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財經
放.新聞
財經
大同上演市場派整肅公司派戲碼?!檢舉林郭文艷帳目不清!《今周刊》列內幕資訊爆料
2021.03.29
14:30pm
/ 放言編輯部 曾齡誼
大同管理階層人員在公款的使用上也引出許多爭議,當年大同公司的經營權競爭狀況激烈,林郭文艷花了公司的錢在鞏固自身的經營權,等於是在花股東們的錢,其中當然也包含了市場派人們的錢。

 

早期有許多公司是交由大家族治理,現今許多耳熟能詳的大公司也都是家族企業,雖然看似「家大業大」,但在家族企業的背後也隱含了許多公司治理的亂象。上週《今周刊》以「公司治理荒謬論」作封面故事,闡述在家族企業治理下的弊病。《今周刊》副總編劉俞青今早(29日)接受了Hit FM聯播網《周玉蔻嗆新聞》的訪談,她解析了家族企業背後的治理問題,包含接班問題、帳務問題和金錢流向問題,並點名了數家公司一一作討論。

 



「公私不分」、「挪用公款」!劉俞青大談家族企業弊病

 

許多早期產業界的霸主,現今逐漸在走下坡,都和公司治理的方式脫不了關係。最大的問題之一便是公私不分,早期有許多大家族的上市公司,會用報帳的方式,以公司財產來報銷家用支出。劉俞青提到早期有許多大家族的公司都公私不分,上市公司許多帳面上的資產是無法變現的,於是家族成員們便會入股,當大股東,以報帳的方式核銷家用支出。故劉俞青也諷:「股民的錢都被拿去買衛生紙。」

 

在家族治理的大公司裡很常出現「個人發財、公司虧錢」的狀況,除了挪用公款外,公司管理階層在撥款操作上也引發許多爭議。劉俞青以大同公司作舉例。她表示當年大同有許多土地資產,就有一塊在南港的土地被推案,由於當時南港的地都很熱銷,這塊地也很快地被賣了出去。當年的董事長林郭文艷就編列了一筆3年萬的獎金,表熱賣有功,這筆獎金最後是落入了她的口袋中,就被譏「老闆頒獎給自己」。

 

除此之外,大同管理階層人員在公款的使用上也引出許多爭議,當年大同公司的經營權競爭狀況激烈,林郭文艷花了公司的錢在鞏固自身的經營權,等於是在花股東們的錢,其中當然也包含了市場派人們的錢。例如,她以開研討會的名義從公司撥款,在研討會中卻沒有提到大同業務,僅是為鞏固自身經營權。對此劉俞青表示,股東們其實可以告她「背信」。

 

2020年10月,大同的經營權之爭終於落幕,最後由市場派的林文淵坐上了董事長的位置。不料,帳目一查發現許多帳務問題,簡直「不堪入目」。此外也發現大同在過去幾年是虧損的狀況,卻在短短2年內花了7億在打官司。這也不免讓人懷疑這些錢是否真的落入了律師的手裡,劉俞青也懷疑這筆帳是否具洗錢的成分在,最讓外界無法接受的還是,公司派人馬利用公司的財產來鞏固經營權。林文淵得知後立馬送審檢舉,交易所馬上就表示要徹查,除了林文淵送出了帳務,也有許多來自其他公司員工的檢舉。劉俞青表示,要有人檢舉,才會有相關單位出面查帳。

 

家族企業「傳子不傳賢」?接班總是撕破臉?

 

家族企業家大業大,家族中人口眾多,寶座卻只有一個,人人都想分杯羹。大同公司的經營權之爭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究竟是該讓專業人士來接手,還是讓同姓人士繼續占著那個位子?就公司治理和股民的角度來看還是認為公司賺錢最重要,也因此越來越多公司的領導人不讓自己的兒女接班,而是選擇交給專業人士來經營。

 

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東元阿嬤」事件,就是很典型搶接班人的例子,家醜外揚,阿嬤、女兒、女婿和孫子的關係及私事被攤在陽光下被大眾檢視。劉俞青認為其實從業績上來就知道誰好誰壞,但其實東元電機的經營績效一直以來並沒有特別出色。對於昔日傳產龍頭怎麼沒有與日俱進,主持人表示還是和經營有關,她認為傳統產業在現今需要調整營業模式才能和現今新興產業作競爭。

 

家族企業的治理問題就是公司內部的老臣都待了太久,又分出許多不同派的人馬,和外界其他人士的關係有較密切,讓年輕人難以施展身手。且家族企業在接班上又時常惹出爭議,這對於傳統產業而言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主持人和劉俞青提到,新光金就是一間被家族接班至搞砸的例子,現在的股價連10塊都不到。

 

 

圖片來源:《今周刊》副總編劉俞青提供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