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80年代獲難得商業成就的東方快車合唱團,與五月天合唱〈永遠不回頭〉象徵台灣樂團傳承
2020.11.03
18:04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東方快車合唱團在1990年第二屆金曲獎拿下「最佳演唱組獎」,當時金曲獎還未把「組合」及「樂團」獎項分開,第一屆獲此獎的是知己二重唱,東方快車合唱團是金曲獎歷史中第一個得獎的樂團

 

組個樂團、玩玩熱門音樂,是不少人在讀書時期的共同回憶,雖然玩樂團的年輕人一直存在,台灣早期的流行歌壇中卻總是無法有樂團的身影密集出現,只有零星幾個能被主流唱片公司推上大眾媒體露臉。回顧80年代末期,能在媒體和商業市場上取得成功的樂團,恐怕就只有「東方快車合唱團」了。

 



80年代末興起學生玩團風氣

 

80年代末期的台灣歌壇,曾經一度有那麼點樂團要冒出來的味道。當時有許多年輕人會去練團、買樂器的功學社,舉辦了「功學社熱門音樂大賽」,報名參賽的情況非常踴躍,於是在1988年更名,風風火火地辦起了「第一屆全國熱門音樂大賽」。這個比賽被正在迅速發展而求才若渴的唱片產業注意到,飛碟唱片公司集結了當屆得獎的5個樂團:Metal Kids、幻象、Telepathy、Heavy Chains和The Outsider,錄製第一屆全國熱門音樂大賽紀念專輯《烈火青春》。眾人大合唱的主題曲〈烈火青春〉相當受到年輕學子喜歡,每個樂團也各有一批支持的歌迷,一時間頗有點樂團將要大舉進入華語歌壇的聲勢。可惜的是,當時唱片公司評估還是個人歌手比較容易在市場上推動,後續只與Metal Kids主唱張雨生、幻象主唱邰正宵簽約進行個人專輯籌備,唯一例外的是Telepathy的主唱姚可傑和鼓手郭名虎一起被製作人翁孝良簽了下來。

 

翁孝良本身是樂團吉他手出身,也曾在80年代初期以「印象合唱團」出道發專輯,心中多少還有著樂團夢,只是築夢也得要踏實,樂團要在當時盛行的青春偶像風潮下找到生存空間,把團員塑造成偶像是最容易的方式,這也殘酷地解釋了只有長相酷帥的姚可傑和郭名虎被簽下的原因,翁孝良另外找來在熱門音樂大賽獲選「最佳吉他手」的劉哲維以及在當錄音師的盛子貞擔任貝斯手組成了一個新樂團。日本富士電視台在1988年9月為紀念開播30週年,曾讓一列「東方快車」特別列車從巴黎啟程,途經德國、波蘭、前蘇聯及中國,最後以日本東京作為終點,這個自1977年後不曾行駛過的東方快車直通車再度上路,是當年很受到注意的一則新聞,當時也正是該樂團籌組的時期,或許有受到這個事件的啟發,加上想塑造搖滾樂風強烈有力的形象,團名就取做「東方快車合唱團」。

 

從偶像路線出發漸轉型為真正的樂團

 

他們先以4人的陣容參與飛碟唱片1989年發行的《七匹狼電影原聲帶》,除了姚可傑參與〈永遠不回頭〉的大合唱,樂團另外演唱了2首歌,算是宣告這個新樂團的成立且試試水溫,之後又調整陣容,劉哲維退出,加入新的吉他手楊振華及鍵盤手侯志堅。侯志堅曾是劉文正秀場演出的鍵盤手,也是第二屆全國熱門音樂大賽選出的「最佳鍵盤手」,之前就跟他同在一個樂團的楊振華,則是長期在著名的Pub犛園做場團演出的樂手。在當時擅長造星、才剛推出「小虎隊」風靡全台灣少女的飛碟唱片一手打造下,東方快車合唱團在1989年6月發行了首張專輯《就讓世界多一顆心》。

 

雖然5位成員都是從樂團出身,但是在這張專輯中,他們被包裝成偶像團體,就連音樂實力也被「架空」而沒有展現機會。打開專輯的歌詞頁可以看到,10首歌裡,只有一首〈孩子〉是貝斯手盛子貞作曲,其它都是一些著名創作人的作品。編曲的是陳志遠和屠穎,樂器彈奏掛名的除了4位樂手團員,還有當時台灣樂壇的四大錄音樂手:吉他游正彥、貝司郭宗韶、鼓手黃瑞豐及鍵盤陳志遠名列其上,有4位大師出手,團員們在錄音室裡恐怕只能是敲敲邊鼓的角色。不過,大部分是「看熱鬧」的聽眾不會在意這種「看門道」的問題;就在一年前,張雨生以一首黑松沙士廣告曲〈我的未來不是夢〉掀起熱潮,成為當紅炸子雞,飛碟唱片循著相同路徑,安排他們的首波主打歌〈就讓世界多一顆心〉,成為搭配新一季黑松沙士的廣告歌,此舉果然奏效,歌曲大受歡迎,專輯也賣了超過10萬張,東方快車合唱團終究還是以樂團之名站穩了進入歌壇的腳步。

 

他們緊接著進入大爆發時期,以每隔5個月就出一張專輯的超快速度,接連發行《將你的靈魂接在我的線路上》及《搖滾寓言》兩張專輯。或許唱片公司因為首張專輯成功而對他們有了信心,他們也適應了唱片產業的運作,這兩張專輯中有了較多他們自己的創作,開始展現他們的思維,也讓他們身為一個「樂團」的色彩日益明顯。《將你的靈魂接在我的線路上》專輯裡的〈讓我的愛情沒有黑夜〉和〈不熄的火焰〉皆為當時知名品牌口香糖的廣告歌,專輯銷量破15萬張之外,更讓他們在1990年第二屆金曲獎拿下「最佳演唱組獎」;當時金曲獎還未把「組合」及「樂團」獎項分開,第一屆獲此獎的是知己二重唱,東方快車合唱團是金曲獎歷史中第一個得獎的樂團。第三張專輯《搖滾寓言》的〈紅紅青春敲呀敲〉再度成為黑松沙士廣告歌曲,兩大作詞人楊立德和陳樂融用「紅紅青春敲呀敲,自己的歌唱呀唱」寫出年輕人愛音樂的活力以及用唱歌表現自己的心聲,專輯還搭配巡迴全省演出,創下70萬張的超高銷售佳績。

 

東方快車合唱團與飛碟唱片約滿後轉至EMI公司,以較重金屬搖滾的風格陸續出了《戰火》(1992)、《太陽依然出現在東方》(1993)、《星期六的搖滾Party》(1994)三張專輯,不過也接連出現鍵盤手侯志堅要當兵、貝斯手盛子貞要舉家移民美國等狀況,在第六張專輯之後,雖沒明確說解散,該樂團仍默默的消失在大眾的視野中。後來因為參與張雨生紀念專輯《雨生歡禧城》及金馬獎的表演節目,曾經短暫合體並以「搖滾東方」的團名再次發行EP《2006紅紅青春》。侯志堅後來專職影視廣告配樂,電影《藍色大門》、《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我的少女時代》等的配樂都出自於他。姚可傑、楊振華則成立錄音室,繼續從事幕後音樂工作。2012年五月天邀請姚可傑出席他們主辦的第三屆《超犀利趴》,與五月天及亂彈、董事長、四分衛、脫拉庫等樂團,一起在台北小巨蛋的舞台上演唱經典歌曲〈永遠不回頭〉,勾起歌迷滿滿的回憶,更象徵著台灣樂團的精神傳承。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搖滾東方」臉書)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