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放文創
放.文創
唯一一次的世界華人金曲歌王及歌后獎,見證金曲獎海納百川的胸懷
2021.03.03
18:07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有了第8屆「試水溫」獲好評的經驗,金曲獎體認到開放的重要性,之後直接取消對報名者國籍的限制,第9屆馬上吸引到大量作品報名,首度參賽作品破千件

 

如同經濟貿易型態上的「保護主義」與「自由貿易」之爭,金曲獎過往也曾引起多方激辯討論,到底是該樹立壁壘限制參賽者資格,以保障本國籍音樂工作者得到鼓勵?還是該開放不設限,藉由廣納各方優秀人才競逐來提高競爭力?在努力於天秤兩端取得平衡的過程中,還曾誕生了一個特殊的「產物」—金曲獎史上只出現過唯一一次的「世界華人作品獎」。

 



大規模入圍取消事件引發改革

 

金曲獎設立初始,對報名作品與個人的資格規定是:「必須是1988年7月1日至1989年6月30日間在台灣地區有居所、並有半年居住事實的中華民國國民創作發行。香港公民如果在台灣居住滿半年,表示事業發展重心在台灣者也可以報名」。當時雖然張國榮、譚詠麟、梅艷芳、張學友等香港歌手已來台灣出國語專輯,不過台灣唱片市場那時對他們來說只是一種點綴,新成立的金曲獎是什麼也搞不清楚,不參加的影響也不大,也就如此「相安無事」的到了第4屆開始出現問題。因為在這3年的時間裡,金曲獎已漸漸建立起聲譽,不分地域的音樂人開始視參與競逐為榮耀,加上台灣流行音樂市場進入黃金發展期,在創作與製作人才輩出的情形下,不僅整體唱片銷量屢創新高,亦吸引越來越多香港星馬歌手重視台灣市場,其中就包括了成龍及梁雁翎。

 

當時已是國際知名動作電影巨星的成龍,玩票性質在香港出過幾首歌曲,不過從沒有人想過他會認真當歌手。滾石唱片1991年突發奇想,與他簽約推出首張國語專輯《第一次》,裡面有與當紅女歌手陳淑樺合唱的〈明明白白我的心〉、與蘇慧倫合唱的〈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還有出乎大眾預料的台語歌曲〈面紅紅〉、〈檳榔西施〉,歌曲傳唱度與噱頭都很足夠,專輯一推出就大受矚目。梁雁翎則是在香港參與亞洲小姐選美而開始演戲及主持,與亞視約滿後轉來台灣歌壇發展,第一張專輯《像霧像雨又像風》在口碑和銷量上都有好成績。1992年第4屆金曲獎入圍名單公布,成龍及梁雁翎雙雙入圍「新人獎」,這對前一年在唱片市場有亮眼表現的他們是一項肯定,可惜開心沒持續太久,樹大招風的兩人立刻引發對他們入圍資格的質疑,一查才發現受理報名的新聞局未先進行資格審,而兩人均不符一年在台居住天數達半年的規定被取消入圍;新聞局後續全面清查,結果再有陳芬蘭、張慶輝、紀利男三位入圍者也不符規定而被判失格。

 

金曲獎頭一遭發生入圍取消事件就是這麼大的規模,還使得本來就只有兩人入圍的「最佳方言歌曲女演唱人」獎,因為陳芬蘭失格後僅剩陳小雲一人,在當時規定得獎者不能從缺的情形下,陳小雲「不戰而勝」直接獲獎。這些事使得金曲獎的公信力受到傷害,也讓大家熱烈討論資格規定是否合理,新聞局從善如流,在隔年修訂規則,放寬個人獎項報名者未在台灣住滿半年仍可報名。這次規定放寬最大受惠者就是葉蒨文,大多時間待在香港的她,以重回台灣市場發展的第三張專輯《明月心》,首度入圍「最佳國語歌曲女演唱人」即獲獎成為金曲歌后。後續兩屆裡,張學友、王菲、鮑比達等香港音樂工作者也都因為這個規定放寬而得以入圍,此時期已可看出金曲獎入圍的「風景」慢慢多元了起來。

 

合併金鼎獎再擴大入圍資格

 

隨著第7屆金曲獎主辦業務從新聞局廣播電視事業處轉移到出版事業處,規劃隔年把原來也由出版事業處舉辦的金鼎獎之中的唱片獎項,合併到第8屆金曲獎,可是這時候面臨到了一個問題,金鼎獎本來有針對具有中國大陸身份者所設的「大陸作曲金鼎獎」,在與金曲獎報名資格有所衝突的情況下該如何取捨?而且如果開放了中國音樂人報名,那其他地區的為何不行?經過種種衡量如何兼顧後,誕生了一屆在獎項類別和數量上都破了之前紀錄的金曲獎。這屆金曲獎除了有從金鼎獎挪過來的「古典音樂唱片」、「民族樂曲唱片」、「地方戲劇唱片」等傳藝類獎項之外,也開放中國及外國籍華裔音樂人參賽,不過他們參加的是另外分開設立的獎項,針對「大陸地區作品」有「大陸作曲人」、「大陸演唱人」、「大陸演奏人」三個獎項,「世界華人作品」則分為「最佳男演唱人」、「最佳女演唱人」及「最佳演奏人」,在這樣的安排下,獎項多達29個比前一屆暴增了11個。

 

不過倒也不用因此就覺得第8屆金曲獎很「混亂」,相反的,當屆金曲獎後來在媒體的報導中是頗受好評的。增設的「世界華人最佳男演唱人獎」,入圍的有來自馬來西亞的創作歌手巫啟賢和雙人組合無印良品、來自香港的唱跳歌手杜德偉及雙人組合CD VOICE,還有美國出生長大的王力宏;在「世界華人最佳女演唱人獎」入圍的則是新加坡的陳潔儀、馬來西亞的柯以敏、香港出生美國長大的李玟,還有長居日本之前被取消入圍資格的陳芬蘭,這些歌手不論在歌藝上、在市場銷售上,都有數一數二的好成績,只不過因為資格的限制,讓他們從來不曾出現在金曲獎名單中,因為這次的安排,不僅使他們獲得應有的肯定,也讓金曲獎的舞台上出現了更豐富多元的色彩。另外,這屆的評審組成架構有所調整,評選結果更顯專業,加上典禮地點從以往的國父紀念館改到國際會議中心,頒獎人也不再只是演藝明星,而擴大由各行業傑出人士擔任,整體呈現出的是耳目一新的感覺。

 

後來在「世界華人最佳男/女演唱人」奪獎的分別是巫啟賢和陳潔儀,他們得獎的專輯《我感覺不到你》、《別讓我恨你》都稱得上是他們相當具代表性的作品,得獎被認為是實至名歸;而不知道是否因為報名作品不夠多,「大陸地區作品」的三個獎項竟然全部入圍從缺,可惜了設立該三獎項的心思。有了這屆「試水溫」獲好評的經驗,金曲獎也體認到開放的重要性,在第9屆金曲獎就直接取消「大陸作品獎」及「世界華人作品獎」,對報名者也不再限制任何國籍,只要夠優秀都能來角逐,當屆金曲獎馬上吸引到大量作品報名,首度參賽作品破千件。只出現過唯一一次的世界華人金曲歌王、歌后,就此成了金曲獎擁有海納百川的胸懷,及步上華語圈最具聲譽及影響力音樂獎項道路的最佳見證!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