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國際體壇的巨人、文明世界的侏儒

2021.08.05
10:14am
/ 林維治
https://fountmedia.s3.ap-northeast-1.amazonaws.com/article/03/77/124377_8784.webp

從這次許多參加東京奧運的年輕台灣選手發言中,已經可以確定,台灣是一個高度文明的國度,這一點,比那些獲得的獎牌數,更值得台灣人感到欣慰與振奮。

 

這個國家是「國際體壇的巨人」,但卻是「文明世界的侏儒」。經過觀看此次的東奧後,相信全世界的人類,都知道我是在說哪一國?對,我說的就是中國。

 



大家現在朗朗上口的運動家精神,難道是從古代人類就有的價值觀嗎?如果是的話,那何來的羅馬競技場呢?若運動場上只在乎輸贏,非要拚個你死我活,那與叢林中的野獸有何異?到了奧運這個全球運動選手的聖殿中,難道運動家精神就只是「勝不驕、敗不餒」嗎?

 

我在「我的高爾夫哲學」一文中有提到:「人生就像打高爾夫。自己終究是要跟自己比(白話一點的說法是—今日的我,與昨日的我比。文言一點的說法是—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而不是跟周遭的人(朋友或對手)比。朋友或對手都只像是一面鏡子,讓一個人能觀照自我,了解自我,進而超越自我。」.....

 

我認為,每個選手進入奧運的聖殿中,就像是進入宗教的聖壇一樣,要以朝聖的心情,探索自我及人類的極限,並嘗試去突破,這才是奧運的運動家精神之終極目標。

 

每個人天生都是獨一無二的,即使是雙胞胎,也是獨立不同的個體。而一個人的自我探索能力,有其極限,必須借助於外界的映照與激勵,才能有所澈悟,而得以進一步向上提升。因此我認為,奧運場上的獎牌得主,其獎牌有一半是主辦國給的,另一半則是他的對手給的。有對手的好表現,才能賦予他的獎牌,無上的榮耀。是對手的好表現,才能讓他可以提升自我、超越自我。從這些正向、文明的角度來看,那麼獲得獎牌的榮譽,應該要與對手共享,甚至不只是把對手當成一面鏡子,而是更進一步視對手為督促及觀照自我的老師。

 

從這次許多參加東京奧運的年輕台灣選手發言中,已經可以確定,台灣是一個高度文明的國度,這一點,比那些獲得的獎牌數,更值得台灣人感到欣慰與振奮。

 

 

顯圖取自微博、東奧臉書

 

最新新聞
林維治
藥師、時事評論員。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