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為什麼韓國瑜這麼想要成立特偵組?
2019.12.26
12:25pm
/ 傅硯翔
這其中涉及多少政治與「經濟」利益?總統府難道將會成為「秘密出去、利益進來」的發大財場所?答案自然不言而喻。

 

第二場總統政見發表會昨天下午落幕,韓國瑜市長繼第一場政見會後又再次提起了「重啟特偵組」的話題,作為他當選總統後唯一可能執行的政見(畢竟特偵組確實曾經運作過),他花了極多的篇幅在構建形容詞去指謫現在的執政團隊貪污,卻完全提不出任何實證說明。當蔡總統實際提出國民黨林益世、葉世文、甚至是韓國瑜的精神導師張榮味貪污案的實證時,韓市長卻又說提出實證是在閃躲、沒有總統格局。其實,親愛的台灣同胞都看得出來,迴避閃躲問題的都是韓市長,但大家可能還沒有發現韓市長那麼想要恢復特偵組的原因,那就是他極度迷戀馬英九掌控特偵組的「英姿煥發」,那種權力慾望,跟他的頭皮一樣,藏都藏不住。 

 



蔡英文總統曾是特偵組的受害者,兩屆前,2012年的總統大選期間,特偵組在選舉日前30天大動作派出檢察事務官前往行政院國家發展基金管理會,調閱宇昌案相關資料,成功影響選情。但因為相關調查行動卻欠缺具體證據,具有明顯的政治刻痕(這樣的鑿痕也在日後「黃世銘案」曝光之下愈發深刻),在蔡英文總統落選後特偵組也就草草結案,甚至還用「簽結」這種保留日後重啟調查的方式結案,國民黨當年的吃相確實十分難看。 

 

喬案中心

 

韓市長執著於強押被害者,與其說是他刻意忘掉這段過去,不如說他對權力的慾望已經超過理智的界線,尤其對於一個隨意出手就是600萬、情感如此豐沛的人來說,超線總是很容易的事情。 

 

韓市長說的沒錯,依照舊法院組織法第63之1條規定,特偵組負責總統、副總統、五院院長、部會首長或上將階級軍職人員的貪瀆案件,而當這些案件「專屬於特偵組」時,其他檢察官就無法再進行調查。如果按照「黃世銘模式」,所有偵查中的重大案件,檢察總長都「必須主動」向總統報告,總統還可以把偵查中的秘密洩漏給自己屬意的人知道,讓這些人有時間去「預做準備」,整個總統府(或總統官邸)不就變成全國最大的「喬案中心」?這其中涉及多少政治與「經濟」利益?總統府難道將會成為「秘密出去、利益進來」的發大財場所?答案自然不言而喻。 

 

然而,這可能並不是韓市長心心念念想要成立特偵組的最主要目的,如果韓市長當選並且讓特偵組復辟,有關總統本身的貪瀆案件都由特偵組來專屬管轄,在檢察總長自願主動報告的「黃世銘模式」下,韓市長可以直接掌握自身案件的偵查方向,甚至自己編寫劇本,最後肯定不會被查到貪污,自然就不會有「關到死」、「不假釋」、「一天一餐」的後續問題了。

 

韓市長的權力慾望 

 

這也難怪九月政爭不過就是2013年9月發生的國內政壇大事,韓市長竟然選擇性失憶(除非是擔任北農總經理那陣子都喝到酒空沒有注意到),還說提出黃世銘案欠缺總統格局(但當時馬總統本人就是案件主角),閃躲迴避還執意將特偵組包裝成「普世價值」(其實包含美、韓等世界各國,都傾向廢除類似特偵組這種權力過度集中的偵查組織)。 

 

雖然這位覺得浴缸就是大海的韓市長本來就有只講自己想說的、完全不聽其他說法的人格特質,但對於特偵組有這麼大的執念,恐怕不只是利益薰心(畢竟這可是筆超越「日升月恆」的生意),而是出於權力慾望的驅使而致。

 

 

記者李資立/攝影

 

 
傅硯翔
法律工作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