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不能再有下一個小燈泡!王婉諭淚求法官判處兇嫌死刑:不得已的選擇…
2019.12.24
16:01pm
/ 放言編輯部 李學叡
王婉諭引用迪士尼動畫電影《可可夜總會》對白「生命最終極的死亡,是當人們都遺忘他的時候。」她說,如果小燈泡的生命可以換來不再有類似案件發生,社會安全網的真正建立,「或許才能讓小燈泡永遠活在我們每個人心中。」

台灣高等法院更一審今(24)日審理「小燈泡」命案,檢察官、小燈泡媽媽王婉諭請求法院判處兇嫌王景玉死刑,王景玉律師則主張兇嫌是「思覺失調症患者」可以治療改善;全案辯論終結,將於明年121日宣判。王婉諭今日在庭外受訪表示,小燈泡的命絕不會與王景玉的性命等價,「一命抵一命,是對小燈泡生命的羞辱」。王景玉及其家屬對治療態度消極,案件再度發生的高度風險,絕非被害者家族所能忍受,「請求法院給予極刑判決,是一個不得已的選擇」,王婉諭希望重新賦予小燈泡性命的價值,社會安全網需要真正建立,讓燈泡成為因「無差別殺人」受害的最後一個孩子。

 

 



男子王景玉3年多前殺害3歲女童「小燈泡」,一、二審被依成年人故意對兒童犯殺人罪處無期徒刑,最高法院以高院相關論述理由不備等理由發回。高院更一審今日言詞辯論,王景玉的律師團主張他是思覺失調症患者,可以「治療改善」希望王景玉能和犯下北投文化國小割喉案的龔重安一樣「留下來」,以檢視社會安全網的處遇。

 

「小燈炮媽媽」王婉諭今日在庭外受訪時表示,身為被害者家屬,相當恐懼現有機制無法確切防免再發以及徹底教化,無法承受兇手回到社會,「希望法院依法將被告與世永隔。」若以我國現行制度,在法院給予無期徒刑判決時,被告有可能在未來仍然存有假釋的機會與可能,「國家並無法保證、也尚未提出任何方案來回應,被告無期徒刑後的未來,是否有可能再度產生風險。」

 

不過,王婉諭強調,就算判決被告極刑,這樣的結論也與她所認為的正義有很大的距離。縱使國家奪走王先生的命,「終究說來,怎麼會有安慰可言?怎麼會有正義可言?我們想要的是小燈泡沒有離開。」王婉諭要求重新賦予小燈泡性命的價值,讓燈泡成為因無差別殺人而受害的最後一個孩子。「一命抵一命,是對小燈泡生命的羞辱。在我心底,小燈泡的命絕不會與王先生的性命等價」

 

王婉諭指出,王景玉及其家屬「缺乏病識感且對治療態度消極」,因此再度發生的高度風險,絕非被害者家族所能忍受;請求法院給予極刑判決,是一個不得已的選擇。

 

王婉諭最後提到,她很喜歡迪士尼動畫電影《可可夜總會》,其中一句對白「生命最終極的死亡,是當人們都遺忘他的時候。」總讓她感到激動。「如果,如果小燈泡的生命可以換來不再有類似案件發生,社會安全網的真正建立。或許才能讓小燈泡永遠活在我們每個人心中。」

 

 

圖片來源:中央社授權提供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