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財經
放.新聞
財經
《放·獨家》從「學者」到肩負「農業金融」任務! 吳明敏心繫:這些都是農漁民的辛苦錢...
2020.10.08
17:15pm
/ 放言編輯部 張馨予
「全國農業金庫(以下簡稱農業金庫)在做什麼呀?」這間位於台北市館前路上的農業金庫成立至今已滿15年,外界對於其「管錢」的實際運作還是有許多不了解的地方。

「我就是要來解釋清楚啊」,穿著整齊西裝,董事長吳明敏笑呵呵地回應。

 

這位農業經濟博士,長期在大學任教。訪談之前,已備齊資料、投影布幕、茶水等,甚至安排好同仁的座位,從他穩重細心的規劃,不難發現他的用心,也對他任內帶來的變化感到期待。

 

隨著2000年首次政黨輪替,農漁會信用部(以下簡稱信用部)也面臨改革,他是2003年《農業金融法》的外部諮詢學者,後來更擔任不分區立委,2008至2016年曾在民進黨中央黨部智庫新境界文教基金會擔任農業小組召集人。

 

2017年12月26日,吳明敏接任董事長,接下輔導全台灣311家信用部,穩定農業金融的重任。農業金庫是半公家機構,他說「農委會持股近40%、農業信用保證基金會4%,農漁會持股56%」。吳明敏談到,信用部體系曾一度面臨崩塌,進而催生農業金庫於2005年5月26日成立。

 

「這些很多都是農漁民的辛苦錢...,」吳明敏說,農業金庫存款絕大部分是農漁會轉存款,2020年9月底農漁會轉存6,927億元,占農業金庫存款總額7,252億元96%,這筆龐大資金必須妥善運用,更須管控風險。

 

 



營運績效穩健改善,嚴格管控風險

 

吳明敏上任2年9個多月以來營運品質穩健改善,吳明敏表示,要謝謝全體同仁、董監事、業務發展顧問,特別是農漁會朋友和農委會長官的支持。今年截至9月,稅前盈餘10.18億元,今年KPI設定為13.50億元,達成75%。若加上補助農漁會2.10億元(降息衝擊1.85億元以及洗錢防制系統0.25億元),稅前盈餘實際上已有12.28億元,達成率90.96%。

 

2017年12月和2020年9月比較,農業金庫放款餘額分別是2,186億元和2,758億元,增加572億元;逾放比率從0.52%降至0.25%;淨值從288億元增加至342億元,平均每月增加1.636億元;2018和2019兩年的稅前盈餘成長率均超過11%,今年也有機會達標。

 

不僅農業金庫本身營運績效穩健改善,成立15年來,輔導信用部的經營績效也是十分明顯,以2005年5月與今(2020)年同期相比,吳明敏表示,信用部的存放比從39.25%增至57.98%,淨值從805億元增至1,424億元,最重要的是,逾期放款從761億元減至51億元,逾放比率也從13.48%減少為0.43%。

 

吳明敏說,「2005年逾放比超過15%有107家,約占整體311家的三分之一,隨時可能演變成『系統性的金融風暴』,現已降至一家都沒有」。

 

十五年來,信用部存放款明顯增加,今(2020)年8月存款1兆9,703億元;放款為1兆2,012億元,餘裕資金7,691億元,當中有6,879億元轉存農業金庫,占比高達89.44%,由農業金庫提供一年定儲利息,吳明敏表示,這是依照《農業金融法》第31條規定,餘裕資金至少四分之三須要轉存至全國農業金庫。

 

換言之,今年受疫情影響,信用部放款相對困難,餘裕資金大幅增加,1-9月轉存款增加478億元,農業金庫「照單全收」,並支付一年定儲利息,是「金庫」的法定責任。



協助弱勢農漁會,幫忙青年從農創業

 

吳明敏表示,「我們特別重視農業放款和對青年從農創業的授信,農業金庫的農業放款餘額占總放款餘額7.58%(2020年8月),日本農林中金僅占2.50%(2020年3月);整體農業金融機構(農業金融機構+信用部)的放款餘額占總放款餘額12.61%,日本才5.27%」。

 

吳明敏談到他最近到台南市南化區,正值芒果、竹筍採收期,他說,農民勤勞節儉,很少借錢,農產品賣出賺來的錢都存在農會,南化區農會信用部的存放比只有10%。

 

為了幫忙提升信用部存放比, 2009年起農業金庫透過土建融等大型授信案,邀請農漁會參貸,聯貸開辦至今年10月6日,累計貸放1,995件,總授信額度2,523.3億元,其中信用部參貸1,180.7億元,占比約47%,並特別關心存放比低於50%的信用部。

 

吳明敏說,近幾年信用部的參貸占比均大於農業金庫。受到疫情和央行降息影響,為協助農漁會度過難關,今年信用部占比提高為57%,農業金庫僅43%。

 

吳明敏說,「總統多次指示,要幫青年人的忙」。青年從農創業貸款,透過利率調降,目前是0.54%;延長資本支出貸款和週轉金貸款期限;百大青農500萬5年免息、一般青農貸款200萬免息等措施。2015年開辦青農創業貸款時僅3.6億元、213件,近年快速增加,至今年8月累計5,763件,63億元。一件平均109萬元,雖然授信成本很高,卻是責無旁貸的工作。

 


 

成立OBU,為新南向政策和印太戰略加分

 

儘管農業金庫營運績效穩健成長,也大幅改善信用部品質,吳明敏坦言,「在農業新南向目標KPI這塊,真的非常不理想,公司每個月的主管會議,看到數字,大家都很著急」他說,「許多台商離開台灣20、30年,在台灣沒有資產,無法提供擔保」,必須要有OBU,才能跟農業金庫往來。

 

台灣農企業要到國外發展,多數也想要OBU,因存款利息所得免稅、外幣帳戶不受台幣匯率變動的影響、資金進出自由便於海外投資及貿易拓展。

 

「至今沒有OBU,所有配套做好了」,吳明敏表示,立法院第九屆會期期間,「國際金融業務分行部分條例修正草案(主要是容許農業金庫承做OBU)」,曾經由行政院院會通過送立法院後,卻被誤解成也要做ODA(政府開發協助計畫),沒能完成立法,實在可惜。他再次強調「農業金庫沒有要做ODA!」。

 

為了要成立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他曾經拜會多名跨黨派立委與農委會、央行和金管會等相關單位,得到樂觀其成的回應,再來就等「水到渠成」!

 

新南向,是蔡總統的重要政策指示,吳明敏說,新南向政策超前部署,現在看來很正確,因為武漢肺炎疫情、美中貿易戰等,許多產業密集在做跨境移動,特別是到新南向國家。

 

吳明敏表示,「2011-2020,連續十年我們獲得中華長期信評twAAA的最高評價,有了OBU,可憑藉優異的信用評等,透過國際市場,增加外匯存款、向海外金融機構拆借,可大量降低財務配置所需美元等外幣的資金成本」。

 

「OBU是銀行的必備工具」,不論是日本農林中金或荷蘭Rabobank,都有做國際連結,和外國銀行策略聯盟。我國所有銀行、證券商和保險業也都有辦理國際金融業務,透過OBU能夠為公司創造穩定利潤,回饋股東,也為新南向政策和印太戰略加分,稱職扮演最終端資金管理者角色」。

 

 

引入專業,承擔社會責任

 

為增加農業放款、協助青年從農創業、提高農業國際連結的績效、有效管控風險,吳明敏表示,「我上任不久,公司即聘用20多位不同領域的學者專家,擔任無給職業務發展顧問,協助員工教育訓練,提供授信案的專業意見等」。成員包括農委會退休的局處署和改良場首長、大學教授及農業金庫前董事長。

 

農業金庫也和中興大學國際產學聯盟以及越南西貢商業銀行,簽訂合作備忘錄,為投資台灣農業和連結國際佈局。「農業投資和創業商機交流座談會」即是農業金庫居間協調,由中興大學國際產學聯盟主辦,7月31日舉辦第一場,選擇有機肥料、蘭花、軟殼蟹,反應熱烈。

 

9月25日舉辦第二場,除了原先三項產品之外,再加上物聯網、膳食纖維以及印尼農業投資三項。這是行動座談會,特別強調「環境保護、循環經濟、青年創業、提高農業科技市場價值、跨境分工多贏營運模式的研議等社會責任」,希望未來的任何投資案,都有助於台灣和友邦國家土地、勞力、技術和管理等資源,可以發揮最大的綜效。

 

吳明敏最後表示,為了幫忙有產銷履歷(TAP)、有機、QR Code、HACCP標示農漁產品的市場拓展,農業金庫的子公司農金資訊公司,於去年特別成立「農金安心GO」網路行銷媒合平台,提供農漁民和青年農民,免費上架服務,希望幫忙賣到合理價格,也讓國內外目標消費者,可以買到安全的優質產品。吳明敏說,這一波中秋檔期,營業額1,632萬元。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