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放文創
放.文創
在金曲獎創下空前絕後紀錄!許景淳同屆入圍國台語歌后,《天頂的月娘》成重要代表作
2021.03.22
18:17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在第8屆同時入圍「最佳方言女演唱人」及「最佳國語女演唱人」的許景淳,以在藝術與通俗之間取得極佳平衡的《天頂的月娘》再添一座金曲歌后獎座,這首歌也在新台語歌謠中佔了重要的地位

 

三頭六臂的音樂人在不同的音樂崗位上都有優異表現的不在少數,就以大家熟悉的創作型歌手像是周杰倫、陶喆、蔡健雅等人來說,多才多藝的他們常常一手包辦作品中的各個工作,以致於在一屆金曲獎中同時入圍演唱人、詞曲創作或是製作類獎項的狀況所在多有。爬梳金曲獎的歷史,則曾出現一個極為特殊的情形,曾經多次入圍及獲獎的許景淳,在第8屆居然同時入圍了「最佳方言女演唱人」及「最佳國語女演唱人」,如此高難度的入圍模式,使她在金曲獎歷史上留下一個空前絕後的紀錄。

 



在充滿信仰與詩歌的環境中長大

 

說起許景淳的音樂風格及表演方式,在台灣的流行歌壇裡一直有著自成一格的獨特位置。她出生於台中霧峰的長老教會家庭,父親是曾擔任救世傳播協會音樂部主任的許丕龍,後來也從政擔任民進黨籍國大代表;許景淳從出生就在充滿信仰與詩歌的環境中長大,耳濡目染下,在她還不到兩歲的教會聖誕夜活動中,就以清唱一首〈馬槽歌〉而震驚四座,當時還在牙牙學語的她,也已能哼唱出上百首兒歌。國小時她進入林福裕領軍的台北基督教兒童合唱團擔任主唱,後續進入該合唱團的還有黃韻玲、李欣芸、趙詠華等日後也在流行歌壇闖出一片天的音樂人;許景淳從小就是團裡的風雲人物,隨著該團至世界各地演出,不僅把歌聲鍛鍊得更精進,也造就她大方自信的表演台風。她後來考上華岡藝校音樂科,在學校學習古典音樂,下了課則去西餐廳唱民歌,15歲時和黃韻玲、黃珊珊、張瑞薰組成的「四小合唱團」,在第三屆金韻獎歌唱比賽獲得優勝,為走上演藝之路開啟了一道門。

 

因為受的是古典音樂及合唱美聲的正統學院派訓練,讓許景淳就算唱的是流行歌曲,也總是帶著一絲典雅的藝術氣息,這讓她在華岡藝校畢業後正式擔任配唱工作時,吸引到的也是擅長把古典音樂與流行歌曲結合在一起的創作/製作人。她先在張弘毅製作的兩張《重唱台灣歌謠》專輯中配唱,又被李泰祥發掘,與他的另外兩位女弟子唐曉詩、錢懷琪在他製作的《相遇》合輯中演唱。1987年5月,她終於有首張個人專輯《玫瑰人生》推出,在音樂大師張弘毅的打造下,專輯的歌曲典雅、浪漫之餘,更有著濃濃的藝術氣氛,許景淳清透明亮的歌聲中,把咬字、呼吸、換氣、音準等演唱技巧做了幾乎是無懈可擊的展現,被譽為是齊豫之後的又一位「女聲教科書」。主打歌〈玫瑰人生〉由張弘毅作曲、慎芝作詞,是當時徐淑媛、顧冠忠及席曼寧等演出的台視八點檔連續劇《玫瑰人生》的片頭曲,片尾曲是同樣收錄在這張專輯中、許景淳不僅演唱還展露詞曲創作才華的〈睡吧!我的愛〉;電視劇的熱播推動了這張帶著藝術感的專輯在一大片一般流行樂風格的作品中脫穎而出,專輯叫好又叫座,許景淳也一炮打響了知名度。

 

金曲獎入圍及得獎常客

 

此後許景淳的專輯幾乎就都是由張弘毅、李泰祥、陳揚這幾位音樂大師輪流在製作,從小在講台語環境中長大的她,完全沒有講起台語「氣口」不夠道地的問題,因此也能在國語歌曲和台語歌曲之間自如切換演唱。她從出道身上就自帶「藝術感」、「實力派」等標籤,在金曲獎中自然也沒有缺席,甚至可以稱得上是「常客」。1991年她的首張個人台語專輯《真想要飛》,推出後就在第3屆金曲獎囊括5項提名,包括她入圍「最佳方言歌曲女演唱人」,以唱國語歌曲出道的她,在當屆反而是以台語專輯首度入圍就獲獎成了金曲歌后。隔年第4屆,許景淳再度有作品入圍,這次是國語專輯《你來自何方》,7項提名中包括她自己入圍「最佳國語歌曲女演唱人」,即使最後沒有得到該獎項,專輯拿下「最佳演唱專輯」大獎也已是很不容易的成績,也可看出許景淳在不同語言歌曲間都展現了極佳的駕馭實力。更厲害的是,1993年的第5屆金曲獎,她與陳揚、陳明章共同以《戀戀風塵》電影原聲帶拿到「最佳演奏專輯製作人」獎,顯示出她在音樂上的全方位表現。

 

許景淳在1997年的第8屆金曲獎,同時以專輯《天頂的月娘》入圍「最佳方言女演唱人」及《芬芳》入圍「最佳國語女演唱人」,表示在當年她不僅是出了國語、台語各一張專輯,而且兩張專輯都有極佳的品質表現,才能從眾多報名者中脫穎而出入圍,這比起以一張專輯入圍多個獎項的難度來得更高。即使後來她在「最佳國語女演唱人」獎項鎩羽而歸,只拿到「最佳方言女演唱人」,還是成就了一項難得的紀錄,而讓她獲獎的《天頂的月娘》也的確是一張優異的台語專輯。

 

《天頂的月娘》唱出更大的格局

 

在這張專輯中,許景淳合作的製作人不再是之前的張弘毅、李泰祥、陳揚,而是找來了陳進興與劉亞文兩位新的組合,劉亞文是曾幫費玉清製作專輯的資深音樂人,陳進興則發行過新世紀音樂專輯,兩人在掌握音樂的藝術質感上都有經驗,配上許景淳清麗脫俗、一塵不染的嗓音,讓這張專輯脫離了那時候台語歌曲常有的較悲情哀怨的主題及唱腔。同名主打歌是潘芳烈的創作,當時他見到身邊許多到了適婚年齡的女性有心儀的對象卻不敢表達,於是寫出這首他設定為「現代版望春風」的歌,要藉由月亮傳達女性的心聲。據說當時正在籌備新專輯的江蕙也看上這首歌非常喜歡,不過與唱片公司當時設定的歌路不吻合而放棄,而潘芳烈本來用民謠風格演唱的Demo是不得許景淳青睞的,經由陳進興大刀闊斧地重新用簡單的樂器編曲,並要許景淳以接近聲樂般的方式演唱,開頭的一句長嘆讓這首歌從一開始就有極為撼動人心的力量,比起原來歌曲的設定也有了更大的格局。後來在921大地震或是88風災等社會遇到重大災難時,這首歌都常被拿來播放,「月娘」的意象已跳脫傳遞男女情感的角色,而更接近一個撫慰人心的大地之母,這樣的轉變絕對與許景淳的詮釋所帶來的氛圍有很大的關聯。

 

雖然許景淳的歌常常因為藝術氣質較濃,給市場一種曲高和寡的感覺,不過《天頂的月娘》倒是在藝術與通俗之間取得極佳的平衡,不但讓她從江蕙、蔡琴、潘麗麗、李靜美等入圍者的死亡之組中殺出重圍,再添了一座金曲歌后獎座,這首歌也成為她歌唱生涯中的重要代表作;後來包括潘越雲、符瓊音、朱俐靜、張玉霞等多位歌手都曾翻唱過,確立起這首歌在新台語歌謠中的重要地位。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及歌曲MV)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