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凡人」卻有不平凡表現!莫凡與袁惟仁的凡人二重唱從民歌曲風另闢蹊徑,創下金曲獎耀眼成績
2021.03.24
18:10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凡人二重唱雖然沒有一出道就爆紅到全台灣皆知,卻也另闢蹊徑走出一條穩定發展的路,在金曲獎也創下耀眼的紀錄

 

台灣在1970年代末期開始的校園民歌風潮,為現代的華語流行音樂發展奠下基礎並造成影響,許多歌手及創作人都是從民歌出身跨越到流行樂。80年代中期後即使校園民歌已趨於式微,其揹著民謠吉他彈唱的表演形式及音樂風格仍會不時的出現在樂壇,尤其是在「二重唱」這種組合上特別鮮明,諸如知己二重唱、南方二重唱等都有著濃濃的民歌手味道;而用類似風格出道的凡人二重唱,則是靠著添加更豐富的音樂元素另闢蹊徑,在金曲獎兩度獲得肯定。

 



彼此約定當兵不只要持續唱還要自己寫歌

 

在校園民歌最興盛時,因應年輕人喜歡自彈自唱的潮流而誕生的民歌西餐廳,因為有著新穎的休閒消費型態,在民歌趨於式微後不但未消失還更受歡迎,也因此成了培育音樂人的搖籃,包括周華健、潘美辰、周治平、吳宗憲等等,都是經歷過民歌餐廳駐唱的磨練後才成為發片歌手。凡人二重唱的莫凡與袁惟仁也是從這樣的體系出身,兩人的家庭背景都與藝文有些關聯,莫凡的父親是台灣文壇重量級的現代詩人洛夫,袁惟仁的母親則是台東卑南族南王部落著名的工藝家陳鳳榮,不過兩人走上的是與父母截然不同的音樂之路。1986年,還在唸國立藝專戲劇科的莫凡拿下第一屆「青春之星」歌唱比賽冠軍,愛唱歌的他為了持續有唱歌機會,便跑去民歌餐廳駐唱,唱了一年多認識了袁惟仁,一拍即合的兩人改以雙人組合繼續跑場。不過搭擋沒多久,他們就同時面臨到兵役問題,各自抽到不同外島服役的兩人在入伍前約定好,當兵期間不只要持續唱歌還要自己寫歌,他們把各自的創作錄在錄音帶裡寄給對方聽並給意見,當兵期間成了兩人的創作啟蒙期。

 

相繼退伍後,兩人又回到民歌餐廳演唱,這時他們認識了音樂製作人蔡宗政。蔡宗政最早是製作人鈕大可的助理,當時他剛自立門戶成立了大滾音樂製作公司,頗為看好兩人的發展,遂與他們簽約並開始籌劃以二重唱組合的形式出專輯。那個時候才剛開始流行把成員的名字玩點文字遊戲箝進組合的名稱中,既能塑造獨特感又能讓大眾好記住成員,譬如差不多時間出道的優客李林就是把李驥和林志炫的姓氏放進組合名稱裡,後來的無印良品、F.I.R.樂團的名稱也都是這個套路;莫凡與袁惟仁在想組合名稱時也從這個方向去想,於是決定用兩人名字的最後一個字諧音取作「凡人」二重唱,也藉以表達他們的音樂理念:「平凡也可以很快樂,只要有一顆喜愛音樂的心就足夠了」。

 

從民謠出發加入更豐富元素

 

凡人二重唱的首張專輯《杜鵑鳥的黃昏》於1991年底發行,兩人的創作才華在一開始就有所發揮,兩首主打歌〈杜鵑鳥的黃昏〉和〈離家五百里〉分別是莫凡和袁惟仁的詞曲創作,他們雖然都是從民歌餐廳出身,也多以民謠吉他創作,不過經由「搖滾掛」的製作人蔡宗政潤色後,作品有了更豐富的音色和面向。就以〈離家五百里〉這首歌來說,從歌名很容易就聯想到60年代The Journeymen三重唱的經典鄉村民謠〈Five Hundred Miles〉,而歌曲一開始的吉他及口琴伴奏也讓人以為這就是一首民謠歌曲,不過歌曲中段之後「畫風突變」加入狂飆的電吉他,尾段更神來一筆的把〈Five Hundred Miles〉的片段以大合唱的方式取樣至歌曲中,讓整首歌的層次豐富了不少;〈杜鵑鳥的黃昏〉也在編曲上加重了鋼琴及電吉他的角色,在排行榜上取得不俗的成績。

 

那時期同樣是從民歌餐廳出身的知己二重唱、南方二重唱、芝麻龍眼等組合,著重的是兩人之間優美的和聲和清新的曲風,而優客李林則是強調李驥主攻創作、林志炫專精唱歌;莫凡和袁惟仁兩人的音域和嗓音其實頗為相近,唱起和聲反而會因為聲線拉不開距離而少了層次感,因此兩人另闢蹊徑,強調超強的創作能力及在演唱上並駕齊驅的功力,這使得凡人二重唱雖然沒有一出道就爆紅到全台灣皆知,卻也走出一條穩定發展的路。1992年他們推出第二張專輯《我要用什麼方式留你》,同名主打歌由張宇作曲、十一郎作詞,當時張宇還只是一個演唱和創作都到處碰壁的民歌餐廳駐唱歌手,經由莫凡和袁惟仁慧眼識英雄,大力向蔡宗政推薦,張宇和當時女友十一郎創作的這首歌得以成為主打歌,是兩人初試啼聲之作。後來張宇也被蔡宗政簽下發了專輯《用心良苦》大紅,他和十一郎成了華語歌壇一對著名的詞曲創作組合,寫出無數首暢銷經典歌曲。

 

製作人蟬聯三屆獲獎創紀錄

 

從《我要用什麼方式留你》開始,凡人二重唱登上了一個發展高峰期,在第4屆金曲獎首度入圍了「最佳演唱組」,雖然沒有獲獎,蔡宗政倒是以此張專輯拿下了「最佳演唱專輯製作人」。凡人二重唱與蔡宗政再接再厲,接下來的兩年推出的兩張專輯《大夥聽我唱支歌》及《心甘情願》不但都入圍金曲獎「最佳演唱組」,而且也都殺出重圍拿下獎座,連著三年入圍、兩度獲獎,在金曲獎中也是一項挺耀眼的紀錄。蔡宗政則更厲害了,從第4屆得到「最佳演唱專輯製作人獎」之後,連著第5、第6屆又分別以凡人的《大夥兒聽我唱支歌》及張宇的《用心良苦》專輯獲獎,蟬聯三屆的獲獎紀錄,至今無人能打破。被圈中人喚作「政哥」的蔡宗政,曾經被「凡人」唱進〈你們聽我說〉這首歌裡,歌詞唱到「政哥政哥你聽我說,你一天到晚都在錄音室裡頭,晝伏夜出過著蝙蝠的生活。喝咖啡驅散你睡覺的念頭,心疼的是在家等你的老婆,你壓力壓力有這麼多……」,可以一窺這位製作人對音樂全心全力投入的情形。他在1996年檢查出有腦瘤,7年內開了三次刀,期間內他還是拼搏不懈繼續幫鄭秀文、郭富城等歌手製作專輯,可惜在2003年7月,還是因為腦瘤併發吸呼衰竭而病逝,當年他才40歲。

 

凡人二重唱在1995年發行第六張專輯《難兄難弟》之後,因為感受到漸漸無法迎合當時市場的風潮而決定解散,兩人轉向幕後發展都有不錯的成績。袁惟仁為天后那英、王菲寫的〈征服〉、〈夢醒了〉、〈旋木〉等,是華語歌壇的經典暢銷作品,他在華研唱片製作部一手打造出的S.H.E、林宥嘉也大獲成功。莫凡則成立音樂製作公司及主持電台節目,其創作的呂方〈朋友別哭〉、黃磊〈夢,醒在幾點鐘〉等歌曲也被廣為傳唱,近年亦成為中國許多選秀節目中搶手的評審。2006年凡人二重唱曾經重組出專輯,當年還和優客李林一起在第17屆金曲獎作為頒獎嘉賓,引發歌迷留下「時代的眼淚」。袁惟仁在2018年因為腦溢血昏迷,經過開刀治療後穩定康復中,不過恐怕已不易再有新創作。雖然「凡人二重唱」這個名字如今已少被提起,不過回顧他們在音樂上的經典作品,仍然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