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公車上網預約?公子哥去當市長,是首都的夢魘

2022.08.16
11:30am
/ 溫朗東
https://fountmedia.s3.ap-northeast-1.amazonaws.com/article/09/75/160975_3939.webp

權貴子弟缺少歷練,也就少很多痛苦,對其個人而言可能是幸福的;但公子哥去當市長,會是整個城市的夢魘。他一開始看起來是個好好先生,後來開始背誦三流幕僚寫的酸言酸語,他整個團隊都沒有察覺「上網預約座位」,這不是一個權貴子弟,而是一群。用蔣萬安喜歡套用科技空話的風格,蔣萬安團隊將對台北造成的是:「新的市政崩毀模式,民眾困擾的極大化,5G等級的災難」。

 

蔣萬安的「公車上網預約座位」政策,成了這兩天的熱門話題。蔣萬安是草包、公子哥、躺平族,很少搭捷運、公車本也不足為奇,但整個團隊竟然會發生這麼大的疏漏,這表示草包、公子哥、躺平族的不只是蔣萬安一個人,而是「物以類聚」的一整坨草包、公子哥團、躺平一族。

 



8月12日蔣萬安參訪欣欣客運,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在電動公車的充電,可以協調台北捷運、北投機廠來提供雙北公車充電;還有發展新的公共運輸服務模式,包括多元票價、上網預約座位與班次等,提供服務效益極大化;另外,在都市橋樑、快速道路等,優先建置全人工智慧化、5G管理系統」(聯合報報導)。看似四平八穩的政見,仔細一聽卻覺得詭異,怎麼忽然跑出個「上網預約座位」?

 

「上網預約座位」本只是一長串政策說明中的六個字,蔣萬安也沒有特別強調。但或許是柯文哲過去「上網預約疫苗」的惡名昭彰,搞得台北市長者苦不堪言,才會讓這六個字聽起來格外引人側目。

 

預約座位的困難

 

我前陣子才看到有知名的小餐廳,取消了座位預定制,理由是「經常有客人預約了,人後來沒到,排擠掉現場的客人。」我們也不須太高深的學問,只要有一點基本的生活經驗就知道,道路交通狀況多,一起交通事故就會導致嚴重塞車,公車要完美按照行程表走,本是千難萬難。走在軌道上的火車尚且可能誤點,變數眾多的一般道路公車,又如何能準點?不準點又要怎麼上網預約?

 

更別說,有時從A點到B點,可以有5到10種公車路線,有些班次密集,但距離B點有一小段路得要徒步,有些直接在B點下車,可是要先從A點走到公車路線少的站牌位置,各種排列組合之下,搭公車很仰賴經驗,往往要實地坐過幾次,才能了解有哪些選擇。

 

問題來了,假設我上網預約了278號公車,但剛好來了一台685號,也可以到同一個地點,我能不能直接坐685?如果我搭乘了685,卻沒有取消預約278,那278的位子是否被我空占?如果取消預約要受罰,那278號如果誤點,我明明有其他好幾台公車可以搭,卻得要眼睜睜的看它們到站離開,苦等我預約的278?

 

公車路線的多元性、複雜性以及平面道路的不可測性,使得看起來簡單的公車上網預約,實務運行困難重重。理論上,要創造出這樣的軟體並非不可能,但顯然蔣萬安團隊不了解它實際上的困難度。很多事情概念上簡單,就像是外送餐點,看似容易,真正能運作成熟的也就幾家跨國企業(Uber Eat、Foodpanda)而已。蔣萬安以新創律師自居,卻連這系統的難度都沒評估過,就信口開河,真讓人啼笑皆非。

 

蔣萬安死不認錯

 

如果蔣萬安8月12日出包之後,誠懇道歉也就罷了,悲哀的是他死不認錯,在14日還用了兩個策略試圖亡羊補牢、轉移焦點。

 

第一個策略是給「上網預約座位」加上了「幫助弱勢族群跟偏遠地區」的條件限制。事實上在蔣萬安12日受訪的時候根本沒提,而且針對弱勢族群跟偏遠地區而設定的電話/上網預約,中央及多個縣市早就行之有年,也不是甚麼創舉。

 

第二個策略是配合國民黨籍的里長,對陳時中進行抹黑攻擊。陳時中明明沒有批評基層里長,陳時中是針對內湖交通議題說:「......政策提出來,是要用腦筋,要有專業的幫助,要批評,也要有腦筋,也要專業的幫助,這樣才可以變成一個好的政策對話,事情才會進步。」蔣萬安團隊卻要說這個叫做「陳時中批評里長無腦」,真是荒謬。按照蔣萬安團隊的滑坡態度,叮嚀人做事要「認真」,是不是就在罵人「窩囊廢」?提醒人要「吃飽」,是不是就在罵人khàu-iau?

 

蔣萬安最慘的是,現在黃珊珊看準了蔣萬安的軟爛,批蔣批得特別狠,對蔣萬安的公車事件,黃珊珊酸說:「我不知道是不是捷運也要預約?」無奈蔣團隊的戰略錯誤,還在持續「尊柯打中」,實則是台北市議會眾多藍營議員去當「柯友友」,親中媒體力捧黃珊珊,蔣萬安被白營滲透、後院失火而不自知。

 

在被批評為躺平族、小圈圈決策後,蔣萬安把舊鐵三角「俞振華、辦公室主任顏邦峻,蔣親姊蔣蕙蘭」換成「俞振華、林奕華,陳國君」。陳國君是朱立倫大將,根據近日媒體報導,「陳以溫和的態度強調,大小事情都需經過他才能決策。」蔣萬安等於是被朱立倫人馬控制在股掌之間。蔣萬安本就缺乏政策思維,加上戰力一樣貧弱的朱立倫,弱弱相加,不同世代的國民黨糟粕混在一起,終究提煉不出黃金。

 

缺乏主見、沒有生活經驗、凡事有人打點,是權貴子弟的通病。權貴子弟缺少歷練,也就少很多痛苦,對其個人而言可能是幸福的;但公子哥去當市長,會是整個城市的夢魘。他一開始看起來是個好好先生,後來開始背誦三流幕僚寫的酸言酸語,他整個團隊都沒有察覺「上網預約座位」,這不是一個權貴子弟,而是一群。用蔣萬安喜歡套用科技空話的風格,蔣萬安團隊將對台北造成的是:「新的市政崩毀模式,民眾困擾的極大化,5G等級的災難」。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林巧雯

最新新聞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