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媒體的天職是傳遞事實 不是寫小說
2018.08.10
20:42pm
文 / 放.擂台
當勞基法修正之際,說勞基法修正不能解決低薪問題來試圖阻擋修法;當賴院長說平均薪資可以做為找工作時跟老闆談判薪資的參考時,這份報紙又跳出來先取一個斷章取義的論點說賴院長不懂統計、不知民間疾苦。一份報紙的立場,在一篇社論中,真是表露無遺。

 

賴清德院長日前接受網媒專訪,回應民眾有關為何每次行政院公布之平均薪資總與人民感受有落差,至今依然餘波盪漾。而三大報之一的某報,更以此做為社論主題大肆批判賴院長一番,誠然,監督執政當局是媒體的天職之一,然而前提是本於事實,如果不了解事實就依循自己的印象自由發揮,那就是創作了,這篇社論,恰巧就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

 



 

首先,這篇社論提出主計總處公布的勞工薪資中位數是33,502元,與賴院長口中的平均薪資49,989相差甚多,據此批判賴院長因為見識不足,才會想到拿一個與現實脫離的平均薪資數字,來轉換成拯救勞工低薪的良方。問題是,那天專訪中,賴院長主要回應的是「平均薪資這個數字的涵意為何」,換言之,這是在解釋為什麼行政院公布的數字與民眾感受有差距,因為平均數的概念,本來就很容易受到極端值的影響,但平均薪資同時又是一個很重要的經濟指標,所以不管誰執政,本來政府就必須定期公布。

 

社論放大恐懼:員工持平均薪資跟老闆談判薪水會造成暴動?

 

而整個採訪中,賴院長從來沒有提到要用這個數字去解決低薪問題,他的說法是,平均薪資這個數字可以當作民眾找工作時,面對老闆據理要求薪水的一個參考,這跟賴院長分不分的清楚「平均」與「中位數」的意義,有什麼關聯呢?難道做為一個醫生,賴院長有可能不知道這兩個統計指標背後的意涵嗎?

 

另外,這篇社論的內容更開始放大恐懼,聲稱如果在平均薪資之下的九百萬人都去跟老闆要薪水,這將會釀成暴動,這邊的論述就更奇怪了。前面說賴院長用這個平均薪資想要救低薪是錯誤的做法,後面的論述又開始散播如果員工拿著這個數字去跟老闆要薪水會造成暴動的恐懼,這樣的邏輯根本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這份報紙真正害怕的是部分資方的利益

 

假如真如這篇社論所述,員工拿平均薪資的數字是沒有辦法跟老闆要到比較高的薪水,那為什麼要怕員工拿這個數字去跟老闆們談判會造成暴動呢?當初勞基法修正的時候,這份報紙每天持「修勞基法解決不了低薪問題」來挖苦,現在又害怕員工真的拿著行政院公佈的平均薪資去跟老闆談薪水。

 

於是我們得到一個推論,那就是從頭到尾,其實這份報紙真正害怕的,是部分資方的利益,所以當勞基法修正之際,說勞基法修正不能解決低薪問題來試圖阻擋修法;現在當賴院長說,平均薪資可以做為找工作時跟老闆談判薪資的參考時,這份報紙又跳出來先取一個斷章取義的論點說賴院長不懂統計、不知民間疾苦,再來又害怕人民真的拿了平均薪資去跟老闆要薪水。一份報紙的立場,在一篇社論中,真是表露無遺。

 

解決低薪問題,除了政府政策如調高基本工資或完善勞工相關法令,最重要的是解決台灣目前產業轉型速度過慢的問題,唯有如此,平均薪資才能夠不靠政府干預而自然拉高,這就是賴院長自上任後積極解決產業五缺問題的原因。相信這份報紙也不是不了解,卻刊出這種昧於事實的社論,實在令人難以理解。媒體應該把傳遞事實放在第一優先,怎麼會讓代表一報之社論如小說般自由發揮?這個箇中緣由,大概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了。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蘇佳恬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