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藻礁公投,好比墮落天使與撒旦偷歡
2021.03.04
12:18pm
/ 陳國文
議題想討論,自由的民主社會什麼時候都可以討論,而不是爭取目光的玩具。通過與未通過,不單只是政府的問題,也不是你、我、他的問題,而是我們的問題。公投不是智力測驗、也不是動員決戰,而是成熟公民找出共識解方的社會實踐。

 

沸沸揚揚的藻礁、三接、天然氣,是早在2018年核定的「迴避替代修正方案」,一改國民黨政府時期預定規劃的232公頃範圍,民進黨蔡英文大幅縮減至23公頃,現在藻礁公投大概是成案了,只不過弔詭的是各界討論的焦點,從連署的熱情變成探討環團巨嬰的謊言貪婪。 

 



既然環保團體都能拋棄理想直奔敵營滿口謊言跟核電團體相濡以沫麻吉麻吉,過去雲泥之別的理想都可以改弦易轍「以核養礁」了,我想接下來社會如有人要發動「多燒煤來發電」、「拒絕南電北送」等公投應該也不意外。反正什麼天花亂墜的初心、理念原來都是狗屁,環團跟核電幫根本就是墮落天使跟真撒旦在一起分贓苟合,這才是這次公投既真實又血腥的畫面。 

 

環團跟核電幫分贓苟合? 

  

當然經濟發展跟環境保護的比重,在每位公民的心中到底孰輕孰重,可容許、可接受的彈性到什麼程度,都見仁見智。也不見得每個人都會去思考國家的能源轉型、管線鋪設周遭的居民安全、藻礁生態的存否與犧牲;也不是每個人都直接膝反射地想到藍綠對決、擁抱核電、杯葛執政黨。在公民投票的全民運動裡,理智地思考、健全地參與,自然會凝聚出難以忽視的社會共識。 

  

經歷過萬年國會,台灣才有常態性的選舉,也在每次的選舉中養成正當的常識。這樣的常識,是臺灣人民經歷過剛好停電的投票所、選票比領票數還多的幽靈選票、選務人員疑似加工製造的廢票,都是中國國民黨帶給台灣的活教材。 

  

台灣人對於公投的基模,自然也從「對人選舉」的模式發展而來。公投法在2019年修正,告別中國國民黨設下的鳥籠公投,期望公民社會能夠多元討論,健全民主參與的過程。可是上次公投的經驗是:保守堅定的民間、宗教團體,拒絕接受自己提出「另訂專法」的提案,盲目地解釋依照公投結論立專法的不公益;依照擁核團體的提案,廢止了電業法要求2025非核家園的法律義務後,超譯理由書的文字,要讓核能發電續命。 

 

走回燃煤或核電的老路 

  

過程中,這些環團為了拉連署,甚至請小孩一起來幫忙、到宮廟旁邊擺攤、喊出七個山頭以神領國的壯志、設定一人拉十張的下線目標;也有在Line群散連署書,有教職人員、神職人員,不明究理地被環團滿口崇高理想所蒙蔽因而積極推動;其中讓人側目的是,居然有國立大學法律系教授,用兩份連署書就可幫期中考加分的作法。這樣以權利誘使他人的作法到底促進了什麼樣的公民參與?被誘發的只有上下交相賊的自我審查,姑息綏靖的倒行逆流。 

  

設計難以直接拒絕的問題,不是難事,只是文字遊戲:愛不愛家、要不要養綠電、要不要吃萊豬、要不要保護藻礁,答案都很簡單。也可以雙手一攤,立場一致指著旁邊說:這是政府要去解決、擔保、說明的問題。 

  

但是肯定愛家的背後,不是兒童受到完善照顧,是同性締結親密關係的制度;肯定養綠的背後,不是綠能更加普及,是無處可放的核能爐心;拒卻萊豬的背後,不是食安完整保障,是國際貿易的現實與利多;保護藻礁的背後,是走回燃煤或核電的老路。 

  

眾人的參與,才能讓訴求成為力量。參與訴求的眾人,當然各自有自己的想法,不論是基於對訴求的認同、替代性的支持、可接受的同意、反對施政的賭爛,甚至是不懷好意的擾亂,都壓縮在連署書上呈現,最後都會化為一串數字。 

 

難保連自己家人都會出賣 

  

議題想討論,自由的民主社會什麼時候都可以討論,而不是爭取目光的玩具。通過與未通過,不單只是政府的問題,也不是你、我、他的問題,而是我們的問題。公投不是智力測驗、也不是動員決戰,而是成熟公民找出共識解方的社會實踐。 

  

我相信臺灣能在民主的過程中,勇敢走出自己的道路,建立自我治理的自信心,向惡鄰、向世界證明台灣社會的思辯與成熟。只是這次,我對環保團體短視近利,竟選擇與擁核人士合作實在不敢相信,我人微言輕或許無法改變他們的決定,但我呼籲大家,這次參與跟國民黨及擁核人士合作,被棄理想的團體或個人,我們再也不會捐錢給他們,一塊錢都不屑,因為,你們既然會以核養礁就是違背了自己的良知,哪天難保連自己家人都會出賣,根本就不配擁有台灣社會的期待,一毛錢都不再捐給這些偽君子。

 

 

圖片來源:峰狂打臉94爽粉絲專頁、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最新新聞
陳國文
環團前定期捐款人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