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放文創
放.文創
跨古典與流行最成功的台灣音樂人!觀賞史擷詠逝世十週年紀念特展,感受大師對音樂的夢想、狂熱及堅持
2021.03.25
18:24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今年是史擷詠逝世10週年,臺灣音樂館特別策劃了《聽見影像.看見史擷詠》紀念特展,展出的規模雖然不大,卻能讓人對這位創作最多產、跨古典與流行領域最成功的台灣音樂人有更全面性的了解

 

2011年8月19日,台北中山堂的舞台上,剛指揮完《金色年代華語電影劇場》交響演奏會的配樂大師史擷詠,還來不及謝幕回應滿堂的喝采,就因心肌梗塞倒臥舞台旁過世,戲劇性地讓人生落幕,對照在「史擷詠逝世十週年紀念特展」中提及他曾說過的「要讓生活中的生與死都跟音樂扯在一起」,更加讓人對這位大師一生在音樂上的付出感到敬佩。

 



史擷詠畢生都與音樂緊密相關,而他最特別的地方就在於憑藉著對音樂懷抱的強大熱情,讓他從不對自己的音樂領域設限,能自在穿梭於藝術實踐與商業製作之間,從影視配樂、表演藝術、商業廣告到遊戲動畫,其涉獵的領域之廣令人讚嘆,而他在不同領域的表現,於目前正在台北士林臺灣音樂館展出的《聽見影像.看見史擷詠》史擷詠逝世十週年紀念特展裡,都有清楚的脈絡展現。

 

古典學院派出身踏進流行領域

 

史擷詠的父親是著名的民族樂派作曲家史惟亮,家學淵源使他從小就開始學習鋼琴,中學進入光仁中學音樂班主修長笛,當時老師想舉薦表現優異的他到國外學習,但史惟亮認為「連自己國家的文化都沒搞懂,就到外國學音樂,是不會有幫助的」,沒讓他成為小留學生,之後他考進國立藝專作曲科專攻理論作曲,在正統學院派體系中有紮實的器樂演奏及理論作曲養成教育。當兵時他進入陸光藝工隊,參加很多競賽及表演,必須對簡譜、即興等技巧及流行音樂的編曲有所掌握,這些實務經驗讓他打開流行音樂的視野,退伍後進入愛波唱片擔任製作人,接受到商業環境的磨練,並於1986年創立了普飛錄音室。當時台灣還少有專門做電影配樂的人才,身兼導演的永昇電影公司老闆陳耀圻注意到史擷詠的音樂,一把將他拉進配樂的創作領域,他以管弦樂的編制與配器賦予畫面更豐富的靈魂,連做了好幾部頗受好評,其中《唐山過台灣》在第23屆金馬獎獲得「最佳原著音樂」與「最佳電影插曲」雙料獎項,才28歲的他就已在配樂領域獲得肯定。

 

影視配樂屢屢獲獎

 

史擷詠後續在1990年以《滾滾紅塵》再度獲得金馬獎「最佳電影配樂」,1993年《青春無悔》及1995年《阿爸的情人》也都有入圍,後者更是在比利時根特影展也入圍「最佳電影音樂」。1999年,王小棣導演仿效迪士尼製作方式以真人表演來進行配音後繪製動畫的《魔法阿媽》,不同於一般配樂大多是作品剪接完成之後再配上適合的音樂,王小棣在這部電影的拍攝製作過程中,就找來史擷詠同時一邊討論修改劇情及配樂走向,讓影像與音樂更完美地契合,這樣的過程也在這次的紀念特展中以王小棣的講述影片及海報、譜曲手稿等做出展示。這次的合作促成日後王小棣從電影《擁抱大白熊》,到電視劇《大醫院小醫師》、《赴宴》、《45℃天空下》、《波麗士大人》等等,全都請史擷詠負責配樂,也使得王小棣在紀念特展的訪問影片中,稱史擷詠的猝逝對他而言是「痛失戰友」的重大打擊!史擷詠在電影配樂的遺作是朱延平執導的《新天生一對》,他只寫好3分鐘長度的片段就過世了,這3分鐘卻讓朱延平和工作人員聽得感動流淚,讓人不勝唏噓的這份創作手稿也可在紀念特展中看到。

 

(紀念特展中可看到珍貴的創作手稿及獎座)

 

 

全台灣人都聽過的廣告配樂

 

除了電影、電視配樂,史擷詠在廣告片配樂的紀錄更是令人驚嘆不已。商業廣告通常只有短短的幾十秒,在其中要兼顧情緒轉折、藝術表現還有客戶喜好,史擷詠有深厚的古典音樂基礎,加上學院派的音樂理論為養分,融會貫通後表現在應用音樂上,呈現出繽紛的多元風貌,在短短時間裡就能抓住廣大群眾的耳朵,為廣告達到最佳的相輔相成效果。1984年,當時才進入台灣市場不久的麥當勞聘請他為專屬作曲家,此後一路至2000年,麥當勞第1代至第15代的廣告音樂都是他的作品;另外包括肯德基、漢堡王、溫蒂漢堡、福特汽車、豐田汽車、日產汽車、光陽機車、資生堂、佳麗寶、露得清、青箭、乖乖……等,廣告配樂作品累積超過4500支,不只產能驚人,品質也都極高。在這次的紀念特展中,還可以發現史老師也曾為伴隨許多孩子長大的「巧連智」月刊創作多首唱遊歌曲,以及漢聲小小百科、東森幼幼台及公視《水果冰淇淋》裡的兒童歌謠,可說全台灣從北到南、從幼到老,少有人沒聽過他的作品。

 

早於潮流跨進電玩配樂領域

 

史擷詠並未因為出身於古典音樂就死守著教條的窠臼,對於新的音樂領域,他總毫不遲疑地投身其中嘗試,早在2000年網路遊戲剛興起時,他就開始創作大量的電玩遊戲音樂,10年內已有數十支作品,包括《三國風雲II》、《石器時代II》、《古龍群俠傳3D》等等,其中《天下無雙》是華人遊戲音樂第一部以真實大型管弦樂團來錄製的作品,《鬼疫》則是台灣第一部躍上國際市場與XBOX、PS2簽約之作品。在新興的遊戲音樂中引進傳統管弦樂團編制,在傳統的聲音創作裡則運用新興元素,史擷詠自許是一座傳遞音樂的橋樑,在紀念特展中可以實際聆聽到他2003年的專輯《同路人─詩說情、愛》裡的作品,他在結合詩歌朗誦的音樂裡,放入大量當時還不那麼興盛的電子音樂聲響,讓音樂充滿了科幻感的畫面。秉持著介紹及傳承音樂的使命感,他還在2006年成立公司專門引進海外的演出,日本配樂大師久石讓首次來台演出就是出自他的邀請,當時頗為轟動,也打開了本地樂迷的視野。

 

史擷詠沒有忘記父親史惟亮遺留下的職志,2007年,他重新整理父親採集的原住民音樂素材並重新以管弦樂編曲,製作《夢土─部落之心》專輯,把原住民的傳統音樂轉化為能引起廣泛共鳴的國際語言,他也因此獲得第18屆金曲獎的「最佳作曲人」獎。提到獎項的肯定,自80年代就獲得金馬獎之後,史擷詠也陸續入圍並獲得金鐘獎、金曲獎的肯定,生涯中一共入圍「三金」22次、8度獲獎,創下了台灣娛樂史上極為難得的「三金大滿貫」紀錄,至今包括史擷詠在內也只有寥寥6人達成此成就。在這次的紀念特展中,也可以看到這幾個史擷詠的獎座同聚一堂的珍貴畫面。

 

(紀念特展中仿製了史擷詠的工作檯並可聆聽其作品)

 

 

史擷詠在2005年時擔任藍祖蔚策劃的《華語電影一百年音樂會》音樂總監,以交響樂編寫電影配樂,把電影音樂首度搬到國家音樂廳的舞台上演出,讓樂迷不再以「配角」來看待電影配樂。2011年,他籌備《金色年代華語電影劇場─電影幻聲交響SHOW》演奏會,身兼製作、編曲與指揮,數日未眠後,導致演出當天急性心肌梗塞昏厥,送醫急救後於8月22日病逝,享年53歲。今年是他逝世10週年,臺灣音樂館特別策劃了《聽見影像.看見史擷詠》紀念特展,展出的規模雖然不大,卻能讓人對這位創作最多產、跨古典與流行領域最成功的台灣音樂人有更全面性的了解。正如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董事長藍祖蔚於展場留給史擷詠的一句話所言:「在他追逐的歲月中他確實在追逐那不可能的夢想,去摘那一顆不可能摘到的星,他一直是這樣的夢幻騎士」,觀賞這場展覽,將會被史擷詠對音樂的夢想、狂熱及堅持深深的感動!

 

 

展場照片拍攝:廖明潔)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