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人物
放.新聞
人物
《放・專訪》獨家:捷伴同行反罷免!系列五之三|投票吧!黃捷道出「心內話」盼鳳山民眾留下「進步力量」!
2021.01.23
09:04am
/ 放言編輯部 高逸帆
黃捷強調,回歸到她的罷免案,不應該是藍綠對決,也不應該看藍綠基本盤以及動員的成果而已,「罷免應該是高於選舉之上的」。

 

2018年高雄市長選舉,韓國瑜在鳳山拿下11萬8466票,陳其邁拿8萬8437票;同年議員選舉,國民黨候選人在鳳山區共拿下9萬2935票。本次罷免黃捷案通過的門檻為7萬1958票,面對國民黨打算發起動員,黃捷沒有大意的本錢。

 



不過,黃捷認為無法以過去的選舉數據來看是否會動員成功,因為每次投票參考的數值都不同,比如2020年的總統大選,蔡英文拿到13萬多票,韓國瑜則是8萬初頭;而高雄市長補選,陳其邁拿到8萬多票,李眉蓁僅3萬多票。

 

她再說,當天投票率是否會那麼高也是個問題,畢竟只有鳳山在選舉,跟全市或總統級的選舉不太一樣,能否將不同意票催出來,「我態度有所保留」,但希望鳳山人記得當天有屬於鳳山人的任務。

 

 

罷免的「意義」高於選舉:勿用黨派意識看待

 

在桃園市議員王浩宇遭罷免成功後,國民黨高雄市黨部主委李哲華日前表示,他們已經與「鳳山清捷隊」開過會,並指派韓國瑜時任市長時的民政局長曹恒榮擔任指揮官,作為與罷捷團隊的聯繫窗口。

 

黃捷強調,回歸到她的罷免案,不應該是藍綠對決,也不應該看藍綠基本盤以及動員的成果而已。 她直言,「罷免應該是高於選舉之上的」,比如當初並非因為屬於哪個黨派而出來罷韓,而是覺得這個人做得好或壞;也就是說,罷免的精神應該是,民眾認為這位民代不值得做4年,或是該民代無法在4年任期內把事情做好。

 

「希望大家面對我的罷免案,要去思考這次罷免的正當性,而非用黨派意識看待這件事情。」黃捷認為,若將罷免當作選舉操作,會有點可惜,也會失去投下這張珍貴公民選票所賦予更高的意義。

 

 

努力催出不同意票

 

由於在罷免投票中,被罷免方是較為「被動」的一方,「不同意票」要高於「同意票」基本上是不太可能。黃捷抑是如此認為,她不會去預設目標,而是可以看出鳳山有多少人不喜歡她,又或是可以看出在她翻白眼後,有多少人對她不滿。

 

當然,黃捷也希望,大家能願意站出來投下「不同意票」。

 

民眾會不會出來投票,黃捷在勤跑基層的時候最知道。有鄉親主動向她說2月6日要投下「不同意票」,所以她會順其自然看民眾有沒有這樣的意識,並順勢希望大家可以把一個認真的議員留在鳳山,「希望對大家來說是個福氣,是會讓大家感到驕傲的民意代表」。

 

「我不會刻意激化這個議題,」黃捷表示,她作為民意代表本就應該接受檢驗,所以對方要罷免她,她非常尊重對方行使公民權;罷免方對她任何不滿意之處,她僅會盡量澄清她的工作內容。

 

 

號召青年!一起返鄉投票吧

 

青年族群是黃捷的主力票源,不過青年投票率本就偏低,又適逢農曆春節的前一週,北漂青年是否會願意提早一週回到鳳山投票,必須打上個問號。

 

黃捷笑說,希望大家如果已經放寒假,或是有假期的打算,能夠在過年前3天提早返鄉,「提早冬眠」。她同時真切表達,如果大家覺得她這一席對鳳山來說非常重要,或是對高雄、對台灣來說也代表非常重要的進步力量,希望大家用選票的力量,留住這席民意代表。

 

 

本次罷免案對台灣民主深化的重要性

 

「這場罷免案,不只是我個人,算是對台灣接下來罷免權的發展也是很重要的案例。」黃捷說明,在台灣行使罷免權沒幾個人,所以接下來罷免權使用的方式,對於台灣民主的過程滿重要的,這場結果是否可能成為台灣民主深化的過程?希望大家能以更有高度的方式看待這場罷免案。

 

黃捷強調,這不僅是她為鳳山做得好不好而已,而是上升到「對方想打擊所有的進步力量」。她示警,如果她被罷免,接下來不只是她,各地都會持續發生這樣的事情,甚至被當成在政黨間、選舉間操作的手段。

 

「把罷免當作號召支持者的方式,並不是好的發展,」黃捷認為,罷免應該回歸到「人」的本身,而不是淪為政黨角力的方式。

 

 

黃捷的心內話

 

黃捷有些心裡話想對鳳山區民說,「如果鳳山區的選民,對於我過去2年為鳳山的努力有所認同的話,可以在2月6日行使自己非常重要的權力,『不要放棄』,全台灣那天只有鳳山人可以投票,所以不投很可惜。大家若認同要留下進步力量,希望大家可以陪我度過這個難關,一起讓鳳山、一起讓高雄更進步。」

 

 

(圖片來源:記者原萱容/攝影;翻攝自黃捷臉書)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