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放・獨家》專訪: 愛女心切恐棄連任? 林昶佐陷入思考:家庭生活與國共逆流「讓人掙扎」
2019.05.23
17:18pm
/ 放言編輯部 蘇穩中
解決長年眷改問題,林昶佐感性道,他希望國民黨支持者能感受兩邊沒有隔閡,他必須讓他們知道他是堅持台灣主體意識的人,也會幫他們解決問題。

 

我們也許處在一個狂飆的年代,獨立樂團《閃靈》的誕生,開拓了台灣音樂的國際視野,身兼樂團主唱的國會議員林昶佐,放眼全世界,可能也是絕無僅有,然而,這代表著一件事,台灣的政治想像,是充滿令人振奮的民主過程。林昶佐是一位獨派音樂人,經過近4年的立法院洗禮,除了音樂因從政而豐富,也徹底改變國民黨留下的眷改爛攤子,他說,這是他「很大的成就感」;面對外界盼望連任的呼聲,剛身為人父不久的他陷入非常嚴肅的思考,國共逆流、小孩成長都是他目前的羈絆。面對紅色中國的逐步進逼,林昶佐語重心長的呼籲,「應該成立跨國組織,共同合作反制滲透」。

 



國民黨立委重覆反同婚言論 林昶佐:真的受不了才暴怒

 

問:同婚法通過前,您在議場痛陳部分國民黨立委不該阻擋法案,請問從何時開始倡議同婚或同志權利,脈絡為何?

 

答:國際特赦組織一直倡議人權議題,我從2010年接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長以後,也開始接觸不管是同志權利、性別議題等,有時也會融入自己的表演,像是閃靈的演唱會、表演活動,也都有融入這些議題。

 

我稍微講一下同婚法通過的經過,時代力量是小黨沒有包袱,從議員到立委對同婚議題都是一致態度,所以我們在立場上是最適合做發言,「幾次朝野協商,我也講過類似的話,如果有看影片的人會發現我越來越生氣,其實我的個性大家都知道很溫和,很少會大發脾氣,但是這兩三年來,一樣的事情一再重複地講,到了在大院審的時候,他們還在講一樣的話,我就真的受不了,我上去就馬上批評、暴怒了,情緒其實是前面逐漸地累積」。

 

新專輯風格反映內心徬徨 林昶佐:父親離開帶給我很大失落感

 

問:您是閃靈樂團的主唱,融入台灣元素的重金屬樂團,在國際引起相當大的迴響,您的「幕沉武德殿」讓人印象深刻,從2016任職立委以來,還有能量、時間、機會從事音樂創作嗎?

 

答:從政後基本上沒有甚麼時間練團,面對政治圈不一樣的環境,家中又出現很大的變化,像是小朋友剛出生、爸爸突然驟逝,種種積累的心境恰好成為創作元素,透過2017年農曆假期快速地寫歌,因此去年推出的新專輯當中,大部分創作都是進到國會才出現的。新專輯「政治」的風格仍是重金屬,不過內容開始多元變化,有成為人父的喜悅,也有灰心、徬徨無措,屬於父親離開的失落感。

 

「父親算是對我政治啟蒙的人,我長久以來跟父親相處不好,一直到2016年選舉後,我們的感情修復了,不只聊家裡的事也開始聊政治,我有很多選戰的想法,他都給我很不錯的意見,某天父親突然因心肌梗塞過世,我少了一位很重要的人可以聊天、討論立院的狀況」。

 

因此新專輯充滿我的各種心情寫照,相信喜歡我音樂的樂迷,應該都能從音樂中找到很多不一樣層次的情緒起伏,不只有重金屬本來會有的極度憤怒、悲傷。

 

問:還沒擔任立委前,您曾擔任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會長,相當關注國際人權,這部分有無為您日後的國會問政,提供了甚麼養分?

 

答:性別平等相關法律有規定,要求所有政府機關要有性別平等,例如相關基金會的單一性別比例應該到三分之一,我一進去國會就對此做了一次清查,提案要求改善;除了轉型正義,我們也成立了台灣西藏國會連線,以及關注中國人權,這些雖然與區域立委較無關,不過也是我推動的重點。

 

逐漸解決國民黨眷改爛攤子 林昶佐:希望鐵藍選民投給我

 

問:4年前您首度擔任立委,請從4年後回首初衷,您覺得您在國會做了甚麼事,是印象最深的?你覺得你最大的建樹在…

 

答:我覺得能夠推動婚姻平權、見證立法這一刻真的是我的榮幸,其它例如不當黨產處理條例、促轉條例,還包含最近追查的政治檔案,除了中央政策外,我也將自己選區內很多1、20年,甚至30年沒有解決問題,逐步的解決。

 

中正、萬華區是鐵藍選區,選民託付我們做事,每天真的是兢兢業業,甚至造冊將過去眷村改建留下的爛攤子一一解決,鐵藍選區給我這種好不容易的機會,我希望讓他們感受到年輕團隊帶來不同的積極、效率。

 

很多選民很支持國民黨,老實說他們也要思考,為何國民黨當年留下爛攤子給他們,導致政府與他們的訴訟不斷,很多權利也不清楚,這些都是國民黨威權時代一堆很不公平、不正常的規範,我們最早處理9號基地,現在正處理6號基地。

 

我們花更多的時間處理,更重要的是,「我希望他們感覺我們之間並沒有隔閡,其實我不確定他們下次會不會投給我啦,因為我是一個獨派,我也必須讓他們知道我是堅持台灣主體意識的人,也會幫他們解決問題」,當然希望下次會投給我。

 

舉一個國民黨可以處理卻不處理的事好了,青年國宅很多土地、道路屬於國防部,卻放任變成電箱、垃圾場,居民推菜籃過不去,里長反映30年了,從沒人協調,我說屬於國防部的意思是,我真的很不爽立委可以做的,過去沒有人認真解決。

 

我們一塊塊造冊列表把它處理好,「前幾天我到青年國宅的里民活動,一進去後,大家熱情的拍手,我也跟里長一起報告垃圾場電箱要遷移了,這件事對我來講,有很大的成就感」。

 

認同柯P開放政府理念 林昶佐:不等於背書他的兩岸一家親

 

問:您曾經被批跟柯文哲走得近,小黨要怎麼另批蹊徑,走出一條以理念結合的政治之路?

 

答:這個批評很片面,我從一開始認識柯文哲以來,我對他都是就事論事,我不認同他的地方主要是中國政策,然而是不是所有東西都要掉入傳統藍綠的批判、論辯,我並不贊成;「我說我不支持他的『兩岸一家親』、對中國的態度,也不會因為講他的開放政府理念很不錯,就背書他的『兩岸一家親』,我覺得本於初衷、平常心,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了」。

 

基層盼拚連任 林昶佐吐心聲:不能陪小孩其實很掙扎

 

問:國民黨對手還沒出現,卻先傳黨內有對手?徐永明助理李承值有意挑戰您的選區,他認為你並不怕挑戰;他也認為若有人對黨籍公職提出質疑,不獲正面回應,黨將喪失自省能力,你怎麼看?

 

答:黨中央提名小組有一個面談、評估過程,想選舉的人都會經歷這個過程,提名小組成員是由決策委員會選出的,他們應該蠻公正的。其次,我不太清楚李的批評,事實上李承值如果想對黨的路線進行討論,黨代表大會每幾個月開一次會、每週也有決策委員會,我認為管道超暢通,沒有他講的問題。

 

關於連任,我詢問各方的意見都叫我連任,但最大的擔憂是家庭,小朋友現在只有兩歲,家人也不是那麼希望我繼續;「小朋友出生以來,我回家後小孩就睡了,我只能照顧半夜,現在2歲了,我總是想,還有時間跟小孩一起相處嗎,總覺得一段時間過後跟小孩講話會覺得,哇怎麼又長大了、又會這麼多東西,小孩好不容易跟阿爸相處,就會黏著我,我會覺得我好像一直失去跟小孩珍貴的時光」。

 

也因為這樣,我也覺得我好像不能隨便放棄政治,「我跟我老婆最常聊的是,等小孩去學校的時候,那時的台灣如果是中國整個介入、擋不住國共聯手的逆流,小朋友應有的生活拱手送給共產黨,我跟小孩的生活又算甚麼,這實在無法想像,我也講白了,中正萬華區再送給一個超保守的國民黨人,他們都講明了,不只跟共產黨有九二共識、像是轉型正義、同婚法與年金改革,他們通通要改回去,我們必須抵擋這個逆流,這個是我最掙扎的想法」。

 

黨內同志、民進黨基層的朋友,大家都很希望我繼續拚,大家在地方上有一個團隊,有時候覺得跨黨合作還蠻美麗的,跟民進黨議員、國民黨里長一起解決問題,這是很棒的經驗,「我也跟邱顯智講,再給我考慮一下,我當然朝著正面的態度爭取連任,也希望家裡的反彈聲音不要太大」。

 

問:面對2020大選,時力會與民進黨合作嗎?您認為可能的合作形式?

 

答:時代力量跟民進黨的合作,要看黨中央的洽談。我相信每一區本身都會希望爭取越多的支持越好,理念接近的政黨支持我們的候選人,我想這個也會跟2016年的情況很相近。

 

當年黨與黨之間有對話,但是我跟慈庸、國昌、柯劭臻、馮光遠與邱顯智,每一區有不一樣的進度,有些區比較早確定下來,有些區可能要民調,黨跟黨之間怎麼保持默契,有不一樣的狀況,整體之間不要變成對幹,這要看黨中央的協調。

 

追求真相裂解官僚阻擋 林昶佐籲:總統府指令要下得清楚

 

問:談談您對轉型正義的看法,最近你有追蹤政治檔案問題,調查局又將機密資料保密30年,轉型正義在台灣遲遲無法落實,你覺得問題在哪?

 

答:民進黨政務官應該都有轉型正義的理念,但是官僚體系就是不想配合。我想官僚體系會不會跟以前的加害者、威權系統有深刻的關係,倒也未必,因為年代過那麼久了,只不過,公務系統已經進入一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習慣。

 

他們很擔心會增加他們的麻煩,例如變成一個政爭,裡面間諜可能還活著,機關就會追究到最基層的人,「現在的公務人員體系以及局長在內,都抱著不要出事情最好的心態,這是我在立院常遇到的狀況」。

 

真相的衡平很重要,政務官必須要超級貫徹,「像我就要求國安局跟總統府、促轉會開跨部門會議,總統府的指令要下得清楚,逐案審查有無永久機密的需要,也要從法務部,乃至於更高層級的行政院要求調查局」;我為何要公開討論,就是必須讓行政院的政務官知道,下面有人在抵制,從高層要求才能裂解官僚的阻擋。

 

反擊中國滲透不只短期回應  林昶佐:也要成立跨國組織合作

 

問:紅色媒體滲透嚴重性引發關注,有人提到成立國土安全部門專門處理,你認為政府還能夠多做一點什麼?

 

答:我在國防外交委員會釘過國安局、國防部,結果他們都將問題丟來丟去,要對方負責,我是覺得有需要成立專門的國土安全部門,處理中國資訊戰、輿論戰、心戰與假新聞,如果不成立新的獨立部門,那就應該要指示哪個部門專門工作,包括政策方向、編列預算,這都要出現。

 

我特別要講的是,關於中國的統戰、滲透,除了我們自己面對以外,也要趕快跟美日、泰國等相關國家成立跨國組織,這也是國際學者正在倡議的,歐洲的北約有針對俄羅斯的政治滲透,在芬蘭設立「歐洲反制混合威脅中心」反制混合戰,亞洲其實也要有類似的國際組織,台灣一定要加入甚至倡議,或許可從台美日已經成立的「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GCTF)去擴展,慢慢變成像是北約針對俄國混合戰的國際架構。

 

目前政府聚焦在即時性,也就是說中國欺負我們,我們也有立即回應,效率越來越好,也清楚打到痛點,這個部份我很認同,而長遠來看,中美對抗絕不是短期的事,因為這是自由民主VS獨裁意識形態的大對抗,中國改革成為正常的自由市場之前,對抗態勢不會停止,在這個過程中,蔡政府除了即時性、有效率的抵擋,我覺得今年就要開始研擬我剛剛的講,至少各國也要開始坐下來討論跨國組織。

 

 

記者蘇穩中/攝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