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人物
放.新聞
人物
《放・專訪》獨家:捷伴同行反罷免!系列五之五|笑談從政是場「意外」 黃捷透露政治路途「下一步」!
2021.01.25
12:24pm
/ 放言編輯部 高逸帆
黃捷說,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要繼續服務」,那是對選區的責任感,也就是「當選民還需要你的時候,我不能先放棄,所以我的心態一直是還有人需要我,我就會做到最後一刻」。

 

「我希望台灣可以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同時是民主的典範。」談及黃捷對政治的初衷,她覺得台灣政治工作者就是希望台灣成為亞洲最友善、最進步、最多元的國家,這個國家的前提當然是要擁有「台灣的主權」,這或許是個很大、很大,甚至非常遙遠,不一定能在她有生之年可以達成的目標,但必須朝這個方向前進,這是她從事政治志業的理想。

 



 

一個沒背景、家族中沒人從事政治工作,而且當年僅僅才25歲的年輕人,為何會踏上政治這條路?黃捷坦言,「這真的是個意外。」

 

她說,她從以前就是個不太喜歡在檯面上的人,就連在學校都不是風雲人物,當然在團體也不是最中心的人。她不喜歡求表現,反而喜歡在自己的角落默默做事,所以當要成為一個被這麼多鎂光燈照射,一言一行都被放大檢視,並要努力求表現的職業,「我從沒想過」。

 

政治啟蒙的過程

 

直到高三那年,日本發生311大地震,黃捷開始關注核能議題,並想了解核能對台灣的影響,因而開始參與社會運動;從該議題啟蒙後,她開始關心並接觸環境正義、居住正義、保留傳統領域,以及各式性別、族群、宗教等等議題。

 

升上大學後,黃捷持續積極參與許多社會運動,再加上除了就讀公衛系以外,也雙主修社會系。她說,在社會系對她有很大的刺激,「每個議題都打破我在溫室裡的想像」。

 

 

「直到那時候我才感受到,這世界跟我想像的不一樣,」黃捷直言,這世上有很多不公不義的事情正在發生,並不是自認為知足惜福的過生活就可以了,甚至是台灣的民主環境,也是靠前人們的生命換來的,「這對我來說都是很大的衝擊」。

 

在這段期間,黃捷慢慢摸索到「制度」這回事,她說,制度也是人訂的,合理或不合理,其實是人民可以挑戰的。自大學開始體認到社會、政治帶給她的想像,再到職場後任職記者,並到時力擔任黨團助理,自此讓她踏上政治這條路。

 

政治很髒,不要碰!

 

「千萬不要談政治,政治很黑暗、很骯髒!」這是黃捷從小不斷被灌輸的概念,她的家庭不只沒有政治背景,甚至很避諱談論政治;父親從小就教育她,別跟他人談論政治,會無法和睦相處,而且會有爭議,必須以和為貴,這樣的觀念從小就深植在她心中。

 

當時力徵召黃捷參選,對於認為「政治很黑暗」的家族來說,要得到他們的認同,勢必面對重重阻礙。

 

「所以我也是自己先決定了,才跟家人說,我不用想就知道,他們絕對不可能接受,」黃捷不禁笑了幾聲。她說,雖然她們是鳳山人,但在地方上也不是什麼有頭有臉的人物,更不是重要地方人士,就只是個住在大樓中的平凡小家庭,沒有錢,也沒有人脈,家人一定會非常反對,想說這樣到底要跟人家選什麼。

 

家人反對的原因不僅是沒錢、沒人脈而已,由於父母親的政黨屬性都偏藍,黃捷笑說,他們對時力的觀感也不好,無法想像這群「激進的分子」,也無法理解這個黨在幹嘛。

 

還有一點,家人認為她好好把研究所唸完,就能擁有美好未來,選個不錯的公司,過安穩的生活,何必葬送自己的前程,「選這種很鳥的」。黃捷清楚感受到家人對政治工作的不認同,但仍為了實踐理想,決定接受挑戰。

 

 

真正的家人、真正的溫暖

 

有趣的是,選舉到了尾聲,家人還願意主動幫忙站路口。備感溫暖的黃捷分享當時的感覺,原來這就是家人,這就是「無條件的愛」,雖然她在決定參選的過程中感覺很任性,但家人無論如何還是會力挺妳。

 

當選議員後,黃捷努力做她份內的工作,家人其實不太清楚她平常的表現,直到後來家人從親朋好友的口中得知,「你女兒的表現不錯啊」、父親的教師朋友也對她有不少正面評價;這時候家人才知道,「哦,原來女兒混得不錯嘛,努力有被看見」。

 

黃捷感性地說,這些評價讓她深感沒有辜負家人的體諒,沒讓家人失望,「還是個讓父親驕傲的女兒」。

 

為鳳山打拚的初衷不變

 

沒有辜負家人體諒的黃捷,也憑著她的努力,連續3會期獲得「十大問政優質議員」。她不僅要求自己把握每次質詢機會,在地方上也親力親為,比如當她在吃晚餐時,就隨時接受老闆的請託,處理人行道不平的問題。

 

「我生活在鳳山,我的工作就是要處理鳳山的生活品質,」黃捷堅定表示,只要她出現的時間,有人向她陳情,她就會馬上處理;在過去這幾個會期中,她很努力地用體力,用生命,將所有心力奉獻在這份工作上面。

 

 

只要有人需要我,就會做到最後一刻

 

談及若罷免案後順利留任,會不會再戰2022?黃捷笑說,她還沒有想那麼遠,但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要繼續服務」,那是對選區的責任感,也就是「當選民還需要你的時候,我不能先放棄,所以我的心態一直是還有人需要我,我就會做到最後一刻」。

 

「這次的罷免案也是一樣,」黃捷指出,如果這次結果是鳳山人不需要她了,那她也會適時讓出這個位子,「這是我必須接受的結果」。她認為,政治人物隨時要準備好這個心態,要知道大家何時需要妳,何時不需要,如果民眾有天認為妳的努力不被大家需要了,那也是她可以功臣身退的一天。

 

「在此之前,我當然是把我每一天過好,把該做的事情做到最後一刻,然後做到沒有辦法再做為止,」這是黃捷對鳳山民眾的承諾。

 

平時以電動機車代步的黃捷,只要鳳山區民還需要她的一天,就會持續穿梭在鳳山的大街小巷,為民眾服務、發聲,為高雄、為進步觀念,持續行動。

 

 

 

圖片來源:翻攝自黃捷臉書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