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政軍杰論
放.高論
政軍杰論

【政軍杰論】對抗中國威脅的勇者 安倍奠定「強日聯美挺台」戰略

2022.07.11
09:29am
/ 吳明杰
https://fountmedia.s3.ap-northeast-1.amazonaws.com/article/06/79/156679_7920.webp

安倍晉三在他的有生之年,為了防衛日本安全、捍衛民主、維護亞太和平,已盡全力實踐他的政治目標,並留下「強日聯美挺台」的寶貴戰略資產。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日本奈良助選時不幸遭槍擊刺殺身亡,此一突發意外不僅震撼全日本和國際社會,也讓台灣人感到驚訝和難過。儘管安倍遇刺原因仍混沌不明,但其所建構的「強日聯美挺台」路線,已為日本的安保戰略打下深厚基礎,只要中國的威脅未減,安倍所遺留的這項抗中戰略遺產就不可能遭到動搖。

 



按部就班串連日美台

 

安倍不僅是日本的政治家,更是一位擁有宏觀視野的國際戰略家。回顧安倍從兩次執政到卸任,其早就預見中國的軍事野心將威脅亞太和平,也因而一步步的依據他的戰略目標,按部就班的依照「先強日」、「再聯美」、「後挺台」的步驟,花了超過十年時間,才逐步把過去受到北京阻隔的美日台三方關係依序串聯起來,最後並提出「台灣有事、等同日本有事和日美同盟有事」的戰略主張。

 

其中「先強日」的首要目標,即是安倍在2012年二次組閣擔任首相後,開始增加日本的防衛預算。在其執政的其後八年期間,日本防衛預算連續八年成長,到2020年卸任時已調升到513億美元的年度國防預算規模;在其卸任後,還更進一步希望自民黨能將預算提高到GDP的2%,讓日本自衛隊有更充足的預算能加速防衛戰力的整建,以因應中國擴大的軍事威脅。

 

在其執政期間,日本不僅向美國採購了147架F-35匿蹤戰機,還採購了E-2D預警機、研發國造F-3下一代戰機;另著手將出雲號和加賀號改裝成輕航母,並將潛艦數量提高到22艘,神盾艦也增加數量並升級到摩耶級;同時不僅成立用於兩棲作戰的水陸機動團,還向美採購MV-22魚鷹機建構奪島作戰能力。

 

更重要的是,安倍政府還投注大量經費強化西南諸島防衛,在沖繩離島包括奄美大島、宮古島、石垣島和與那國島等,除進駐自衛隊兵力,更設置反艦和防空飛彈,甚至電戰部隊,而這部分,和台海安全情勢也息息相關。

 

而在第二步強化美日安保的「聯美」方面,安倍在2015年著手主導日本國會通過《國際和平支援法》、《自衛隊法》和《武力攻擊事態對處法》等11個日本自衛隊得以行使集體自衛權的相關安保法案,正式鬆綁集體自衛權的禁令,並擴大自衛隊的權限。在修法後,日本從平時到有事劃分為「灰色地帶事態」、「重要影響事態」、「存亡危機事態」及「武力攻擊事態」等四個階段。

 

這部分,首要目的在擴大自衛隊權限能夠聯合美軍共同行動,除在「武力攻擊事態」、直接遭遇武力攻擊時的自衛與還擊外,還能在盟友也就是美軍遭遇武力攻擊時,可動武協助他國,擴大部署自衛隊的範圍,也就是可在「重要影響事態」、「存亡危機事態」行使集體自衛權,其最重要的,就是讓日本自衛隊與美軍有共同行動的法源依據,並以此達成了「聯美」的目標,而這也是繼承安倍外祖父岸信介過去強化美日安保的遺志。

 

安倍留下的寶貴戰略資產

 

最後,則是最敏感的台海安全和台灣問題,安倍一直等到2020年卸任後才開始觸及,顯然對他而言也是最困難的挑戰。不過正因為有了前面先建構「強日」、「聯美」的基礎,安倍在2021年12月拋出「台灣有事、等同日本有事和日美同盟有事」的戰略論述後,不僅讓台灣人心懷感激,也深獲自民黨內部力挺,更重要的是這項主張已非流於空話,而是具有可操作性。

 

安倍在向台灣民間智庫發表的演說中坦言,從他在第二次擔任首相的2012年底開始,就下定決心要讓日本提升自我防衛的能力,因而在過去十年間每年增加防衛預算,並對美採購147架最先進的F-35匿蹤戰機,又引進及自我研發新型的巡弋飛彈,並在與那國島及宮古島派駐陸上自衛隊,目的就是要用以宣示絕不妥協退讓的決心。

 

至於會提出「台灣有事、等同日本有事和日美同盟有事」主張,是因為日本的與那國島離台灣才一百公里距離,也就是台灣周邊面臨的威脅,與日本領土、領海所面臨的挑釁沒有兩樣。如果中國對台灣武力侵犯,無論在地理上或空間上,對日本國土都是重大的危險,因此日本無法容許該事態的發生。而為防止這種現象發生,日本須提昇自己的能力,並明確表達自己的堅定意志。

 

安倍後來更進一步闡述,「台灣有事」已符合日本安保法治的「重要影響事態」、「存立危機事態」定義。此一說法,不僅意謂日本自衛隊已可「依法」出動兵力援台,也等同表態「台灣有事」日本將會間接或直接介入。安倍會在卸任首相職務後,才公開觸及台灣問題,除因不再有黨內需要妥協的政治壓力外,也代表這項挺台戰略主張,早已在他心中構思已久,而今時機和條件也已經成熟。

 

另《金融時報》也披露,安倍其實在2019年就決定針對台海有事擴大日本相關軍事應變計劃,並開始模擬可能發生的衝突,包括在南海及東海舉行兵推與聯合軍演,主要目的就是為台灣制定一項美日應變計劃,美日雙方官員也開始就任何聯合軍事行動檢視法律上的問題,以預防台海可能爆發軍事衝突。

 

當然,安倍公開「台灣有事等同日本有事」的主張後,隨即觸怒北京,並遭到中國官方和網路的撻伐和圍剿。然而,勇者的風範正如安倍所表現的,在面對中國的軍事威脅和網路謾罵出征時,不僅面不改色毫無屈從,還強調他將會繼續講該講的話,這也正是國際各界對安倍這位日本當代最重要政治領袖的敬佩之處。

 

安倍之死,不僅是日本的國家損失,更是台灣在內的民主盟邦遺憾。安倍在他的有生之年,為了防衛日本安全、捍衛民主、維護亞太和平,已盡全力實踐他的政治目標,並留下「強日聯美挺台」的寶貴戰略資產。更重要的是,這條代表安倍精神的抗中戰略路線,不僅已是日美台和國際社會的高度共識,也將持續主導日本未來的安保發展方向,就算中國想趁機阻擋或扭轉,都已不可能有所動搖和改變。

 

 

圖片來源:安倍晉三臉書、NNN新聞;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最新新聞
吳明杰
中山大學政研所碩士,曾任自由時報政治組副召集人、中國時報撰述委員、壹週刊資深記者,現為自由作家。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