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一片丹心
放.高論
一片丹心
【一片丹心】影響不同的兩個副手---美國大選觀察之七
2020.09.17
12:03pm
/ 王丹
她言詞銳利固然可以起到攻擊手的作用,但是在選情到了最後的關鍵時刻,會不會因為話說得過快過於鋒利而導致失言或者令人印象不佳,這是賀錦麗令人擔心的地方之一。

 

了解選舉政治的人都知道,競選雙方雖然以正職候選人為主,但是副手的選擇與表現也非常關鍵。有的時候,副手可有可無;但也有的時候,副手可以成為隱患或者麻煩。

 



今年美國總統大選,共和黨陣營的搭配狀況相對簡單。副總統彭斯作風低調,發言不多且得體,雖然保守派立場鮮明,但爭議性不大。經歷過2016年的選舉,他已經被檢視過一輪,如果有醜聞,早就爆出了。在川普一言一行都搶走幾乎所有媒體關注點的情況下,他就是典型的可有可無的那種副手。他也許不會為川普增分,但也不會為川普減分,可以說非常安全。彭斯雖然是沈默的副手,但是對於穩定共和黨內部建制派的支持度來說,仍然是一個指標性的存在。因此,對於共和黨來說,不用太操心副手的問題。而對於民主黨來說,拜登的副手賀錦麗的情況就不一樣了。 

 

賀錦麗的不確定性 

  

從民主黨陣營的考量來說,當然是希望賀錦麗可以為拜登的選情加分。無論是性別或者年齡,還是種族背景或者政治爆發力的力度,選擇賀錦麗都是為了彌補拜登的不足。從這點來講,毫無疑問,賀錦麗確實都可以使命達成。總體來看,選擇賀錦麗作為副手,對拜登的選情應當是正面的。但是,賀錦麗給拜登帶來的影響的不確定性,要遠遠大於彭斯之於川普。為什麼這麼說呢? 

  

首先,賀錦麗年輕,有活力,但是過於咄咄逼人,言詞鋒利的好處是拉抬氣勢,但壞處是一不留神就有可能說錯話。例如前不久在談到美國種族歧視問題的時候,賀錦麗說美國有兩套司法系統,一套是給白人的,一套是給黑人的。她的原意當然是說美國的司法體系存在對黑人的歧視,但是這番話從邏輯上講非常不周延,會有人質疑,這樣的論述,置佔美國選民相當大比例的西裔和亞裔於何地?事實上,賀錦麗成為副手,民主黨確實有希望以此鞏固非裔選票的用意,但是也因此讓西裔感到被冷落。在關鍵州之一的佛羅里達州,西裔對川普的支持度已經超過拜登,對民主黨來說就是一個警訊。賀錦麗這樣的發言,正是她的個性的表現。她言詞銳利固然可以起到攻擊手的作用,但是在選情到了最後的關鍵時刻,會不會因為話說得過快過於鋒利而導致失言或者令人印象不佳,這是賀錦麗令人擔心的地方之一。 

 

與中國的關係是未爆彈 

  

其次,賀錦麗及其家人與中國的關係,是一個還未引爆的地雷。賀錦麗本人長期在舊金山經營政治勢力,那裏的華人是她的票倉,但同時,那裡也是中國領事館最為活躍的地方,很多支持民主黨的僑團,與中共領事館的關係非常密切。瓜田李下,難免會被人質疑。而問題更嚴重的,是她的丈夫。賀錦麗的夫婿經營的律師事務所,開展的業務主要以中國客戶為主,事務所雇用的人員中,也有相當數量的中國僱員,甚至包括中共幹部。包括《華盛頓郵報》在內的支持民主黨的主流媒體,現在也已經開始針對這個問題進行調查和報導,共和黨方面更不會放過這個問題。我甚至懷疑共和黨選戰操盤手已經掌握一定的不利於賀錦麗的情況,會在關鍵時刻拿出來狙擊民主黨。這是賀錦麗令人擔心的地方之二。 

  

當然,這些只是針對選情的猜測,至少到目前為止,賀錦麗還沒有出現大的問題。但是美國大選有一個「十月驚奇」的說法和慣例,就是到選前一個月,總是會有什麼重大的逆轉選情的事情發生。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賀錦麗身上的可能性相當大。在很多方面,她的出現,都很容易讓人想起2008年的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佩林。那一次,佩林一開始氣勢如虹,但最終,給總統候選人麥肯帶來的負面作用大於正面作用。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林巧雯

 

 
王丹
六四天安門學運領袖之一,曾任教於台灣政治大學、清華大學、中正大學等,現旅居美國。一個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致力於做一個溫和,堅定,建設性的政治反對派;期待未來的中國,能夠重建政治秩序和生活秩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