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怪了!解放軍為何暫停繞台巡航?
2018.10.23
17:37pm
/ 放言編輯部
未來美軍在台灣海峽或在台灣周邊海域進行軍演,無論是如同七月上旬雙艦編隊的最低門檻,甚或編成遠征打擊群或空母艦打擊群,都是台美間十年以來的新形勢;同時也告訴了國人,國家安全倚靠的不是對岸的善意,而是自身的實力!

 

六月下旬以前,解放軍空中兵力繞台巡航已達13次,海上編隊在台灣周邊海域進行海空對抗操演,也實施了3次;就在媒體已司空見慣而乏於報導、國防部發新聞稿已成家常便飯之時,解放軍突然暫停了繞台巡航。當然對於頻頻於空中監控伴飛、海上併航監控的國軍而言,是件好事,但解放軍的意圖與目的,仍須深入的梳理與探討。

 



 

美方兩艘驅逐艦通過台灣海峽顯見美軍戰略軸向改變

 

解放軍的繞台巡航,空中兵力結束於6月4日、海上編隊則止於6月22日;相對的美軍柏克級神盾驅逐艦「班福德號」(USS Benfold DDG 65)及「馬斯廷號」(USS Mustin DDG 89)卻在7月7日通過台灣海峽。雖然去年7月中旬,美軍柏克級驅逐艦亦曾尾隨中國「遼寧號」航空母艦自台灣海峽北上,但國防部不願證實;相較於這次國防部主動發布新聞稿、美軍太平洋艦隊(US Pacific Fleet)發言人布朗(Charlie Brown)也無時差的說明,意義截然不同!

 

不僅如此,今年以來B-52H「同溫層堡壘」戰略轟炸機已在西太平洋執行了17次的「持續轟炸機進駐存在」(continuous bomber presence, CBP)任務,其中5次進出了「東海防空識別區」,其餘皆以中國在南海吹砂填海的渚碧、永暑及美濟等核心島礁為目標。

 

美軍的海空軍力重新指向台灣,顯見美國對於台灣的戰略定位已有所改變;然而除了美軍的戰略軸向外,中國又因為什麼樣的因素暫停了已進行近二年的繞台巡航?

 

內部因素乃為台灣人民對中國文攻武嚇的反感

 

集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大權於一身的習近平,從1985年擔任廈門市副市長至2002年自福建省省長調任浙江省委副書記兼代省長前,在福建總共任職了17年;其間更經歷了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1995及1996年的台海飛彈危機、1996年台灣的首次總統直選與2000年的第一次政黨輪替。故習近平是中國建政以來最瞭解台灣的國家主席,故被視為「知台派」;然台灣人民對於中國在選舉期間進行「文攻武嚇」的反感,必然知之甚詳。這也極可能是解放軍斷然在年底大選的半年前,停止海空繞台巡航的中國內部因素。

 

外部因素乃為颱風與美日軍演頻繁

 

外部因素則可分為頻繁的颱風干擾與持續的美日軍演二個部分。

 

颱風部分,七月上旬第8號颱風「瑪莉亞」略過台灣北部海面,於福建登陸;七月中旬第10號颱風「安比」穿越日本琉球海域,成為自1949年以來直接登陸上海的第3個颱風;七月下旬第12號颱風「雲雀」在九州南方近海打轉後,向西在上海登陸;八月上旬第14號颱風「摩羯」接近東海,隨即在浙江登陸;八月中旬第18號颱風「棕櫚」進入宮古海峽,在上海登陸;八月下旬第19號颱風「蘇力」雖未登陸,但為江蘇沿海、東海北部以及舟山群島附近海域帶來7至9級的強風侵襲。七月至八月接連不斷的6個颱風,其登陸或影響的地區,正是橫跨江蘇、浙江、福建等沿海的東部戰區,也是繞台巡航的海空兵力部署所在。

 

美軍太平洋艦隊與日本海上自衛隊於八月上旬「環太平洋軍事演習」(Rim of the Pacific Exercise, RIMPAC)結束後,在第一及第二島鏈的軍演,也未曾停歇。

 

首先是「黃蜂號」遠征打擊群(Wasp Expeditionary Strike Group, Wasp ESG)與日本海上自衛隊戰車登陸艦「大隅號」(LST 4001)的「交會演習」(Passage Exercise, PASSEX);接著是雷根號航空母艦打擊群(USS Ronald Reagan carrier strike group, CVN 76 CSG)與日本海上自衛隊出雲級直昇機驅逐艦「加賀號」(DDH184)、村雨級驅逐艦「閃電號」(DD105)、秋月級驅逐艦「涼月號」(DD117)所組成「印度太平洋方面派遣訓練」(Indo Southeast Asia Deployment 2018, ISEAD2018)編隊,於南海進行進行「共同訓練」(bilateral training);結束後並與親潮級柴電潛艦「黑潮號」(くろしお/Kuroshio, SS-596)實施反潛操演。

 

九月中旬美軍的「勇敢之盾2018」(Valiant Shield 2018),則是集結了雷根號航空母艦(USS Ronald Reagan CVN 76)、提康德羅加級神盾巡洋艦「安提坦號」(USS Antietam CG 54)及「錢瑟勒斯維爾號」(USS Chancellorsville CG 62),與柏克級神盾驅逐艦「米利厄斯號」(USS Milius DDG-69)、「肖普號」(USS Shoup DDG 86)、「班福德號」(USS Benfold DDG 65)、「狄卡特號」(USS Decatur DDG 73);在關島及馬里亞納群島附近海域,進行了防空、截擊、反潛等科目的演習。

 

美軍行經台海意味台美新形勢 也意味台灣並非倚靠對岸善意

 

本月初網路媒體《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及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引述了數名美國國防官員的談話: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草擬機密計畫,準備在11月派遣軍艦、戰機及部隊通過南海和台灣海峽;日前路透社(Reuters)及《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更清楚的報導,通過海峽的操演,至少兩艘軍艦、且進行多日的演訓。

 

未來美軍在台灣海峽或在台灣周邊海域進行軍演,無論是如同七月上旬雙艦編隊的最低門檻,甚或編成遠征打擊群或空母艦打擊群,都是台美間十年以來的新形勢;同時也告訴了國人,國家安全倚靠的不是對岸的善意,而是自身的實力!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