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愧疚感化為替台灣打拼的動力!謝志偉自承:制度讓我當了「自動線民」
2021.10.21
12:53pm
/ 放言編輯部 翁子竣
聽完老神父的說法,謝志偉強調他感到如釋重負,因為盡到舉報「破壞分子」的責任,也沒有傷害一個「好國民」該盡的義務,但另一面又覺得神父不會去舉發,應該也不會傷害到他的好朋友。謝接著說,後來德國女孩回國前餞行,又回到了當出的小吃店,但對其的愧疚感卻一直都沒說出口。

 

民進黨立委黃國書日前在臉書發文坦承,曾在國民黨威權時期擔任線民,引發各界對轉型正義的討論。對此,我駐德代表謝志偉今(21)日也在臉書發文分享,他大學時期曾與一名稱蔣介石為獨裁者、兇手的德國女孩結識、談天的過往,當時他本想向學校教官舉發,但後來與神父告解後,才發現是制度讓他當了「自動線民。」

 



謝志偉今在臉書以「我也曾當過線民」為題發文表示,1977年6月他從東吳大學德文系畢業,進了輔仁大學德國文學碩士班,並且在校園中認識了一名來台灣學中文的「德國女孩A.」,由於年紀相仿,又都住校園宿舍,很快他們就常約碰面作語言交換,或每幾天就相約一起在學校對面的小店吃飯。

 

謝志偉說,10月10日的前幾天,他與德國女孩在小店中吃飯聊天,對方突很嚴肅的以德文說:「阿偉,聽我説。蔣介石其實是個獨裁者。他關、殺了很多台灣人。他是個兇手。」聞此,謝驚訝且幾乎是怒不可遏地激動反駁:「你是我們的客人,怎麼可以説這樣的謊話?!而且你不可以用蔣介石,稱呼我們偉大的蔣總。」

 

謝志偉回憶,接下來幾天他自覺矛盾且難過,心理已認定德國女孩是個「破壞分子」,雖直覺要向學校教官舉發,但又討厭總檢查頭髮長度的教官,煎熬了幾天才去向一名德國老神父「告解」兼「告密」,但對方卻是拍著他的肩膀說:「親愛的以瑪努艾爾(我的德文名字,和康德一樣),人生總是有一些我們難以真正參透/理解的事。」

 

聽完老神父的說法,謝志偉強調他感到如釋重負,因為盡到舉報「破壞分子」的責任,也沒有傷害一個「好國民」該盡的義務,但另一面又覺得神父不會去舉發,應該也不會傷害到他的好朋友。謝接著說,後來德國女孩回國前餞行,又回到了當出的小吃店,但對其的愧疚感卻一直都沒說出口。

 

「多年後,回想起來,是整個制度讓我那時自動當了線民,一個痛苦、愛國、心力交瘁到快不支倒地的不支薪線民!而我相信,我當時只是成千上萬個『自動線民』中的一個而已。」謝志偉感嘆,回國後兩人起初還有聯絡,但後來就斷線了,往後偶爾都會想起這段往事,但也因為愧疚感終究化成了為這塊土地打拼的動力之一。

 

謝志偉更說到,40年過後,他2度駐德已過2年,有一次代表處舉辦了介紹「台灣民主化」的演講活動,來了很多德國朋友和台灣人,其中當年輔大碩士班的助教帶了一名年輕德國的女孩並說:「阿偉,這是A.的女兒。」

 

「我愣了一下,只聽到,眼前那可愛,兩頰紅潤的女孩笑咪咪地用德文對我說:『我媽跟你問好!她說,你作得很好。』」謝志偉坦言,那瞬間他覺得眼眶不由紅了起來。

 

 

顯圖取自謝志偉臉書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