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情吃 / 食力專區
放.情吃
老牌「國農牛乳」鬧雙胞?家族企業紛爭竟讓品牌雙重授權
2020.06.27
11:30am
/ 食力
玻璃瓶裝「國農牛乳」是許多人熟悉的老味道,「天守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早在2005年起就取得了「金玉時股份有限公司」授與的「國農」商標,專門生產國農牛乳並銷售。然而,2019年金玉時家族內部爆發股東糾紛,導致商標被雙重授權給「萬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製造,並出現另一版本的「國農牛乳」,讓消費者相當混淆。

 

撰文=黃敬翔

 

在早餐店經常可見的瓶裝「國農牛乳」,近期在市面上卻出現2種不同的版本,外包裝極為相似,但一款有鮮明的「天守製造」字眼,生產商是「天守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另一款則是「萬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製造。不張大眼睛仔細分辨,其實根本難以區分!

 



「國農牛乳」商標竟被雙重授權給兩家製造商!

 

之所以會這樣,起因為國農牛乳的商標所有權人「金玉時股份有限公司」,在2019年中旬家族內部爆發股東糾紛,導致原本授權給天守的國農商標,又被雙重授權給萬喜,因此2019年10月起,市面上就開始出現另一種國農牛乳,這讓天守實業董事長薛順德非常不甘!

天守律師團、颺理法律事務所律師邱敬瀚更強烈指出,「我們受不了的是,他們意圖收割我們15年來的努力!」天守從2005年起的15年來,專一製造出品國農牛乳,如今辛苦經營的品牌卻被萬喜瓜分,因此天守決定提起訴訟、確保自己的權利。

目前市面上同時出現2種版本的「國農牛乳」,瓶身外觀與包裝設計幾乎雷同,消費者難以辨識。

上圖為「天守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製造的國農牛乳,上頭標示「天守製造」字樣。下圖為「金玉時股份有限公司」商標授權、「萬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製造的國農牛乳,瓶身設計幾乎一模一樣。(圖片來源:天守實業提供)

因為兩者瓶身設計幾乎一致,消費者僅能從製造廠商資訊來得知竟有兩個不同的製造商。(圖片來源:天守實業提供)

 

 

家族糾紛 讓市面上出現另一個「國農」

2019年中旬,金玉時內部出現股東糾紛,在另一派股東的主導下,「國農」商標又被授權給「萬喜」進行生產與銷售。因此,市面上才會出現2種「國農牛乳」,讓消費者感到混淆。

邱敬瀚坦言,目前以此授權情況,法律上2家公司的確都可以生產國農牛乳,「但這不代表可以用一樣的包裝。」此外,他也指出近期天守的官方Facebook粉絲團「天守極乳」所有請美編及行銷公司製作的圖文,都遭第三人直接擷取盜用、僅修改logo就在其他網站或粉絲團使用,引起消費者混淆,讓老董薛順德氣不過,決定委請律師正式發函警告,提起相關的訴訟。

天守指出,近期官方Facebook粉絲團「天守極乳」共30多篇圖文,都遭第三人直接擷取盜用、僅修改logo就直接使用。(圖片來源:天守實業提供)

 

針對天守指控有人剽竊文宣設計,萬喜科技則早在2020年3月24日就發公告,指該指控毫無證據,會針對這摧毀名譽的言詞依法向法院訴追。另外,天守同樣沒有提供媒體更進一步的證據證實此言真偽。

 

天守實業聲稱接獲多起品質客訴,深感冤枉

天守實業指出,近期也接獲多起消費者投訴,有訂購整箱牛乳到便利商店,取貨後打開箱子發現滲漏情形;也有人購買的牛奶未開封、未過期就壞掉了,直說「麻煩你們多多把關商品,已經喝你們產品好幾年了......有嚇到。」但這些國農牛乳,根本不是天守實業出品,讓他們深感冤枉。

不過邱敬瀚也指出,消費者若在購買後有疑慮,都可以與天守聯繫,也笑說內部討論過,如果有人買到它牌商品,會免費提供試用品給對方,「讓消費者可以認明天守的品質。」

人為疏忽未登記「專屬授權」,導致雙胞鬧劇

邱敬瀚表示,「國農牛奶」的商標權幾經轉換,2005年起,天守實業就取得了授權製造的資格,可生產國農牛乳並銷售直到2029年12月31日止,而國農牛乳商標在2011年輾轉登記在「金玉時股份有限公司」旗下。邱敬瀚表示,從2011年起,天守即支付商標使用權費給金玉時,直到現在也持續支付。

薛順德表示,一開始國農牛乳只停留在早餐店販售,在天守團隊努力下,逐漸登上全聯福利中心、7-ELEVEN等主要零售通路。此外,他們也做出創新,開發出拿鐵系列等產品,讓「國農牛乳」這一品牌更常走進消費者的視線。

只是,當初天守實業雖然取得「國農」商標的「專屬授權(Exclusive License)」,按規定在授權契約約定的範圍內,即使是金玉時也不得再授權第三者或自行利用。但由於人為疏忽,沒有在主管機關登記到「專屬授權」,才在多年後衍生出今日鬧雙胞的局面。

天守律師團、颺理法律事務所律師邱敬瀚認為,依法來說,雖然目前天守和萬喜這2家公司都可以生產國農牛乳,但這不代表可以用一樣的包裝混淆消費者。(圖片來源:天守實業提供)

金玉時公司律師團、恒新法律國際專利商標事務所律師李榮唐則在2020年6月22日記者會上表示,金玉時與天守的原授權合約,早在2017年12月31日就到期,但金玉時前董事長在2019年6月卸任前私下與天守簽署授權契約。他強調,此授權契約嚴重侵害金玉時及「國農」產品的權益。對於天守持有的商標授權合約到底有沒有效,現在仍在高雄地方法院審理當中。

天守不想被國農綁住,推出自有品牌「天守極乳」

面對國農牛乳品牌紛爭,天守為了開拓新事業、不被國農綁住,薛順德宣告推出自己的新品牌「天守極乳」。但對於已經代工製造15年的國農牛乳,他也表示,會繼續堅持品質、生產國農牛乳,並呼籲所有經銷商與消費者購買時能認準「天守製造」與「天守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標示,也大聲疾呼「不要惡性競爭」,否則受害的最終只是消費者。

但事實上,這起因為家族與股權糾紛而起的鬧劇,開演至今,因為雙方說詞反覆,無論是天守製造,或是萬喜製造,都已經讓人對「國農牛乳」的品牌打上問號。

面對國農牛乳品牌紛爭,天守實業董事長薛順德決定推出自己的「天守極乳」。(圖片來源:天守實業提供)

審稿編輯:林玉婷

延伸閱讀
【洪瑞珍仿冒風波】老董獨家告白:我很重視家族,但這次我一定要站出來!
還繼續凹?西雅圖咖啡做錯的5個決定,成就台灣食品史經典負面教材
市售牛乳百百種 《食力》教你怎麼分!

 

本文經食力(foodNEX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食力
食事求實、與食俱進!最具產業權威的飲食傳媒。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