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一片丹心
放.高論
一片丹心
【一片丹心】中共為什麼對香港這麼狠?
2021.07.26
13:06pm
/ 王丹
顯然,中國對香港這麼狠,是因為香港已經成為中共權貴集團轉轉移,囤積,洗白不法收入的基地,這些利益集團的財產,很多都是香港。

 

自《國安法》實施之後到今天,中共對香港進行的政治清算愈演愈烈:抓捕黎智英,黃之鋒等意見領袖,迫使《蘋果日報》停業,一批又一批社會團體被迫宣布解散,三分之一以上區議員宣布辭職,大批港人背井離鄉,現在,連兒童繪本都被懷疑有違《國安法》導致五名作者被偵辦。

 



香港,已經徹底陷入紅色恐怖之中,這種路邊三人行,都有可能被盤查的氣氛,只有秦朝暴政末期才出現過。中共在香港的這種做法,只能用歇斯底里來形容,因為已經超出了正常思維的框架。

 

即使站在中共的立場上看,這樣的打壓力度也已經是非理性的,超過了必要程度的。那麼問題來了:中共為什麼對香港這麼恨?為什麼對香港這麼狠?我想有三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就是失心瘋一般的報復。

 

香港自1997年「回歸」之後,社會上就一直對中共的管治進行抵抗,轟轟烈烈的「佔中」和「反送中」兩場運動,幾百萬人上街的畫面震動全世界,讓中共在世人面前顏面掃地。對志大才疏的習近平來說,這等於公開證明他的無能。

 

從中共到習近平,對他們來說,面子比什麼都重要。既然香港人讓他們丟了臉,瘋狂的報復就是可以預料的。這當然也證明了當今的中共領導集團,尤其是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心胸之狹隘。

 

第二個原因,就是所謂的第二次回歸

 

對爭取三連任,也許會放眼「四連任」的習近平來說,是否能完成他口中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的「全面統一」是「復興」清單上最重要的一條。香港雖然名義上回歸,但民心完全沒有回歸,習近平和中共用超出常規的鐵腕政策,試圖在氣勢上徹底壓倒港人的反抗意志;用超出常規的恐怖手段,試圖實現完全的回歸,包括在恐懼下產生的人心的回歸。

 

在短期內還無法解決台灣問題的前提下,讓香港徹底回歸,多少也可以讓習近平有一些政績可以誇耀。因此,香港,就成了習近平的「皇帝夢」的墊腳石。

 

第三個原因比較隱晦,但重要性也許不必前兩個差,那就是香港對於中共權貴集團的財產安全的重要性。

 

早在2020年8月,《紐約時報》等西方主流媒體就紛紛報導了中共權貴集團在香港金融,房地產等領域的利益佈局:習近平、栗戰書、汪洋等3名中共政治局常委的近親,近年在香港購買的豪宅總值超過5100萬美元。

 

媒體認為:中國人大委員長栗戰書的女兒栗潛心在香港「悄悄打造出一種橫跨這座城市金融菁英和中國政治隱秘世界的生活」。報導最後一針見血地指出:「栗潛心及其他中共權貴,與香港社會和金融體系密不可分,他們將這個英國前殖民地更緊密地與中國聯繫了起來。透過建立盟友,將自己的資金投入香港房地產,讓中國的高層領導人已『將自己的命運與這座城市牢牢捆綁在一起』。

 

然而,栗潛心的父親栗戰書,剛主導新制訂的《港區國安法》迅速通過,為中共在香港壓制異見『提供了一個強大的新武器』,以阻止抗議活動,保護中共領導人的親屬。否則,抗議活動對香港經濟造成嚴重破壞,會讓這群人的處境岌岌可危,甚至受到制裁。」

 

為了保住錢,什麼都幹得出來

 

顯然,中國對香港這麼狠,是因為香港已經成為中共權貴集團轉轉移,囤積,洗白不法收入的基地,這些利益集團的財產,很多都是香港。如果不徹底摧毀香港的媒體自由和活躍的公民社會,這些秘密早晚會被揭露出來,且其運作也會受到香港原有的司法等制度的牽制。

 

打掉香港,可以確保香港繼續成為中共集團的「小金庫」。對中共權貴集團來說,錢才是他們最關心的事情,為了保住自己的錢,他們什麼都幹得出來。而這,就是他們對香港如何狠的深層的原因之一。

 

 

圖片來源:翻攝自路透社、達志影像

 

最新新聞
王丹
六四天安門學運領袖之一,曾任教於台灣政治大學、清華大學、中正大學等,現旅居美國。一個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致力於做一個溫和,堅定,建設性的政治反對派;期待未來的中國,能夠重建政治秩序和生活秩序。
作者文章列表
王丹
六四天安門學運領袖之一,曾任教於台灣政治大學、清華大學、中正大學等,現旅居美國。一個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致力於做一個溫和,堅定,建設性的政治反對派;期待未來的中國,能夠重建政治秩序和生活秩序。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