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人物
放.新聞
人物
《放.獨家》「開箱湧言會」專題1|迎接「公共政策分群」世代? 剖析「海派」男子:趙天麟、王定宇、何博文的熱血與理想!
2020.06.05
09:58a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周玉蔻 歐芯萌
對於趙天麟、王定宇和何博文而言,海派不算是正式的派系組織,比較鬆散,但眼見「公共政策分群」的時代來臨,「我們這一代的政治人物,要不要回應這個新時代?」比海派更紮實、更具有核心結構的「湧言會」於焉而生。

 

推開玻璃門,印入眼簾的小會客室,有著粉刷色彩的牆面,柔軟舒適的沙發,佈置溫馨的擺飾,場景正如法國17世紀最夯的沙龍(salon)。何謂沙龍?別輕忽了它在言論自由、民主啟蒙的歷史中,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沙龍通常由一位女主人邀請賓客們參加,是一場增進彼此交流的文藝聚會,更是一個哲學團體,藉此推動啓蒙運動的進程。沙龍的鼎盛年代被稱作「談話時代」(age of conversation)。

 

好文青的場景!與豪爽的會談人出身背景和主題大相逕庭?實則不然,台灣民主的進程淬鍊至今,不僅揉合了近代各民主國家的靈魂碎片,也是在一場又一場的談話中,堆疊、形塑了民主台灣的樣貌。

 

在民進黨立委趙天麟的會客室裡,邀請志同道合的兄弟-民進黨立委王定宇、新北黨部主委暨市議員何博文,一同開箱「海派」和「湧言會」,解開「政媒不分」、「派系勢力」的迷思與謠言。看見最真實的政治,不全然充滿權力和利益的分配,還有對國家治理懷抱的憧憬跟理想。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派系起源和脈絡

 

論及「海派」會被認為是民進黨裡的一個派系嗎?王定宇直言,若有人一定要這麼說,他不會去講什麼。對於海派興起的原因,是否為謝系不運作後,世代交替了一個新的派系?王定宇認為:「這個說法不錯」,並從編聯會跟美麗島系,談起民進黨的派系起源和脈絡。他解釋,早期為了跟國民黨抗爭,民進黨出現派系,凝聚不同理念者的向心力;從編聯會時代,後來分成有公職的美麗島系,跟沒有公職、以社會運動為主的新潮流。

 

接著進入長扁時代,四大派系除了美麗島系和新潮流之外,還有福利國連線:謝長廷、蘇嘉全、蘇貞昌等人,以及正義連線:陳水扁、陳其邁、郭文彬、王雪峰和尾端才加入的王定宇。至於積極黨務的新潮流,有邱義仁、吳乃仁等人,這支派系到現在都還很強。當代的時空背景,民進黨各派系要角以議員、立委為主,公職人數逐漸增加,形成有力量對抗國民黨的局面。

 

「下一個階段,是民進黨開始出現縣市首長,握有執政權;傳統的福利國等派系慢慢不見,開始跟著首長的名稱走。」例如陳水扁成為台北市長,呂秀蓮成為桃園縣長,李進勇成為基隆市長,謝長廷是高雄市長,宜蘭縣長是陳定南,「待在那個縣市,就成為當地首長的人脈。」又比如,現在的新潮流也分支成賴清德的賴系、鄭文燦系或陳菊的菊系。順著歷史脈絡走,王定宇坦言,縣市首長有人事權和資源能培養後進,「他們當然就會跟你比較親近,不見得是壞事。」

 

一直到民進黨幾乎被消滅掉的那一次,2008年陳水扁卸任、謝長廷參選總統落敗,派系開始進行重整,民進黨要角爭取國會席次和政論節目的曝光,「海派」也從彼時嶄露頭角。蔡英文執政後,蘇貞昌和新潮流組「新蘇連」,游錫堃領導的游系改名「正國會」;直到2018年民進黨大敗,開啟海派這一群青創世代的集結。

 

派系轉型,海派崛起

 

趙天麟說,2018年大選重挫民進黨,反而讓內部產生危機感,凝聚團結意識。「我們上一屆(第9屆)的立委最明顯,在立法院努力的時候,我們不會去分派系,因為那是一種革命情感!」回憶一起在國會努力、一起打架的熱血,當時產生世代合作的景況,他們幾位50、60年次的立委協力做轉型正義的改革、對抗舊力量,比如年金改革、婚姻平權等議題。「從合作中慢慢發現,每個人對同一個議題的看法可能不一樣,所以民進黨從以前的派系思考,慢慢變成討論『公共政策』。」

 

不循派系思考,難道「海派」不是由林崑海主導,藉此取得話語權,從而產生「政媒不分」的疑慮嗎?「其實正確的講法,海派或所謂的海國會,從來就不是一個正式的組織!」王定宇直言,他們是一群志同道合、常常聚在一起的朋友,只因海董年紀比較大,遂成為指標性人物。「我們有一次聚餐閒聊,開玩笑說:有海董在,不然我們就叫『海派』?又有一次吃飯多來了黃承國,就笑說不然叫『海國會』?」因此,稱呼海派為「吃飯團」更符合實際情況,鬆散程度到「有時候彼此一年都沒有見到一次面!」

 

「事實上從來沒有海派這一個政治組織。」王定宇說,儘管常被冤枉是「政媒不分」,但他們看在情面上也不會特地去反駁。倘若細究參與成員有誰?「這很難講喔,如果要把吃飯的人都算的話」,比如新潮流的幾個朋友或正國會的陳亭妃,都是海派聚餐會的座上賓。因組織鬆散、海納百川,海派和黨內各系人馬都可結為盟友,「海董其實沒有什麼仇人,他的個性很難結仇啦,身為媒體老闆就是要多跟大家交朋友。」

 

經過好些時日的相處,趙天麟想為林崑海講幾句話,「他只是一個愛台灣的媒體老闆,也曾為了愛台灣犧牲自己的利益。」趙天麟分享自己和媒體之間的緣分,2007到2009這三年他曾擔任謝長廷總統候選人發言人、蔡英文主席中央黨部發言人等職務,積極接觸媒體平台去發聲和曝光,但也因此累計了全國性的知名度,「像我最早的節目,就是在TNT寶島新聲電臺,從事新聞評論。」

 

乘風破浪的「海湧」(台語)迸發湧言會

 

對於趙天麟、王定宇和何博文而言,海派不算是正式的派系組織,比較鬆散,但眼見「公共政策分群」的時代來臨,「我們這一代的政治人物,要不要回應這個新時代?」比海派更紮實、更具有核心結構的「湧言會」於焉而生。王定宇指出,以公共政策分群的現象近年相當明顯,從軍公教年改、農村改革、稅制改革,甚至一例一休勞基法的改革,再到婚姻平權,這些法案修訂的過程都能嗅出端倪,「就連國民黨也有這個現象,婚姻平權他們當時也跑了7票!」

 

藉由海派吃飯團累積下來的相處默契,2個月前,志同道合的這幾位熱血男子,利用網路通訊軟體的群組討論「要成立一個平台,可以提供類似智庫的功能,培養人才、助理和台灣的未來。」他們認為,組織成員不見得要是政治專長的領袖,也想要招募律師、學者等各界年輕人才,未來合力推廣公共或文化事物,並且共同討論政策的推行,協助他們這幾位民意機關的代表,讓政策更有品質。王定宇強調,「我們希望這是一個『嚴謹的剛性組織』而非派系,紀律和品質的品管都很重要。」

 

由民進黨內成員擔任組織核心的湧言會一旦成立,意即原本在海派團體中平行共處的林崑海,必須退到政治的第二線。談到這樣的規劃,意欲為何?趙天麟緩頰,他們另立組織是想要做一些事,立委、黨公職的想法運作一致,執行比較有效率。「感情上我們跟海董還是很親近」,他感嘆,以前海董也沒有直接介入,但就被人家質疑政媒不分,「我們覺得這是一個,對愛台灣的媒體電視台的一個攻擊。」

 

海董甚至連「湧言會」誕生和命名的過程,都不知情!王定宇笑著說:「我們群組可以開給你看,他從來沒有參與過我們的討論,連那個命名他都不知道;我們定案之後,他才聽說有這個東西。」幾位大男生當場七嘴八舌討論,他們想名稱想了好久,取名跟筆畫完全沒有關係。何博文說:「我提了一個『山盟』,就被取笑說太硬了、會土石流!後來大家也有想一些,但都不滿意。」討論到最後,決定採用趙天麟提的「湧言會」,期許組織不只勇敢為台灣發言,還要有像泉湧般的潛能。

 

暴風雨後的黎明:全軍覆沒的自省

 

什麼原因點燃「導火線」,讓他們動念創立湧言會?原來,「2018年民進黨大敗」的重傷和陰影,還存在這群深深反省的中堅分子心底。王定宇激動地說,「回頭看2019到2020年,要是判斷錯誤我們會被消滅掉!我們判斷正確的就是,台灣已經進到公共政策分群的階段了。」回想2008年總統政黨輪替,是近年來民進黨的第一次挫敗,「可是挫敗之後我們還有縣市首長,尤其後來地方拿到十幾席,雖然馬英九拿走了總統,但民進黨奪下地方首長,力量還很大。」

 

話鋒一轉,10年後的2018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大挫敗。王定宇感嘆,「當時不只讓韓國瑜當選,我們只剩6個縣市首長,其他都還回去給國民黨了;各地縣市議員像台南、高雄也都掉了10幾席,而且都資深的。」他們深刻檢討反省,發現公共政策的推行「太不接地氣」!「民眾不諒解你,機車族說你要消滅機車,大貨車也說你要消滅他們,連買菸的人都說菸貴了20元」,幾乎都輸在公共政策上;有的是溝通不清楚,自以為可以幫百姓做事,自以為想當老師,自以為菁英,「就遠離民意了。」

 

在公共政策上跌倒,導致2018年的大敗,民進黨沒有氣餒,領袖蔡英文也用心做改變。王定宇稱讚,尤其採用蘇貞昌當行政院長之後,公共政策變成民眾聽得懂,而且能快速處理,連婚姻平權都處理地很漂亮!自此之後,非洲豬瘟、武漢肺炎防疫等「關關難過,關關過」,加上國民黨弄了一個韓國瑜出來內鬥,導致民進黨「在一年前大敗,民調掉了10幾趴,一年後拿下817萬票」的局面。他不可置信地說,立法院這次竟然還過半,自己都覺得很懷疑,「其實就是公共政策的處理跟分權得宜。」

 

藉由湧言會的平台,冀望能提供怎樣的動能和養分?趙天麟與何博文異口同聲地說,就是要當主委去推動黨的改革。趙天麟坦言,高雄過去的資源分派是先給政府和議會,黨部卻嚴重弱化,變成沒有角色。他直呼:「好可惜!黨其實是個很好的平台;這次剛好用這個角度,把湧言會放在裡面,就變成像一個南北主委之間的平台」,可以大量栽培年輕人,以及讓想參與公共事務的人,可從黨部接觸並受到栽培。唯一非擔任主委職務的王定宇,則是成為湧言會的召集人。

 

展望未來的新芽:組織與發展

 

為了讓湧言會的平台穩當運作,「經濟來源」事關組織存續的命脈。探討「是否形成政商關係?」「有財團想要來贊助?」王定宇解釋,只要符合《政治獻金法》,湧言會不排斥募資,過程中也都可以被檢視,他意有所指地笑道:「反而不募款的人,問題比較大!」至於趙天麟、何博文自己的地方黨部主委運作經費,一方面由中央撥款補助,主委可以分到一些特治費做為運用;不過,組織經費按照一定比例撥給地方後,其實光請員工就不夠了,主委基本上沒有薪水,還必須自籌糧草。

 

以湧言會的平台作為出發點,三人的下一步要搶攻縣市首長和立委?他們一致認同:「那個不一定,因為世事難料!」趙天麟直言,現在差不多半年以後的事情都沒辦法預料,比如:半年前大家說台北市長是吳怡農,半年後就變陳時中;一年半之前,蔡英文的支持度跟現在比完全不一樣。先不設想他們的個人規劃,對未來保持一個彈性,才能有更適當的發揮空間。

 

面對他們當下的職務,幽默一問:「做立委好玩嗎?」王定宇笑回:「我上一屆立委做到一半,就想說為什麼要想不開來當立委?」趙天麟認為,通過一個難題的時候會很有成就感,比如把關鍵敏感的法案列入排程,最後三讀過關。王定宇接話,其實「過半」很重要,才能完成、落實很多事情,並影響全國人民。回想他們幾個臭味相投的原因,是「從媒體業轉戰政治圈」的背景相仿,三人都有主持廣播電台的經驗。何博文回想自己從《中國時報》離開後,來到三立《大話新聞》,2012年開始參選。

 

會首來時路並展望未來,回到這場沙龍的主軸,更是對湧言會寄予厚望。不過,他們以輕鬆的心情笑鬧著,趙天麟提到:「這次主委選舉講一個比較幽默的,剛好選後過2天,就要接受這場專訪,然後我們召集人王定宇,要幫我講主委未來會發揮功能的這一段」,王定宇笑著接:「如果他落選,我們湧言會就解散!這沒什麼好講的嘛」,趙天麟回嘴:「還好沒有選得很爛,我的成績可以讓你拿來講。」自此,他們的下一步要從湧言會立足,回應公共政策分群的新世代,掀開民進黨內部改革的新篇章!

 

 完整系列專題:

 

《放.獨家》「開箱湧言會」專題2|交融於「謝系與海派」的更迭… 管媽推動民主改革的「初心」不變!

https://bit.ly/30bHxHI

 

《放.獨家》「開箱湧言會」專題3|打破流言和揣測! 林楚茵剖析最真實的「政、媒關係」

https://bit.ly/2Y3Qosc

 

 

記者歐芯萌/攝影;圖片來源:翻攝自王定宇、管碧玲、何博文、林楚茵、趙天麟臉書粉專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