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一片丹心
放.高論
一片丹心
【一片丹心】西方對中國的幻覺
2020.12.17
09:51am
/ 王丹
為什麼西方主流媒體對於中國的報導,與中國人自己的感受出現如此大的差距呢?這裡原因很多,但有一個原因可以說是最荒唐不過的,那就是:西方主流媒體,在報導中國的時候,居然採用中國官方的統計數字。

 

談到西方研究中國的著作,我要特別推薦著名記者James Mann2007年的一本書《The China Fantasy》(姑且譯作《中國幻夢》)。作者在書中闡述的核心觀點就是:指望市場經濟和資本主義的發展能夠帶來民主政治,這完全是一種幻覺,一種自欺欺人的想法。這個觀點現在看起來已經不是那麼獨樹一幟了,但想想這是2007年完成的著作,那一年前後的中國,正是經濟大崛起的年代,那也那正是西方國家對中國的經濟發展甚至社會模式讚不絕口的年代;2008年的中國奧運會,正是這場「中國幻夢」達到巔峰的時刻。而在那個時刻,James Mann就已經敏銳地看到,西方對中國,有一種不切實際的美好期待。他的這本著作被認為是「先知之作」,一點也不過分。 

 



中國幻夢 

  

提到這本書,是因為儘管今天的西方世界,據說已經對中國的崛起有了覺醒,據說已經認識到了中國對世界民主制度的威脅與挑戰,但是在我看來,他們並沒有完全從這一場「中國幻夢」中完全覺醒過來。這次美國大選,美國人和西方國家為了把川普拉下台,寧願選擇一個明顯地與中國有長期友好關係的「熊貓派」代表人物拜登上台,而且為了強化自己的這種選擇,每天都在彈奏「拜登會對中國更加強硬」的狂想曲,說明在西方主流社會中,很多人終究還是沒有把中國的崛起當作真正的威脅。他們關於「中國只要實現市場經濟就會導致民主」的fantasy或許已經破滅,但是他們對中國還 抱有種種其他的Fantasy,例如中國在某些領域還是願意遵守國際規則的,是可以合作的;例如中國的經濟發展,形勢一片大好。 

 

報導與現實差距 

 

最近《華爾街日報》連續幾篇關於中國經濟發展的報導,不僅充分地表現出了這樣的幻覺,而且讓我們看到了這樣的幻覺到底是怎麼揮之不去的。這幾篇報導大意是說,在疫情衝擊之後,中國的經濟在11月份已經全面恢復,一片光明。這樣的報導我看了大吃一驚。我雖然不是經濟學家,但還是有一些研究中國經濟的朋友,和一些在中國做生意的朋友,《華爾街日報》的光明論述,跟我聽到的中國人自己的感受竟然完全不一樣。我一位做生意的朋友告訴我,國內經濟學家普遍不看好所謂的「經濟復甦」,因為在疫情之後,實際上不僅生產受影響,出口訂單交不了貨,而且很多連續生產的設備,例如化纖切片,一停一開就是幾十萬的成本,各地都是叫苦連天,他們並沒有感受到《華爾街日報》的報導所描述的光明景象。 

  

為什麼西方主流媒體對於中國的報導,與中國人自己的感受出現如此大的差距呢?這裡原因很多,但有一個原因可以說是最荒唐不過的,那就是:西方主流媒體,在報導中國的時候,居然採用中國官方的統計數字。上述《華爾街日報》的報導,一開頭就說中國經濟成長達到了7%,這個數字卻是亮眼,但是來自於中國國家統計局。大多數中國人都知道,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字是政治數字,其可性度相當低。舉例而言,有一個中國國內經濟學家的討論群,都在討論國內固定資產投資減少的事情,而中國官方還在宣稱中國的固定資產投資與二月相比增加了2.6%,這真是匪夷所思,但《華爾街日報》的記者也就採用了。不去自己進行調查,簡單地採用中國官方數字,這樣的西方記者,被有些網友笑說「這是中國統計局派來的記者吧」? 

  

一方面知道中國官方粉飾太平,另一方面盲目相信中國官方經濟數據,可不說這是多麼的自相矛盾,重點在於,這,就是西方主流社會對於中國會產生幻覺的一個非常技術性的原因。

 

 

圖片翻攝自amazon

 

 
最新新聞
王丹
六四天安門學運領袖之一,曾任教於台灣政治大學、清華大學、中正大學等,現旅居美國。一個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致力於做一個溫和,堅定,建設性的政治反對派;期待未來的中國,能夠重建政治秩序和生活秩序。
作者文章列表
王丹
六四天安門學運領袖之一,曾任教於台灣政治大學、清華大學、中正大學等,現旅居美國。一個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致力於做一個溫和,堅定,建設性的政治反對派;期待未來的中國,能夠重建政治秩序和生活秩序。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