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脫歐衝擊英、川普陷通烏門!淡大教授黃琛瑜解析馬克宏如何逆轉跳脫「黄背心」衝擊?
2019.11.05
14:25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黨一馨
法國、德國怎麼看脫歐議題,馬克宏跟梅克爾希望英國留下來嗎?對此,黃琛瑜表示:「是,它們有他們的盤算,一加一大於三。」黃琛瑜指涉的是,在對抗美國這個議題上。被問川普希望能夠脫歐成功嗎,黃琛瑜則說:「他有他的計算」

 

2020在即,關注大選、兩岸之餘,當前熱門議題還包括,英國脫歐、美國總統川普身陷「通烏門」,相形之下,法國總統馬克宏民調回升,他如何做到?曾赴英國求學的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黃琛瑜今(5)日接受廣播節目《周玉蔻嗆新聞》採訪分析指出,馬克宏上任前強調希望走出左派、右派的窠臼,但上任後因調高燃料費造成反彈引發黃背心運動,「後來馬克宏就想到,他必須要傾聽民意真實的聲音…」在法國各鄉鎮進行巡迴演說,重新挽回民眾支持。

 



脫歐協議簽下去北愛儼然一國兩制

 

脫歐議題宛如連體嬰,牽涉之細宛如血管相連,從2016年迄今,差不多三年多,黃琛瑜指出,「在今年的年初,這個脫歐的協議,在下議院被否決,其實最主要關鍵的議題在於,北愛邊境的問題。我們本來以為英國要脫離歐盟,要處理的是,要怎麼樣跨越英吉利海峽,沒有想到最難跨越是北愛的邊界。」

 

黃琛瑜進而解釋,如果英國脫離歐盟之後,北愛和愛爾蘭之間就出現一個硬邊界,目前愛爾蘭和北愛之間是個軟邊界,「一旦恢復這個邊檢,其實會傷害愛爾蘭人民的感情,特別是北愛的部分有一部分是愛爾蘭共和派的人士,那另外一部分是比較親英派人士,所以我們看到問題非常的難解。」

 

當時梅伊和歐盟達成脫歐協議,設計一個北愛邊境的保障措施,但並沒有提到落日條款,黃琛瑜解釋:「意思就是說,北愛有可能永遠的留在歐盟,所以很多英國人,特別是脫歐派人士會認為,英國本來是想要脫離歐盟,可是沒想到簽了,這個脫歐協議,北愛變成好像一國兩制,很多北愛共和派人士,他們可能揚言說,如果這個脫歐協議通過的話…如果雙方都通過的話,那愛爾蘭和北愛,可能就變成一個獨立的國家。」

 

一旦聯合王國出現裂解危機,這個代價似乎大於英國脫歐的損失?

 

不排除二次公投英國人民有可能重新選擇

 

黃琛瑜表示:「我們看到過去兩年,英國和歐盟談這個脫歐協議僅就比較爭議性的問題…做一個原則性的共識,但是,事實上,未來經貿關係都還沒有觸及,所以很多英國選民會體認到要離開歐盟不是那麼簡單的,這也給二次公投一個可能性,或許可以讓英國人民再次選擇,如果要脫歐面臨這麼大的成本,那你還願意嗎?」

 

「特別是脫歐過程也發現,蘇格蘭獨立的問題、北愛邊界的議題,有可能引發這個有三百多年歷史的聯合王國,可能是四分五裂,最後呢,英國脫歐的代價就是以這個國家的裂解為代價。那我相信一般的政治人物,或英國民眾是不會想要選擇這條道路的。」,黃琛瑜說。

 

12月12號將進行國會改選,或者將攜來更大的變數。「假設這個新的政府不是現在的保守黨政府,假設是換了工黨或其他的聯合政府,那英國對歐的政策就會出現180度的轉變。」

 

「國會改選之後,假設沒有一個政黨取得過半席次,那勢必政策部分必須向小黨傾斜,包括提到自由民主黨或是蘇格蘭民主黨,他們是比較,傾向支持二次公投。」

 

那麼,英國人現在還是全面的贊成脫歐嗎?對於主持人這個提問,黃琛瑜表示,「民調留歐派和脫歐派還是勢力互為伯仲,目前民調留歐派稍微佔上風,假設未來有二次公投,最後結果是什麼,其實也在未定之數;要不要二次公投,政府目前也沒有把話說死。」

 

德法不樂見脫歐川普有其盤算

 

那麼法國、德國怎麼看脫歐議題,馬克宏跟梅克爾希望英國留下來嗎?對此,黃琛瑜表示:「是,它們有他們的盤算,一加一大於三。」黃琛瑜指涉的是,在對抗美國這個議題上。被問川普希望能夠脫歐成功嗎,黃琛瑜則說:「他有他的計算」

 

如此看來,美國希望英國脫歐是因為,歐盟如果裂解,對美國比較好;歐盟的德國跟法國希望英國不要走。

 

黃琛瑜提到,「我們看到過去幾年包括德國、法國,他們都給很多台階英國下,如果你萬一反悔的話,我們還是會歡迎你這位老朋友。也希望英國可重新再思考英國和歐盟間的關係。英國還是很希望英國可以繼續留在歐盟。」

 

美國總統可能有女性參選人

 

美國部分,黃琛瑜表示,11月初已經正式揭開美國大選白熱化序幕,「距離明年的美國總統大選距離已經不到一年,美國民主黨有許多人積極爭取總統候選人這個大位,沃倫(Elizabeth Warren)這位女性,媒體對她也是寄望很深,美國還沒有女性總統,會不會以她目前的聲勢,最後在民主黨,競選的過程中最後會出線,其實還蠻令人期待的。」

 

黃琛瑜指出,根據目前的民調,不太能夠判斷,「川普和民主黨之間的勢力,彼此也是互為伯仲,比較關鍵是看未來一年的發展。美國總統面臨彈劾案的壓力,不管它未來會不會通過,對公眾印象會有非常大的影響。造成美國民眾不管對拜登或是川普,會有一些負面的印象,也會左右未來民調的起伏。」

 

川普彈劾通過機率低

 

談及川普面臨的通烏門議題,當時川普懷疑對手民主黨拜登的兒子是否在烏克蘭因為父親的關係取得商業的利益。他打電話向烏克蘭的總統施壓,如果不幫其調查,可能會停止美國對烏克蘭的軍售,「這部分就變成國家元首借用國家的力量向外國施壓,取得他自己的個人政治利益,有濫權的嫌疑。」黃琛瑜說。

 

黃琛瑜表示,目前眾議院已開啟對川普彈劾的調查,「美國彈劾總統程序分兩個階段,第一個由眾議院對美國總統進行彈劾的調查,調查完之後,他們會進行表決。表決如果通過,就會送到參議院,這次很多人說,如果按照這個數目來講,送到參議員之後,要落得三分之二的多數才能夠通過彈劾。目前參議院一百名的參議員裡面,事實上有53位是共和黨籍,所以再怎麼樣要跑票的話也需要20位的…所以通過機率很低。」

 

日前黃衫軍在法國對馬克宏提出相當程度的反制,他是怎樣把民調逆轉回來?黃琛瑜表示,「馬克宏現在可以算是放眼歐洲國家的當紅炸子雞,非常不容易,事實上他在2017年法國大選很多人驚訝他會出線,因為相對而言,他崛起的時間比較短。另外一個紀錄,他是法國最年輕的總統。」

 

黃琛瑜也提到,馬克宏上任前強調,他希望走出傳統左派、右派的窠臼,「但是上任之後我們發現因為他要調高燃料費,對法國民眾來講,非常的反彈,後來就引發了所謂黃背心的運動。」

 

「後來馬克宏就想到,他必須要傾聽民意真實的聲音,所以後來他就安排了,在法國各個鄉鎮進行巡迴的演說,同時演說過程中他希望民眾直接對他提問,重新挽回了法國民眾對馬克宏的支持,認為這個總統真的願意傾聽人民在想什麼。」

 

並且,馬克宏在梅克爾退休後,儼然變成歐洲很重要的政治領袖,黃琛瑜指出:「上次川普到美國國是訪問,當時馬克宏還很幽默提到,我手很用力,代表法國也是一個很強硬的國家,要給他小小的下馬威。對於歐盟來說,馬克宏的上台歐盟是比較放心。」

 

 

照片由 Hit Fm《周玉蔻嗆新聞》製作單位提供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