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文創 / 台語歌曲
放.文創
從「新台語歌運動」的林強到配樂的林強
2020.06.17
15:44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現在提起林強,大家第一個浮現的印象都是「配樂大師」,但還是不能忽視他曾在華語流行樂壇掀起的風潮!

 

下週將展開的2020台北電影節公布今年「經典重現」單元中,將放映導演白景瑞56年前拍攝的無聲紀錄片《台北之晨》,經過重新修復並邀請林強全新配樂。在最新釋出的預告影片裡,觀眾跟著林強營造出的未來感電子節拍聲響,穿梭在1960年代台北的公園、教堂、大街小巷等黑白畫面中,竟有些超現實之感。而就在上個月,日本國寶級音樂家坂本龍一為撫慰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的惶惶人心,發表與各國音樂人合作的新企劃《incomplete》,其中也找來他曾在紀錄片《坂本龍一:終章》彩蛋片段裡喊話希望能有機會合作的林強,一起打造了《folded dawn折疊的黎明》一曲。

 



 

 

「新台語歌運動」的代表人物

 

現在提起林強,大家第一個浮現的印象都是「配樂大師」,但還是不能忽視他曾在華語流行樂壇掀起的風潮,而這一切得先從「新台語歌運動」談起。1987年,政府頒佈解除戒嚴令,當時仍負責流行歌曲發行前審查工作的行政院新聞局,也開始逐步鬆開對大眾文化的箝制;那一年,獨立唱片公司「水晶唱片」發行《搖滾客》月刊還舉辦了台北新音樂節,把地下音樂、獨立音樂等音樂思潮介紹給台灣的音樂愛好者。兩年後,水晶唱片推出黑名單工作室的台語專輯《抓狂歌》,這張用了五年時間製作出的專輯,標明「台語文化自覺意識甦醒、台語文化再造」,雖然唱的是台語,卻與過往台語歌悲情哀怨的曲調完全不同,結合了西方流行音樂的元素,以搖滾、雷鬼、饒舌的曲風呈現,歌詞也不再講「酒」、「苦戀」這樣的主題,而是批判反映當時政治、社會、教育的問題,前衛創新的風格,使其後來成為台灣流行音樂史上一大重要轉捩點。

 

《抓狂歌》雖然是流行音樂的里程碑,但或許是走得太前面,在當時只在比較小眾範圍內受到關注,1990年林強橫空出世的《向前走》專輯,才真正把新台語歌帶到普羅大眾的面前。林強初從台中北上台北發展時,苦無門路做到自己喜歡的電影或音樂工作而處處碰壁,直到他看了林雙不的《大聲講出愛台灣》一書受到啟發,開始創作台語歌,並用他寫的台語歌打進木船民歌西餐廳的歌唱決賽,才被坐在台下的真言社創辦人倪重華發掘。《向前走》專輯的同名主打歌由林強創作詞曲,前紅螞蟻樂團主唱羅紘武編曲,MV中,林強以個性又帶點叛逆的外型,與一群活力十足的年輕人,在當時剛落成的台北車站中邊跳舞邊跟著搖滾曲風,義無反顧地唱著「啥咪攏不驚,OH!向前行」,立刻打中當時急欲尋找苦悶情緒出口的年輕人的心,讓這首歌紅遍全台灣大街小巷,當時不管會不會講台語,每個人都可以把這首歌一字不漏地唱好唱滿!專輯中的歌曲大部分都是林強所創作,主題和曲風多元,符合市場口味又有些創新,不但創下當時台語專輯的新紀錄大賣超過40萬張,〈向前走〉更獲得1991年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獎。詹宏志在當時的專輯介紹中就曾寫到:「假若《抓狂歌》是政治壓迫下的產物,那麼,《向前走》便可以說是打破語言壓迫,創造唱片市場分配新格局的代表作。」

 

 

從歌手變成配樂師

 

但是林強的歌唱生涯卻只有短暫的4年時間,隨著爆紅之後而來的種種壓力和質變令他難以適應,1993年,他傾全力製作的第三張專輯《娛樂世界》,雖然反映出他當時所受到的樂風影響,嘗試Grunge、Techno等風格,後來也被不少樂評認為是他最突破性的一張專輯,但不被當時主流大眾喜愛而銷售慘淡。不想再當「歌星」的他,沉寂一段時間之後,被侯孝賢導演找去演電影《南國再見,南國》及負責配樂,第一次替電影配樂的他就獲得金馬獎最佳電影歌曲,這讓他雖然轉了個彎還是能繼續做他最愛的音樂工作。此後,他除了是侯導作品的御用配樂師,也幫無數的電影、紀錄片、舞作做配樂,更獲得包括國家文藝獎、坎城影展在內的眾多海內外大獎肯定。

 

現在的林強深居簡出,鑽研佛學,刻意降低物質上的需求和名利誘惑,只專注在他的配樂和電子音樂創作上,甚至在他於街聲音樂平台的自介中都寫著:「過去是一個歌手,想到過去的種種實在慚愧,……,所謂音樂的才華就用來滿足私欲。現在學習傳統文化 深感懺悔與不足」。他十幾年前為電影《千禧曼波》所做的一首曲子〈A Pure Person〉,其中穿插著他用台語演唱,2017年出現在巴黎時裝周Chloe的秀場上,這讓台灣各大媒體當時又大肆報導了一番;但或許就像歌詞所唱著的:「善良、平凡、快樂,每次一看到平凡善良的人,心裡就感覺平静快樂。世上竟有這款人,單純的人」,這才是他現在所追求的。

 

 

圖片來源:林強 維基百科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