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國際
放.新聞
國際
鏗鏘有力! 討共檄文! 蓬佩奧反中經典演講全文,識者必讀!
2020.07.26
11:04am
/ 放言編輯部 歐芯萌
如果我們現在屈服,我們的子孫輩可能就得任憑中共擺布,中共的作為是當前自由世界的最大挑戰。或許是時候了,該把志同道合的國家集合起來成立一個新組織、一個新的民主政體聯盟。

 

美東時間週四(23日)下午16:40,美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以「共黨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為題在加州發表重大政策講話。該篇討共檄文近日在全球竄紅,全文已經成為「反中經典」,被學者專家評點:就像諸葛亮的《出師表》,將名留青史。蓬佩奧在文中強調,「確保自由不受中共破壞,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使命;是時候把志同道合的國家集合起來,成立一個新的民主政體聯盟。」

 



「共黨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全文轉載如下

 

我今天的講話,是一系列有關中國的演說當中的第4篇,另外3篇是由我邀請的講者來發表,分別是國家安全顧問歐布萊恩(Robert O'Brien)、聯邦調查局局長瑞伊(Chris Wray)和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我們有個良好而明確的目的,有個真正的任務,那就是要說明美國與中國關係的不同層面、對方在數十年間造成這個關係嚴重失衡的問題,以及中國共產黨稱霸的圖謀。

 

我們的目標是要向美國人民說明,美國人民所面對的、也是川普總統的中國政策要因應的威脅很清楚,而且我們保障自由的策略已經確立。歐布萊恩大使講到意識形態的問題,瑞伊局長講到間諜活動,巴爾部長談的是經濟。今天,我的目標是為美國人民完整詳細地說明,來自中國的威脅對我們的經濟、我們的自由,甚至全球自由民主的意義。

 

中共違背半世紀前的諾言

 

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博士密訪中國到明年就將過了半個世紀,尼克森總統訪問中國的50週年紀念也即將在2022年到來。當時的世局很不一樣,我們想像跟中國交往,能帶來充滿美好希望的未來,兩國將以禮相待、合作無間;但今天,我們還得戴著口罩,看著疫情造成的死亡人數攀升,因為中共沒有實現它對世界的承諾。

 

每天早上,我們都讀到新的報導,講香港和新疆的各種打壓。我們看到中國貿易不當作為造成的驚人數字,它讓美國人民失業,為全美國的經濟帶來沉重打擊,包括南加州在內。我們也看到中國軍力不斷擴張,威脅性也越來越高。

 

從加州這裡到堪薩斯州和其他地方,美國人民心中都在問,我今天也要提出來:跟中國交往50年之後,我們得到了什麼?

 

不能蒙著眼睛繼續跟中國交往

 

我們的領導人當年認為中國會走向民主和自由,但這個理論實現了嗎?這是中國所謂的雙贏嗎?而且,從國務卿的觀點來看最重要的問題是:美國更安全了嗎?我們與之後的世世代代,是否都更可能獲得和平?

 

我們必須面對現實,這個現實必須成為我們未來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指引:如果你要個自由的21世紀,而不是習近平夢想的中國人的世紀,就不能靠原有的典範,也就是蒙著眼睛跟中國交往。我們不能繼續那樣做,也不能重拾老路。

 

川普總統已清楚說明,我們需要能夠保護美國經濟與我們生活方式的策略。自由世界一定要戰勝這個新的暴政。

 

尼克森與中國交往的背景物換星移

 

我要清楚表明,我不是要推翻尼克森總統的政績;他做了他認為對當時的美國人民最好的事情,而且他很可能是對的。他對中國有深入的研究,是冷戰時代勇猛的戰士。他對中國人民充滿欽佩,我想我們也都一樣。

 

他理應獲得高度肯定。他瞭解中國太大,不該被忽視,即使當時中國的力量因為中共暴政而遭到削弱。1967年,尼克森在「外交事務」發表一篇很有名的文章,說明他未來的策略。他在文章中寫道:「從長遠來看,我們就是不能把中國永遠排除在國際之外。中國若不改變,世界就不會安全,這就是我們的目標。我們必須在能力範圍內影響事件的發展。我們的目標應該是要促成改變。」

 

我想這就是整篇文章的關鍵詞:促成改變。尼克森總統於是展開歷史之旅,到了北京,開啟我們的交往策略。他追求讓世界更自由、更安全的崇高目標,並希望中共給予正面回應。隨著時間過去,美國決策人士逐漸認為,中國在繁榮之後將會走向開放。中國本身會感到安逸,也較不至於威脅其他國家。中國會更友善。

 

中共剝削利用美國自由開放的社會

 

這在當時,一切看來都是無法避免,但這種交往對中國益處大於美國獲益。時至今日,各位朋友們,無法避免的時代已經告終。我們一直以來追求的交往策略,並沒有一如尼克森總統所期盼讓中國內部出現變化。事實上,我們和其他自由國家的政策拯救了中國衰敗的經濟,卻只見北京當局對伸出援手的國家恩將仇報。

 

我們對中國人民張開雙臂,卻只見中共剝削利用我們自由開放的社會,派遣宣傳人士進入記者會、研究中心或中學校園、大專院校,甚至我們的家長會裡。我們將台灣友人邊緣化,而台灣後來發展成蓬勃的民主。我們給了中共和它的政權特別經濟待遇,卻只見中共要求西方企業對它侵害人權一事保持緘默,做為進入中國的代價。

 

歐布萊恩大使日前才列舉出幾個例子。萬豪(Marriott)、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達美航空(Delta Air Lines)和聯合航空(United Airlines),全都移除了他們企業網站上對台灣的標記,以免激怒北京。離這裡不遠的好萊塢,是美國人創意自由的中心,自詡為社會正義仲裁者,但在創作內容提到中國時,即使只是輕微不利於中國,也必須自我審查。

 

中共剽竊智慧財產和商業機密猶如科學怪人

 

企業這種對中共的默許也發生在世界各地。企業如此的效忠和奉承,會有什麼樣的回報?我給你們引述一段司法部長巴爾的演講。他在上週的演講中表示,中國統治者的終極目標並非和美國交易,而是要劫掠美國。

 

中國剽竊我們珍視的智慧財產和商業機密,讓全美各地持續流失數百萬個就業機會。中國把供應鏈從美國吸走,然後推出由奴役勞工製成的新產品。中國讓國際商業運行的世界主要航道更不安全。

 

尼克森總統曾說,他擔心讓世界向中共開放會製造出「科學怪人」。他真是料事如神!現在,心存善意的人們可以爭論自由國度為何這麼多年來任由這些壞事發生。或許我們對中國共產主義的強大力量過於天真,或許我們在冷戰勝利後志得意滿,或許我們是膽小的資本主義者,又或許我們被北京口中和平崛起的話術給蒙蔽了。

 

中共老樣子話一堆但不改變

 

不論原因為何,今天,中國在國內愈來愈專制,在其他地方對自由的敵意也愈來愈具侵略性。川普總統已經說:夠了。

 

我想我今天說出來的這些事實,美國兩黨人士不會有太多人有異議。但直到現在,還是有人堅持我們要為了對話而保留對話模式。

 

現在我把話說清楚,我們會持續談話,但這些日子的對話不一樣了。我幾週前才前往檀香山會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潔篪,還是老樣子,說了一堆,但實際上沒說會改變任何行為。楊潔篪提出的職責範疇跟在他之前中共許多人提出的一樣,都很空泛。

 

我猜他的期待,是希望我能滿足他們的要求,因為坦白講,幾個前朝都是這麼做的。我和川普總統都不會這麼做。歐布萊恩大使解釋得好,我們必須牢記,中共政權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政權。習近平總書記是徹底失敗的極權主義思想的真正信奉者。

 

與中共打交道「不信任,且要查證」

 

習近平的意識形態反映出他數十年來想在中國共產主義基礎上建立全球霸權的欲望。美國人民不能再忽視兩國間基本的政治和意識形態差異,中共可從未忘記過。我在聯邦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後來擔任中央情報局局長,以及現在加上兩年多的美國國務卿資歷,這讓我徹底瞭解能真正改變共產中國的方法,並非在於中國領導人說了什麼,而是在於他們怎麼做。

 

雷根總統曾說,他與蘇聯打交道是基於信任,「信任,但要查證」(trust but verify)。我認為我們對於中共則要「不信任,且要查證」(distrust and verify)。

 

我們做為愛好自由的國家,必須促使中國轉變,就像尼克森總統希望的那樣。我們必須以更有創意、更強勢的方式促使中共改變,因為北京的行為威脅到我們的人民與我們的繁榮。

 

中國沒有誠信無法作為正常國家對待

 

我們應該從改變我國人民和我國夥伴理解中共的方式開始著手。我們必須說實話。我們不能把這個中國的化身當作任何其他正常國家對待。

 

我們知道跟中國貿易,不同於跟正常守法的國家做生意。北京把國際協定當成是建議,當成掌控全球的渠道。但藉著堅持協定的條件,就像我國貿易代表達成第一階段協定時那樣,我們可以迫使中國面對傷害美國工人的竊取智慧財產權問題及相關政策。

 

我們也知道跟中共支持的企業做生意,不同於例如跟加拿大的公司做生意。中共的企業不必對獨立的董事會負責。其中有很多是由政府支持,因此不必追求利潤,一個很好的實例是華為。我們已停止假裝華為是個無害的電信企業,只是為了讓你能夠跟朋友通話而存在。它是什麼,我們就說它是什麼:國家安全真實的威脅。而且,我們已經根據這樣的認定採取了行動。

 

美國行動壓制中國侵略行為

 

我們也知道,如果美國公司在中國投資,可能在知情或不知情的情況下支持中共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我國的財政部與商務部都對中國官員與個體進行制裁,並將他們列入黑名單,因為他們傷害和侵犯人民最基本的權利。政府好幾個部會已經擬定企業指引,確保美國企業主管知道他們的公司在中國營運的狀況。

 

我們也知道,不是每個中國學生和職員都是普通的學生或上班族,來美國只是為了賺點錢或吸收知識。他們當中有太多人來美國是為了竊取我們的智慧財產,並把它帶回中國。司法部和其他部門在努力讓這類罪行受到懲罰。

 

我們知道中國人民解放軍也不是普通的軍隊,其目的是維持中國共產黨菁英的絕對統治,並擴大中國帝國,而不是保護中國人民。所以我們的國防部加強在東海、南海及台灣海峽的航行自由行動。我們也創建太空軍力,以阻止中國在最終的邊界發起侵略。

 

休士頓領館是刺探情報及竊取智慧財產的中心

 

老實說,我們國務院也制定了一套與中國來往的新政策,推動川普總統促進公平及互惠的目標,改變數十年來逐漸擴大的失衡現象。就在這週,我們宣布關閉中國在休士頓的領事館,因為那是一個刺探情報及竊取智慧財產的中心。

 

兩週前,我們在有關南海國際法議題上,扭轉了8年間寬容大度的做法。

 

我們呼籲中國致使其核武能力符合這個時代的戰略現實。國務院一向在全球所有層級都與中國對應人員交流,只求公平和互惠。

 

但我們不能僅採取強硬作為,那不太可能達成我們想要的結果。我們也必須與中國人民交流,並賦予他們能力,那是個活躍、熱愛自由的民族,與中國共產黨截然不同。而這要從「親身外交」做起。

 

蓬佩奧力挺反抗中共獨裁政權者

 

我到任何地方,都曾遇見深具才華又勤奮的中國男女。我曾與逃出新疆集中營的維吾爾人和哈薩克族人會面;我曾與香港民主派領袖對談,包括樞機主教陳日君與(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兩天前,我在倫敦與香港自由鬥士羅冠聰會面。還有上個月,我在辦公室裡傾聽了天安門廣場事件倖存者們的故事,其中一人今天也在場。

 

王丹當時是扮演關鍵角色的學生,他從未停止為中國人民的自由而奮戰。王先生,能否請您起立讓大家認識您?今天在場的還有中國民主運動之父魏京生,他為了自己擁護的主張,在中國勞改營裡待了數十年。魏先生,能否請您起立?

 

共產黨人幾乎總是在撒謊

 

如你們所知,我在冷戰時期長大、服兵役。如果要說我學到了什麼,那就是共產黨人幾乎總是在撒謊。他們最大的謊言就是以為自己可以代表被監視、壓迫、懼於表達意見的14億人民發言。事實完全相反:與任何外國對手相比,中共更害怕中國人民真實的輿論。他們沒有理由害怕人民的聲音,唯一害怕的理由是唯恐失去政權。

 

試想一下,如果我們當時能聽見武漢的醫師們發聲,如果他們當時獲准對一種前所未有的新型病毒疫情爆發拉響警報,這世界可以變得多美好,更不用說身處中國的人民。我們的領袖長達數十年來,都漠視、淡化中國英勇異議人士的證言。這些人士就我們所面對的中國體制本質示警,我們不能再忽視了。他們和所有人都知道,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

 

自由世界曾戰勝暴政歷史可以重演

 

改變中共作為並非中國人民的使命,自由的國家必須努力捍衛自由。這絕不容易,但我有信心,我們做得到。我有信心,因為我們有經驗,我們瞭解情況。

 

我有信心,因為中共步上蘇聯後塵,犯了一些同樣的錯誤,諸如疏遠潛在的盟友、破壞國內外信任、抵制財產權,且可以預見,未來也會抵制法治。我有信心。

 

我有信心,因為我看到其他國家在覺醒,這些國家也知道,不能像美國一樣重蹈覆轍。我在布魯塞爾、雪梨、河內等地都聽過類似說法。最重要的是,我有信心,基於自由本身美好的號召,我們可以捍衛自由。

 

看看那些在中共加緊控制下、呼喊要移民國外的香港人民,他們揮舞著美國國旗。歧異確實存在。中國和蘇聯不同,中國深深融入全球經濟,但北京依賴我們的程度比我們依賴中國的程度更深。

 

自由民主國家必須團結統一陣線

 

有些觀念我不接受,例如宣稱這是時代無法避免,有些陷阱早已註定,以及未來就是要由中共稱霸。我們的做法不會因為美國勢衰就落入必敗境地。如我今年稍早在慕尼黑所說,自由世界仍占上風。我們只是需要相信它、理解它、並為它感到驕傲。全世界人民仍希望來到開放的社會。他們來此讀書、工作、為家人構築人生,他們並不是非得長住中國不可。

 

現在是時候了。今天能出席真好,這是個完美的時機。自由國家到了該採取行動的時候。不是所有自由國家都會對中國採取同一套做法,也不應該這麼做。每個國家都必須瞭解該如何保護自己的主權、保護自己的經濟繁榮、保護自己的理想不受中共染指。但我呼籲每個國家的每位領袖從效仿美國經驗做起,只要堅持對等原則,堅持要求中共的透明及可信度。中共統治階層幹部各懷心思,這些簡單但有力的原則可以立大功。

 

長期以來,我們讓中共制定交流往來的規矩,但再也不會了。自由國家必須定調。我們必須以同樣原則運作。我們必須統一陣線,不能被中共的討價還價或奉承諂媚攻陷。誠然,這就是美國近期的行事方式,就像我們斷然反對中國在南海不合法的主張,就像我們呼籲各國禁用中國設備以保護公民個資不落入中共之手。我們的方式是制定標準。

 

不能放任中共擴張

 

要這麼做確實很難。這對一些小國來說很難,這些國家擔心被各個擊破,因為這樣,其中有些國家單純沒有能力或勇氣在此刻與我們並肩。確實,我們有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盟國在對待香港時未以應有方式處理,因為他們擔心北京限縮進入中國市場的通路。

 

這種怯懦會導致歷史性失敗,我們不能走上老路。我們不能再犯過去幾年的同樣錯誤。中國帶來的挑戰需要歐洲、非洲、南美洲、尤其是印度太平洋地區的民主政體發揮能力和幹勁。如果我們現在不行動,中共最終將侵害我們的自由,顛覆我們社會努力建起的、以法治為基礎的秩序。

 

如果我們現在屈服,我們的子孫輩可能就得任憑中共擺布,中共的作為是當前自由世界的最大挑戰。除非我們撒手不管,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不是永遠都能在中國內外施行暴政。我現在說的不是圍堵,別信那一套。我說的是一項前所未有的複雜新挑戰。

 

自由世界不改變,共產中國一定會改變我們

 

蘇聯自絕於自由世界之外,而共產中國已融入我們的世界。所以,我們不能單獨面對這項挑戰。聯合國、北約、7大工業國(G7)、20國集團(G20),結合我們的經濟、外交、軍事力量,若鼓起勇氣、明確指揮運用,一定足以應付這項挑戰。

 

或許是時候了,該把志同道合的國家集合起來成立一個新組織、一個新的民主政體聯盟。我們有工具,我知道我們做得到,現在我們需要的是意志力。我在此引用聖經,自忖我們是否心靈願意,肉體卻軟弱了?如果自由世界不改變,共產中國一定會改變我們。我們不能因為過去的做法安逸或方便就因循守舊。

 

結論:當前任務幫助自由世界保障自由

 

確保我們的自由不受中共破壞,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使命,美國完全有能力領導,因為我們的建國原則給了我們這樣的機會。就像我上週在費城站著凝視美國獨立紀念館(Independence Hall)時所說,我們的國家是在所有人類都擁有某些不可剝奪權利的前提下建立,我們政府的責任就是保障那些權利。這是簡單又有力的真理。它讓我們成了全世界人民的民主燈塔,包括身處中國之內的人。

 

誠然,尼克森在1967年寫道,中國若不改變,世界就不會安全。他說的沒錯。現在該我們聽進他這番話。

 

當前的危險很明確,覺醒也正發生。自由世界今天必須有所回應。我們絕不能走回頭路。願上帝祝福你們每一個人,願上帝祝福中國人民,願上帝祝福美國人民。謝謝大家。

 

 

圖片來源:翻攝自蓬佩奧推特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