舊的核電廠,年限到了就要除役,核二、核三陸續退場後,再生能源、燃氣供給會補足,總體來說不衝突,無論是研究機構或官方預估,備轉容量率維持10%以上「沒有問題。」

 


九合一大選結果「六成擁核」

 

2018年公投綁九合一大選,「以核養綠」是公投項目中最晚成立的,那一年,9月6日,黃士修用3輛貨車運了近32萬份的連署書,成為今年第10個拚成案的公投,在9月13日再補2.4萬份時遭中選會拒收,讓他當天下午1點半展開就地絕食抗議,時間長達140小時,過程中血壓、心跳不正常飆高,最後直接送進台大醫院急診室。

 

日前深夜,黃士修回憶起九合一大選,他說,2018年初,媒體民調就六成擁核,所以他們決定推公投,一直不擔心支持率,擔心投票率;2018年底,開票當天投票率逐漸拉到45%以上,「我就說,贏了,一定會過。最後開出來,真的就是六成擁核。」

 

但讓他意外的是,連金山、萬里、恆春,核電廠附近居民也是六成支持核電。這是全民普查,發現核電廠附近居民其實不反核,長年被反核團體綁架,讓他感嘆,畢竟媒體去採訪,一定找公民團體代表,取樣都會取到反核的,新聞畫面呈現出來就是當地好像都一面倒反對,直到公投結果出來才徹底打臉。

 

黃士修指出,脈絡要從年初開始說起,自武漢肺炎爆發後,經濟部預估今年用電量不會像2017、2018年高,「記得二、三月的時候,台電信心滿滿的說不會缺電,沒想到6月底氣溫飆高,用電創新高,讓台電整個嚇到,台電趕緊把中火2、3號機打開,就演變成台中中火議題。」

 

台電6月在夏季高峰之際,為了用電穩定,有意重啟中火2號機,同月24日晚間二號機以柴油燃燒點火預熱,尚未燒煤發電,遭台中市府開罰200萬元。6月25日二號機確定「點火」,台中市府重罰2千萬元,並將台電董事長楊偉甫函送法辦,中火爭議延燒到後來,被外界質疑是市長盧秀燕的個人政治秀。

 

談到此事,黃士修表示,去問經濟部,他們會說用電沒問題,畢竟強行點燃,多了一些用電緩衝,先不論中火,今年情況跟2016、2017年相比,確實相對充裕,「但實際上,現在備轉容量率是因為加上核二、核三才10%。」

 

「我國供電量仍維持在走鋼索階段!」黃士修強調,2016、2017年是有好一點,但仍在走鋼索,待核一、核二除役,2023、2024年真正第二波缺電危機會再回來,到時候蔡政府也下台了,就不是她負責。

 

 (照片:以核養綠發起人黃士修)

 

黃士修:部分環團、公部門是「產官學界的利益結合」

 

除了指出經濟部、台電太樂觀,黃士修質疑「還有灌水嫌疑」,經濟部發現土地不夠,就將腦筋動到魚場、水庫、農田,種種作為是護航非核家園意識形態,圖利中間的利益團體。

 

談到圖利的利益團體,黃士修說明,是中下游系統的太陽光電廠商,上游做面板的大廠不太反核,因為是半導體產業一部分,但中下游系統商要找土地,要媒合,希望政府放寬限制;第二,包裝成環保團體,在體制外遊說的利益團體,黃士修點名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與民主進步黨緊密關係,扮演特定立場的學術專家,實際上是護航,遇到有爭議的開發案,就以溝通之名,實際是產官學界的利益結合。

 

針對黃士修斷定台電、經濟部、民進黨政府對備轉容量率的看法太樂觀,強調是因為加上核一、核二才穩住備轉容量,洪申翰接受《放言》專訪時強調「當然不是!」沒有太陽、風就無法發電也是傳統看法。

 

「非核家園」還要靠核能「是扭曲性影射」

 

洪申翰曾在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擔任副秘書長,長期投入環境議題不遺餘力,去年確定被提名後就辭掉綠盟職務,走入國會仍堅持社運界的理想,只是從不同的角度奮鬥。

 

蔡政府大力推動再生能源,但地面型光電爭議頻傳,洪申翰邀請農漁業者齊聚一堂,傾聽太陽光電會對他們帶來哪些阻礙,雖有粗曠外表,一場場辦下來,他總是溫和、用道理來說服不同意見者,絲毫未見激烈爭辯。

 

不只檯面上,私底下的他也相當柔和,當天,一走進國會辦公室,對於熟悉的議題,侃侃而談,都有一套論述,他強調,政府對於綠能躲過缺電危機的看法,不是悲觀、樂觀與否,「而是實際數據呈現出來的結果」,今年供電能力即便是在最尖峰,餘裕相當充足,這很直接。

 

談到黃士修說,備轉容量之所以維持10%是因為加上核一、核二的關係,洪申翰直指「是錯誤影射」,能源轉型政策現在是運轉中,所謂「非核家園」並不是明天就要把核一、核二關閉,現在是有把他們算進去沒有錯,「但明年開始,核一開始面臨除役,後年還會有其他機組加進來。」

 

洪申翰強調,黃士修認為「非核家園」還要靠核能,有點扭曲性影射,老舊的核電廠,年限40,到了就要除役,接著是核二,最後是核三,這些都會陸續退,並從備轉容量率扣掉後,到時會有其他機組上限,接下來就是再生能源、燃氣供給會補足,總體來說不衝突,備轉容量率還是可以維持在10%。「這不是黃士修半仙的指控就能證明,實際上的供電數據現在都有提供,未來相關機組上來與否,也都有期程規劃。」

 

向他追問,會不會最熱的點還沒到?他說,不管是研究機構或官方預估,備轉容量率維持在10%以上「沒有問題。」

 

洪申翰:沒有太陽、風就無法發電「是燃煤與核能等傳統能源角度的看法」

 

從2016、2017供電吃緊走到現在,蔡政府綠能政策多少發揮功效,太陽光電 在這段時間不是全部,但扮演一定程度的角色,這是事實,尤其在尖峰時刻「太陽光電效果最好,cover某個程度,我認為大概有一半,還有一半部分是新的燃氣電廠,或是新型火力電廠,把尖峰供電能力補上。」

 

由於太陽能、離岸風電,主力是太陽、風,若少了自然能源,該怎麼辦?洪申翰答:「這是燃煤與核能等傳統能源角度的看法。」第一,我們的太陽,在夏天,光源充足,晚上確實沒光電,但能透過乾淨燃氣補足,冬天的時候,風電很好,所以這會是季節上的互補;總是,不管是研究機構或官方預估,備轉容量率維持在10%以上無庸置疑。

 

「投入再生能源是蠻長的社會學習過程。」洪申翰指出,不是政策規劃好,把費率調整多少事情就解決,除了需要政府,還要有社會力量,過程必然會有衝突還有政策問題,大家都一起前進 成長,才能更有能力去投入在再生能源裡面。

 

大家在持續的社會過程「不希望看到暴力」,外界現在覺得再生能源是不是會與農地使用衝突,業界第一線也有遇到的問題,可能是制度面的問題,讓人不了解,不諱言有些不肖業者產生負面觀感都要全面理解,重點還是解決問題跟管理能力推進與否,「技術不是太大的問題,本身就很穩定,接下來是作法、規範,有哪些人可以做?財務上誘因夠不夠以及合理與否?是各種元素拼湊出來的新社會改革,還有社會上對這議題觀念能不能跟得上?」

 

聽了這麼多聲音,「空間的取得確實是業者 另外是費率,是不是能讓他們有合理利潤,還有設置流程能否縮短。」

 

 (照片:前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秘書長洪申翰)

 

洪申翰:是不是圖利可受公評

 

站在中間者的角色,仍得承接各界的質疑,面對指控,洪申翰說:「是不是圖利可受公評,如果黃士修先生覺得有圖利,歡迎提告,因為這不是他信口開河的指控就可以。」

 

洪申翰也提到,過去在與公部門、主管機關坐下來討論時,確實阻礙不小,但雙方必須要理解,政府有什麼目標,業者的困難點維合,共同探討解決方案,現在也越來越好。

 

 

照片翻攝自洪申翰、黃士修臉書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