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非常時齊
放.高論
非常時齊
【非常時齊】國會這場「下水湯之戰」
2020.11.27
15:04pm
/ 王時齊
把應該被汆燙為下酒菜的豬內臟當成問政的工具,這實在是人生境界的達成,一輩子可以跟子孫分享的故事。而立法院議場遍佈血淋淋的豬肝和豬心,算是個時代的場景,說起來也是非常貼切。

 

國民黨在野的歷史不長,但現在看起來似乎越來越享受當一個在野黨了。能夠在蘇貞昌被民進黨立委團團圍繞、上台做施政報告之際,拿著各式各樣的豬內臟,近距離地恣意砸向講台,那一刻,所有國民黨立委的內心應該都年輕了起來,放肆的青春完全沒有界限。 

 



把應該被汆燙為下酒菜的豬內臟當成問政的工具,這實在是人生境界的達成,一輩子可以跟子孫分享的故事。而立法院議場遍佈血淋淋的豬肝和豬心,算是個時代的場景,說起來也是非常貼切。 

  

但在這「黑白切」的背後,國民黨到底成就了什麼,非常值得探討。 

  

為了抗議萊豬進口,國民黨使出了渾身解術,拼命告訴大家這件事有多危險。萊豬進口當然是重要政策議題,有人重視國際貿易有人擔心風險管控,這也都有道理。但必須說一句,這件事國民黨一點抗議的資格都沒有。 

 

反政府才是真的 

  

國民黨執政時,早已經開放萊牛進入台灣,開放萊牛的政黨有什麼道理抗議萊豬?一邊吃著高檔牛排館的萊牛,一邊抗議還沒進來的萊豬,是有什麼說服力?政策就是一個邏輯的問題。不反萊牛的人去反萊豬,他的反對理由你一句都不必聽,因為反萊豬是假的,反政府才是真的。 

  

國民黨當然會說,反對就是在野黨的天職。這句話當然沒有錯,但重點是,反對到什麼程度要下車?反對的論述和手段是什麼?這是一種心態,就是你想不想重新執政?還是準備永遠在野? 

  

民進黨當初反萊牛,當時國際標準還沒出爐,所以一直留著一個但書,就是有國際標準就遵照,沒有就反對。後來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訂下了標準,民進黨立刻擺脫這個戰場。原因不是因為民進黨不懂得如何當在野黨,而是因為他們有重返執政的企圖心。 

 

執政後該怎麼辦 

  

因為真心想執政,在野時就會想著「執政後該怎麼辦」,該如何自圓其說、該如何處理對美關係、該如何掃除國際經貿的障礙。畢竟在野時可以不負責任,有心執政的人才會放在心裡。但國民黨最近的表現看來,找到議題就大幹一場,即使前後矛盾邏輯不通也無所謂,更完全不去想「執政後該怎麼辦」的問題,似乎是有決心一直在野下去。 

  

如果30年前有人說,「講到穩健就想起民進黨,講到抗爭就想起國民黨」,一定會覺得這人瘋了;但現在看起來,這句話沒那麼瘋。國民黨短短幾年,已經完全拋開了朝堂的包袱和禮教的束縛,以抗爭為己任,強度無上限、恥度無下限,只能說這真是令人感慨,也衷心祝福他們永遠當個稱職的在野黨,一直到腦袋清醒為止。

 

 

圖片來源:國會吉娃娃粉絲專頁、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最新新聞
王時齊
媒體經驗:曾任記者、主播、節目主持人、專欄作家、政治評論員。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