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財經
放.新聞
財經
東元父子經營權大戰,爸爸密友級「代理人」站上火缐!黃茂雄與邱純枝的關係備受議論!業界人士爆:「令人聯想到吳東進與李紀珠的傳聞⋯⋯」
2021.04.01
15:04pm
/ 放言編輯部 藍硯琳
繼東元太子黃育仁29日提出7席董事名單後,昨(31)日黃茂雄陣營同樣不甘示弱,在董事會上正式提足11名董事候選人,父子決裂戲碼似乎越演越烈。

 

繼東元太子黃育仁29日提出7席董事名單後,昨(31)日黃茂雄陣營同樣不甘示弱,在董事會上正式提足11名董事候選人。此次公司派清單中,除了現任董事黃茂雄、黃呈琮、董事長邱純枝、獨董劉維琪外,多了7位新面孔,包含董事候選人翁文祺、高渭川、周守訓、程本清,以及獨董陳翔中、黃協興、林麗珍,父子決裂戲碼似乎越演越烈。

 



東元董事會過後,邱純枝立即出征舉行記者會,強調董事會提名人選來自各方,不但包含機電專業背景、資產活化經理人、國際併購律師,多數並擁有大型企業經營管理以及推動永續發展(ESG)的實務經驗,具備專業、國際化等專業,且對未來集團發展也有經驗。

 

邱純枝更直言,「我們有把握,要不然不會足額提名。」為延續公司優良企業文化、持續追求穩定發展,東元董事會也將啟動接班機制,培養新的領導人。此言一出,徹底切斷黃育仁接班可能性,正式點燃經營權前哨戰引信。 

 

東元變老黃親信邱純枝與小黃之戰?

 

這場台股史上第一場父子經營權之爭,不僅成為外界茶餘飯後的話題,始終獨攬大權的黃茂雄,有意將親信邱純枝推上火線,形成邱純枝對戰黃育仁局面。

 

曾在東元電機擔任過財務副總、也出任過總經理,一路受到拔擢並坐上東元電機董事長之位,如今董監改選更名列董事候選名單的邱純枝,在面對黃育仁「脫隊參選」,直接祭出「調整未來三年每年股利配發率,預計三年後股利發放率可以顯著提高到80%以上」反擊,用意在爭取外資與散戶青睞;同時,回應東元歐系最大股東之一、持股5.3%的外資Silchester發文力挺黃育仁一事,邱純枝則強調,無論對任何股東,經營團隊的態度就是一一溝通,並一一爭取其支持。

 

對於外界質疑,東元引進華新和寶佳是引狼入室的說法,邱純枝認為,邀請華新合作不只股權,也有策略合作空間,華新的焦董也不想做財務性投資人,因為看中雙方策略共同發展空間。華新跟東元不論在智慧製造或是綠能,都可以看到他們可以給東元很好的建議;此外寶佳集團可以協助機電工程,將有一定的加分效果,因此引狼入室等說法並不公允。

 

這也在東元提名的聲明稿看出端倪。在東元的計畫中,預計左手牽華新麗華推動「智慧製造」、「綠色能源」發展,搶攻美國4年2兆美元「綠色新政」,右手與寶佳集團攜手於機電、空調、家電、工程等業務,一場合作無間戲碼儼然上演。

 

不僅如此,看到市場派積極拉外資撐場,邱純枝直接以「並非只是喊著口號要改革,現在就已經是是改革的進行式」暗酸黃育仁高舉的革命大旗,其低調卻又一針見血的言論,不難看出邱純枝已成為東元與市場派爭位中,一枚關鍵棋!

 

黃茂雄會不會成為企業界的另一個吳東進?

 

事情演變至此,外界漸漸在霧裡看花中找出脈絡。據知情人士透露,黃茂雄原有意退出董事選舉,不過「東元阿嬤」林明穱的一封公開信,打得黃茂雄難以站穩住腳,直接找媒體曝光家醜,暗指公開信是別人拿給林明穱簽個名,宣戰意味濃厚。

 

不論是真是假,公開信中最令外界好奇的,莫不是文中強調的「我把家族的股份交給我的女兒,我們也把東元的主導權交到女婿黃茂雄的手上,但這些年來,這些股權的運用,我都無從得知。現在女婿黃茂雄雖講是退休,但猶原在董事會,與他的『代理人』指揮大局。」

 

外界普遍認為,此處的代理人便是邱純枝,雖說黃茂雄曾對外強調「育仁說我是會長,幕後在操控的人,邱純枝是我的代理人,完全是錯誤的」言論,但據了解內情者指出,黃茂雄與邱純枝關係匪淺,而此次林明穱出手,並在公開信中寫到「我希望女婿黃茂雄,也能用同樣的智慧,真正將東元放手給年輕懂技術的下一代,接下來能夠全心全意照顧我失智的女兒,對家庭負起責任,做好丈夫的角色,好好對待他的太太」一文,既幫了外孫,又公開打了黃茂雄一巴掌,讓黃茂雄陷入窘境。

 

這場東元父子對決,好比新光金控董事長吳東進。據知情人士透露,去年6月選擇將經營棒子交給女兒吳欣儒接手、進而離開董座大位的吳東進,此舉可能不是全面退休,只是改為隱身幕後,以減緩股東對公司績效的抱怨;與此同時,時任新光金及新光人壽董事與副董事長的李紀珠選擇請辭獲准,與吳東進共進退意圖明顯。

 

其實在李紀珠加入新光金後,與新光金大公主吳欣盈的「雙姝戰」早已引發市場關注,多次傳出吳欣盈在董事會與李紀珠針鋒相對,即便吳東進出面緩頰,卻也未見成效,經營層間的紛爭始終不斷;此外,始終力挺李紀珠的吳東進,也曾因放任董事會集體袒護李紀珠而備受質疑,新光集團上下也都私下熱議「吳李」兩人間曖昧的關係,這便成為新光金控主事者中,為人詬病的問題之一。

 

黃茂雄與吳東進如此相像的過往,也讓這場父子戰役不斷蔓延,到底未來東元經營權將會落入誰人知手,值得外界關注!

 

 

 

黃茂雄全文聲明如下:

 

針對近日媒體以「父子決裂」、「父子之爭」、「父子對決」等用詞,大篇幅報導本人與長子黃育仁相關事宜,引起社會諸多關注和猜測,造成股東和各利害關係人的疑慮,茂雄深感歉疚,特發表致歉聲明。

 

長子黃育仁已經長大成人,爭取主導經營的企圖心為個人權利,惟,原本應屬於公司內部討論的議題,如今未充分討論即公開於媒體,導致外界聚焦於父子衝突,造成投資人和社會的不安,及公司治理的困擾,不良示範,實乃本人教子無方,深感愧對社會期待。

 

針對近日報導的一些誤解,本人在此解釋,東元絕非會長制而是專業經理人制度,本人也是自基層歷練進而晉升專業經營階層。近年來,東元電機經營團隊更是努力提升公司治理,已蟬連七年獲得「企業永續報告類—TOP 50報告白金獎」、連續六年獲公司治理評鑑前5%,更是台灣機電業者首家入選DJSI新興市場成份股的企業,今(2021)年也入選標準普爾(S&P Global)最新公布的2021永續年鑑。對於外界期許東元擠身世界一流ESG的目標,相信經營團隊會繼續為永續發展而努力。

 

很遺憾育仁無法理解本人堅守「公私分明」的原則,也未能接受我的理念,是非判斷有待育仁深思。但在私領域方面,父子親情人生珍寶,珍惜我們是家人,也珍惜我們是彼此相愛的家人。

 

 

東元阿嬤林明穱全文聲明如下:

 

看到最近的新聞,有在討論我們的家庭和不和諧,是不是父慈子孝?其實,從古至今,若不是有什麼難解的原因,有誰不希望家庭和諧? 又有誰不希望父慈子孝?我的女兒和我的外孫黃育仁,長年以來,都很盡力的在維繫家庭和諧,也很期盼父慈子孝。為了獲得父親的認同,育仁從小到大,都按照父親的規劃,努力扮演好每個角色。我女兒則專注於自己的音樂事業,也做好賢內助角色。一直以來,女兒和外孫對我都很孝順謙恭有禮,也非常盡力在保護這個家。

 

作為東元的創始股東家族,我把家族的股份交給我的女兒,我們也把東元的主導權交到女婿黃茂雄的手上,但這些年來,這些股權的運用,我都無從得知。現在女婿黃茂雄雖講是退休,但猶原在董事會,與他的代理人指揮大局。 

 

我的哥哥偕林波士自東元退休後,完全退出董事會,把當時的東元交給年輕人發揮。我希望女婿黃茂雄,也能用同樣的智慧,真正將東元放手給年輕懂技術的下一代,接下來能夠全心全意照顧我失智的女兒,對家庭負起責任,做好丈夫的角色,好好對待他的太太。 

 

衷心希望東元在這個世紀,能給謙卑有禮、懂得檢討反省進步的年輕人,一個帶領東元繼續前進的機會,希望真心愛東元的新朋友、老朋友、大股東、小股東,也能支持我的推薦,感謝。

 

 

圖片來源:東元官網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