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台北市兒童少年保護通報人數創新高: 陳佩琪醫師與其消費受虐兒不如多監督柯市長
2019.01.22
10:47am
/ 黃麒儒
令人心寒的是,陳佩琪在動筆消費「受虐兒」三個字的時候,並沒有多花一點點時間。不但沒有勸柯文哲謹言,還試著轉移焦點,在其個人臉書發言痛批執政黨,並稱柯文哲是「政治受虐兒」。

 

柯文哲市長近來對兩岸議題、立委補選,以及組黨、參選總統等議題,發言很多,但失言也很多。尤其柯文哲對於中國的異常包容,在中國習近平主席如最後通牒般的一國兩制直播後,引起許多台灣人的反感。為此,柯文哲夫人,陳佩琪醫師,不但沒有勸柯文哲謹言,還試著轉移焦點,在其個人臉書發言痛批執政黨,並稱柯文哲是「政治受虐兒」。

 



台灣剛發生震驚國人的台南市一歲半小女嬰被生母及其他人,虐待致體無完膚而過世的案件,在這之前則是發生新北市幼兒園集體虐待兒童事件。正值台灣人心憤慨、傷心之際,我認為陳佩琪這樣的發言,試圖用消費「受虐兒」三個字,來為自己丈夫解圍,不僅有違兒科醫生的道德本分,也對受害者家人造成二度傷害。

 

陳佩琪特別對執政黨諫言,她說「一個不思強化自己執政能力,整天只想消滅政敵來強固政權的主政者。」諷刺的是,這句話用在柯文哲市長的成績與作風,更為貼切。尤其,從市政報告資料來看,柯文哲是「十五年來施政計畫執行效率最差」的市長,已經是不可抹滅的印記。甚至,其競選對手丁守中教授,更提出資料證明柯文哲執政下的台北市,是年輕人失業最嚴重的時期。更不用說如大巨蛋、北藝中心等案件,以及卸任市府官員的反擊等爭議事件了。

 

很遺憾的,陳佩琪似乎被親情沖昏了頭。對於虐待兒童,本於兒科醫師的本分,以及市長夫人的社會影響力,陳佩琪應該更在乎台北市在這方面的施政才對。但令人心寒的是,陳佩琪在動筆消費「受虐兒」三個字的時候,並沒有多花一點點時間,看一下台北市這幾年的兒童福利問題。這些資料,其實只要搜尋一下就可以找到。衛福部的統計結果,我把數字畫成圖形如下。

 

(資料來源:衛生福利部統計處)

 

可以明顯看出來,過去十三年內,台北市的兒童少年保護的通報人數,在柯文哲當市長期間,突然增加變成上升趨勢,並在2017年通報人數來到4542件,為十三年來最高,且幾乎是一般年度的二倍之多。甚至,在2018年最新的資料,還沒有計入第四季通報人數的情況下,通報人數就已經是十三年來的第三高了。

 

兒童少年保護通報人數增加,裡面有各種令人心酸的個案類型,除了受虐,還有性侵、性剝削、家庭暴力…等等。陳佩琪身為兒科醫師市長夫人,應該要更關心台北市政府對這些案件增加,有什麼具體解決方案、或有什麼比中央更好的替代方案。或者,提出報告至少釐清為什麼會急速增加,以及,台北市政府如何投入更多資源、制定更好的政策,來提高事前防範的能力。而不是一味的守著錢不花,寧可把錢還給銀行財團,賺取個人政治資本。

 

但這些顯然都不是陳佩琪面對虐兒致死、體無完膚、群情激憤,這些這麼沈重的社會問題時,所第一時間想到的事情。反而是用「政治受虐兒」這樣的字眼,來幫施政能力普遍被質疑以及在國格議題上被圍剿的市長先生,做無謂的辯解。

 

這是非常遺憾的事。如果政治人物施政不好,卻整天都在插手、說嘴不屬於他能力、本分內的事,讓人民覺得這個政治人物整天只想要選總統、爭權力。並經常性的對潛在的總統競爭對手,語出輕蔑、無端的批判,或尖酸刻薄。陳佩琪醫師,這不就是妳說的「一個不思強化自己執政能力,整天只想消滅政敵來強固政權的主政者」嗎?

 

對於自己的先生,當市長不思進步,失言又怪媒體曲解意思、見縫插針,難道你不應該勸勸他嗎?就算不為了台北市民,單單就為了這四年來大量增加,落入需要保護的兒童少年們,妳也該說句話檢討一下柯文哲吧!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蘇佳恬

 

黃麒儒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國立東華大學經濟學博士、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法案助理、國立臺灣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