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提高薪資、修正政策、找到台灣最大施力點!矽谷創投教父給台灣的三大建言
2018.12.31
09:30a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黨一馨
「創新人才」需要透過薪資來投資,Steve Hoffman強調,台灣本地企業要改變想法,降低成本絕對不是針對人力薪資,唯有投資人才,公司才有辦法走向正向的獲利循環。

 

人力資本絕對不要省!被富比世評選為美國海外必進十大新創加速器之一的Founders Space創辦人—— Steve Hoffman(史特夫·霍夫曼)出席第三屆總統創新獎國際創新論壇時,給予台灣三大建議,他首先指出薪資過低無法走向正向獲利循環;政策至關重要必須能夠修正教育、改善經濟體質;「創新」不可能一開始就針對全球布局,應找到最大施力點以「做好一個市場」為目標。

 



總統創新獎國際創新論壇,致力於改善台灣經濟結構,截至目前為止,已經舉辦到第三屆,副總統陳建仁表示,有鑑於美國矽谷的蓬勃創新能量,首度邀請美國矽谷知名創業家Steve Hoffman來台演講。長年觀察全球新創產業的Steve Hoffman表示:「台灣是一個棒的國家」,進而提到台灣人才外流的嚴峻問題——年輕創業家離開台灣赴中國,如何讓這些人才回流,Steve Hoffman建議如下:

 

一,「創新人才」需要透過薪資來投資

 

Steve Hoffman指出台灣一流人才外流的主要原因是薪資過於低,他舉Google為例,當初喊出要給比同行更高的薪資,業界都質疑行不行得通,但Google證明了「優渥的薪資、吸引一流的人才」,高薪資會提高了公司的獲利能力。

 

此般現象印證了「創新人才」需要透過薪資來投資,Steve Hoffman強調,台灣本地企業要改變想法,降低成本絕對不是針對人力薪資,唯有投資人才,公司才有辦法走向正向的獲利循環。

 

二,政策鼓勵創新、修正教育改善經濟體質

 

「愛沙尼亞、白俄羅斯同樣都是前共產國家,卻在短短幾十年內,國家命運大不同,關鍵就在於國家的政策。」Steve Hoffman 表示,目前愛沙尼亞已變成全歐洲最有創新力的國家,這是因為國家的政策不斷降低貿易壁壘、鼓勵人才進駐,同時從頭開始修正教育,很難想像國小一年級的學生,課堂上不是背誦、聽講,而是「學寫程式」;反觀白俄羅斯,卻仍停留在第一、第二級傳統產業,駐足於人才不斷流失、經濟體質難以改善的困境。

 

Steve Hoffman同時也舉亞洲國家韓國做為反例,韓國其實有能量發展創新產業,但因為法規門檻過高、再加上財團企業多往外看國外投資標的不願投資國內新創公司,使得韓國新創得至少花上12年才有可能IPO,近幾年在東南亞發光發熱的Grab(叫車服務)榮景,更不可能在韓國瞥見。

 

三,找到自己最大施力點以「做好一個市場」為目標

 

此外,Steve Hoffman表示,與台灣規模形似、市場較小的以色列,也擁有相當傲人的實力,他分析指出以色列在發展之初就鎖定「美國市場」,花費非常多精力了解市場動向。台灣常說要「立足台灣、放眼全球」,事實上「創新」不可能一開始就針對全球布局,應該以「做好一個市場」為目標,才有機會蹲低、跳得更高。

 

日本擁有機器人科技、英國倫敦則是金融科技突出,Steve Hoffman認為台灣要建立自身的優勢,「找到自己的最大施力點」才有辦法吸引更多全球人才投入。他也強調,不管是台灣、新加坡、還是矽谷,不管外界怎麼評論,台灣擁有相當多自己的資源,「台灣是做得到的,一定要對自己有信心,要有正面思考的能力,這是台灣不可或缺的心態。」

 

 

圖片來源:Steve Hoffman臉書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