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台語歌曲
放.文創
《花若離枝》跳脫傳統台語唱腔束縛,為蘇芮拿下生涯唯一一座金曲獎正規獎項
2021.03.10
17:53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充滿新意的《花若離枝》專輯讓第一次唱台語歌的蘇芮在第9屆金曲獎拿下「最佳方言女演唱人」,巧的是蔡振南也以《可愛可恨》專輯得到「最佳方言男演唱人」,製作演唱搭檔在同一屆稱王封后,成為當屆一大佳話

 

雖然說真正有實力的歌手應該是什麼樣的歌曲都能駕馭,不過演唱不同語言的歌需要克服會有不同「氣口」和腔調的問題,以致慣於演唱某種語言歌曲的歌手在換唱另一種語言時,不是那麼容易調適而讓聽眾信服。在金曲獎的歷史上,能在不同語種的演唱獎項都受到入圍或得獎肯定的不過寥寥3、4人,其中,曾在國語歌壇叱吒風雲,多次開創新局面的蘇芮,反而是以台語專輯《花若離枝》得到「最佳方言女演唱人」獎,成為她在金曲獎正規項目唯一一次的獲獎。

 



有華人的地方都聽得到蘇芮歌聲

 

蘇芮在1998年獲得金曲獎「最佳方言女演唱人」之前,曾在1993年以《牽手》專輯入圍過「最佳國語女演唱人」,入圍次數少不能說是蘇芮唱得不夠好的問題,而是金曲獎1990年設立的時候,已是蘇芮相對比較淡出歌壇的時期了。本名蘇瑞芬的蘇芮,高中畢業就在清泉崗美軍俱樂部唱西洋歌曲,經過一大段白天工作、晚上駐唱的歲月,才終於因為在崔苔菁電視節目《夜來香》唱西洋歌曲被導演虞戡平注意到,找她為電影《搭錯車》擔任幕後代唱而出道。那張身兼《搭錯車》電影原聲帶的蘇芮首張同名專輯,在1983年的台灣猶如平地一聲雷般造成非常轟動的迴響,蘇芮率性的黑色皮衣裝扮和強勁有力的搖滾歌曲演唱,對當時女歌手形象及校園民歌曲風造成顛覆性的改變,大賣數十萬張的專輯成了校園民歌和現代流行歌曲的分水嶺,讓當時才發行第二張專輯的飛碟唱片在音樂界站穩腳步,也開啟「黑色旋風」蘇芮在華語歌壇的稱霸年代。

 

蘇芮首張同名專輯在香港也造成旋風,其中〈酒矸倘賣無〉於香港電影金像獎拿下「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在台灣與香港歌壇交流還沒那麼密切的1984年,蘇芮成為第一位登上香港紅磡體育館開演唱會的台灣歌手,她的演出徹底翻轉香港歌迷對台灣的印象,眾多香港藝人都前往觀摩朝聖。後續幾年蘇芮持續推出多首佳作,1984年以《驀然回首》專輯獲得金鼎獎優良唱片獎,1987年拿下金鐘獎「最佳女歌星演員」,早在金曲獎成立前就已是「得獎專業戶」。〈一樣的月光〉、〈跟著感覺走〉等歌曲經由盜版管道進入中國大陸後一樣形成熱潮,那英、毛阿敏等中國歌手都是靠著模仿翻唱她的歌起家。那幾年蘇芮的演唱會巡迴到新加坡、美國、加拿大、馬來西亞、中國等地,可說是全世界只要有華人的地方,都可以聽到她的歌曲。

 

再出發轉戰台語歌曲市場

 

90年代初期,蘇芮因為個人及家庭因素,發片不再如過往頻繁,自然少了參與金曲獎盛事的機會,只有在1993年入圍「最佳國語女演唱人」;與飛碟唱片約滿後未續約,就此沉寂了好一陣子。創立飛碟唱片的彭國華在1996年華納音樂收購飛碟後另起爐灶成立豐華唱片,老戰友蘇芮也被他找去,在規劃要怎麼讓蘇芮再出發時,已出過國語、英語、粵語、日語專輯的她,想挑戰出一張台語專輯,豐華替她找來的製作人是曾寫出轟動一時的〈心事誰人知〉,當年才拿下金曲獎「最佳唱片製作人」及「最佳方言男演唱人」的蔡振南。

 

蘇芮、蔡振南及專輯製作統籌李世忠首度相約在南京東路力霸飯店一樓的小PUB談合作,席間蔡振南聊到「花落離枝隨蓮去」這樣的七言詩句所能表達出的台語之美。接著的一兩個月,蔡振南苦思什麼樣的台語歌適合蘇芮,後來他拿著一張印著他從那句「花若離枝」發展成完整歌詞的A4紙再度出現,整首幾乎全以七言詩句寫成,短短103字既充滿意境又有文字語韻之美。當時蔡振南只完成約三分之一的曲就忙著拍戲,遂找了陳小霞來幫忙寫曲,有趣的是陳小霞聽到是要為蘇芮唱的歌譜曲時,納悶蔡振南怎麼改寫國語歌了,等知道是寫台語歌,又疑惑蘇芮居然會唱台語?聽到成品才訝異於蘇芮的台語居然這麼溜,這也是當時許多聽眾聽到這張專輯時的第一個想法。

 

〈花若離枝〉的歌詞典雅含蓄,蔡振南以類似唐詩「花開堪折直須折」的詞句「花若離枝隨蓮去,擱開已經無同時」隱喻感情要把握當下,而「紅花無香味,香花亦無紅豔時,一肩擔雞雙頭啼」則是奉勸想腳踏兩條船的男性,世上沒有兩全其美的事,後段的「望你知影阮心意,願將魂魄交給你」則唱出女性面對感情委曲求全的心境。陳小霞寫曲最大的挑戰是要避開對仗的旋律,免得歌曲給人歌仔戲七字調的印象,她寫了音域跨11度音及13度音的兩種版本,蔡振南選了比較難的後者讓蘇芮唱,因為他認為這首歌「是給人聽,不是給人跟著唱的」。面對高難度的挑戰,以往一首歌都只要2至3小時就可以配唱好的蘇芮,破了出道以來的記錄整整花了11個小時,這11個小時裡她一直站著唱、站著聽,完全沒有坐下來休息過;平日幾乎滴酒不沾的她,也破天荒第一次在配唱時喝了點紅酒,才能用更內斂的唱法進入歌曲的情境。

 

唱西洋搖滾歌曲出身的蘇芮,聲音與唱腔不同於南管曲調的小家碧玉,也沒有傳統台語歌受日本演歌影響的哭腔,這種在當時台語歌壇沒出現過的唱法是否能被聽眾接受也是一大挑戰。〈花若離枝〉這首歌於3年後被江蕙翻唱,兩代天后的詮釋少不得被拿來比較一番,一般來說,較年長一輩的聽眾仍習慣江蕙對台語咬字及發音的處理,也喜歡她較偏悲情的唱法,年輕一點的聽眾則著迷於蘇芮跳脫傳統台語唱腔束縛的詮釋,尤其當時的她正好遇到維持14年的第二段婚姻觸礁的情況,心情投射在歌曲中,她從前段的壓抑難過到後段的憤怒逬烈,更顯出對於情緒細節層次的掌握。

 

除了〈花若離枝〉,專輯中〈秋風夜雨〉、〈夜半路燈〉、〈台北上午零時〉、〈為什麼〉等都是翻唱台語老歌,蘇芮用藍調、探戈、古典弦樂的曲風賦予新面貌。〈抬頭一下看〉是蔡振南特別為蘇芮寫的一首藍調搖滾歌曲;〈病相思〉是傳奇音樂人黃仁清與他的徒弟台語歌手成鳳合寫的,蔡振南在他同樣1997年發行的《可愛可恨》專輯裡唱了,也讓蘇芮在這張專輯裡詮釋出不一樣的味道。充滿新意的這張專輯,讓第一次唱台語歌的蘇芮就在1998年第9屆金曲獎拿下「最佳方言女演唱人」,蔡振南同時以〈花若離枝〉獲得「最佳作詞人」,巧的是蔡振南也以自己的《可愛可恨》專輯得到「最佳方言男演唱人」,製作演唱搭檔在同一屆稱王封后,成為當屆一大佳話。可惜蘇芮在這張專輯後也只再出過一張全新國語專輯,近年來只有在特別的精選輯發行及偶爾的公益演出中可以再見到她的身影,在2018年的第29屆金曲獎,則把「特別貢獻獎」頒發給她,以表彰她對華語樂壇的開創性及達成的諸多成就。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