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社會
放.新聞
社會
游迺文曾「獨列」勞金局政風高風險名單!勞動部長:有注意到,但無「具體事證」無法處分
2020.12.02
12:05pm
/ 放言編輯部 吳栢妤
許銘春說,她上任時,政風處有提交一份「高風險名單」,游迺文有在名單當中,她也從報告注意到游迺文交友廣闊、飯局比較多,但報告有說明,經調查後沒有找到具體違規事證。

 

勞動基金爆發弊案,勞動部長許銘春今(2)日在立法院備詢時更坦言,早在104年至108年就接獲游迺文相關的匿名檢舉,游也有被列入政風處的「高風險名單」,但當時並沒有查到具體事證,所以沒有做進一步處分。隨後,勞動基金運用局長蔡豐清更說,105至108年的高風險名單中,勞金局僅游員1人被列管。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質詢時詢問許銘春,在此案件爆發前是否有耳聞游迺文涉嫌炒股?或者是否有接獲游迺文相關的匿名檢舉?許銘春回應,在此次調查前並沒有耳聞,但她上任時,政風處有提交一份「高風險名單」,游迺文有在105年至108年的列管名單當中,她也有從報告注意到游迺文交友廣闊、飯局比較多,但報告有說明,經調查後沒有找到具體違規事證。

 

許銘春還強調,高風險名單與此次勞動基金弊案沒有直接的關聯性;她請勞動基金運用局長蔡豐清作向蔣萬安說明詳情。

 

蔡豐清解釋,104至108年間確實有接獲游迺文相關匿名檢舉,其中部分檢舉與此次的勞動基金弊案有關。蔣萬安質疑,既然匿名檢舉早指出與此次弊案有關的情節,但勞金局卻拖到今年9月才調查,這是否涉及包庇、調查不實?蔡豐清回應,「應該是沒有。」

 

蔡豐清表示,當時有針對檢舉內容約談內部員工及外部業者,但行政調查有其侷限在,只能盡可能去詢問,若對方不願意透露,在沒有掌握具體事證的情況下,沒有辦法做進一步的調查,只能暫時排除,等待有新的事證時再繼續調查。

 

許銘春則說,勞動基金運用局掌管整個勞動基金操盤,平常就會收到非常多的匿名檢舉,政風處都有一一去調查,但如果查不到明確事證就沒辦法做處理。

 

隨後,國民黨立委廖婉汝質詢時又問,勞動部這份「政風高風險名單」中,是否還有其他遭列管人員在勞金局任職中?蔡豐清回應,沒有;他更指出,勞金局僅游迺文1人被列入104年至108年的高風險名單。

 

面對蔣萬安質疑,此事件爆發為何沒有人負起行政責任?許銘春則說,事件爆發之初,蔡局長就有口頭自請處分,但她認為,整起案件檢調還在偵辦中,她已要求局長要配合調查,等到事情明朗後她也會有適度的處理,假設同仁真的有督導不周等,會再作進一步的處理。

 

 

圖片來源:翻攝國會頻道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