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台語歌曲
放.文創
引領新派台語歌風潮,洪榮宏《風風雨雨這多年》奪金曲歌王
2021.03.05
17:27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洪榮宏是第二屆金曲獎5位男演唱人入圍者中,唯一一位以演唱台語歌獲提名的,最後更是打敗童安格、張雨生、張信哲等強力對手,奪獎成為金曲歌王

 

在講到台語流行歌曲發展過程的重要革新時,最常被提到的是1989年黑名單工作室的《抓狂歌》專輯,以新的音樂意識形態顛覆了大眾對台語歌曲的想像,也催生了林強、朱約信等歌手陸續出現造成「新台語歌運動」;其實同一時期,還有幾位傳統台語歌手對革新台語歌曲也做出了努力,或許沒有「新台語歌運動」如此轟轟烈烈,他們影響到的卻是台語歌最基礎聽眾的聆聽體驗,其中一位就是三度獲得金曲歌王的洪榮宏。

 



在父親洪一峰嚴格訓練下長大

 

身為「寶島歌王」洪一峰的長子,走上音樂及唱歌這條路對洪榮宏來說幾乎是從一出生就注定的「使命」。因為小時候沒有學習音樂的條件及環境,靠自己摸索學會各種樂器的洪一峰,在36歲有了第一個小孩洪榮宏之後,一股腦的把所有心力都放在栽培他身上,在他3、4歲時就讓他開始練習發音並學看五線譜,洪榮宏也真的有音樂天份,才4歲就能唱出漂亮的「顫音」,5歲就「出道」在洪一峰的專輯裡一起合唱,9歲時出了自己的第一張唱片《孤兒淚》。在父親嚴格的要求下,洪榮宏每天一起床就要練嗓、彈琴,一週只有一小時的玩樂時間,超過就會被處罰;他常常在上台演唱前,想到父親規定唱長音要拉長到聽眾都拍手叫好才能停,就會壓力大到想吐。因為當時日本的音樂技術比台灣好,洪一峰在洪榮宏13歲時把他送去東京跟著一位音樂老師學習,洪榮宏是一起上課的人裡面唯一未成年的,人生地不熟的孤單加上巨大的壓力,那段時間裡他常常晚上躲在棉被裡哭,後來因為父母突然離異,他也就中斷學習回到了台灣。

 

洪一峰嚴格的心血果然沒有白費,不久後洪榮宏以〈我是男子漢〉、〈歹路不可行〉、〈行船人的愛〉、〈雨!那會落抹停〉等一連串的暢銷金曲迅速在台語歌壇打響名聲站穩腳步,尤其一首〈一支小雨傘〉更把他的聲勢推上最高峰,當時台灣大街小巷都聽得到這首歌,連不會講台語的人都能哼上幾句,這一年他才只有19歲,歌唱得好又長得斯文清秀,被視為是第一代的台語偶像歌手。迅速走紅為他帶來了困擾,那時期餐廳秀盛行,當紅的歌手都會被邀去做主秀,洪榮宏自然也不例外,只是他實在太搶手,讓一個喬不到他檔期的南部秀場老闆看了眼紅,找黑道「教訓」他砍了他四刀。這個事件不但讓他因為肺部被砍傷造成的氣胸,長達一年多的時間無法唱歌,更因而開始酗酒陷入低潮。

 

赴美進修後做出新派台語歌

 

1980年代末期,台灣因為威權統治鬆動,黨外運動興起,本土意識迅速萌芽,過去政府嚴格限制使用本土語言的情況不再,許多以台語創作的音樂人紛紛將積壓已久的情緒大肆宣洩,一股台語流行歌曲的復興熱潮蠢蠢欲動,而國語音樂圈已日趨成熟的企劃、製作工業技術也被台語歌壇引進,種種都在為台語流行歌曲於質與量上的大幅突破做好了鋪墊。這時候的洪榮宏選擇暫離台灣,遠渡重洋到美國進修音樂一段時間,回來後於1990年加入新笛唱片推出的首張專輯《風風雨雨這多年》,正是他總合自身於東洋、西洋音樂所學,並因應新時代的變化所做出的一張代表作。

 

身為台語歌壇的一把好手,洪榮宏深諳他對台語歌的創新不是要徹底推翻原來的曲風、主題,而是要讓原本專聽台語歌的聽眾也能聽到與國外或是國語歌一樣的品質及流行元素,他包辦這張專輯的演唱、製作、演奏、及合音,也參與兩首歌的詞曲創作,務求完整掌握他想在該專輯所要呈現的感覺與意圖。專輯同名主打歌〈風風雨雨這多年〉找來通常是寫國語歌詞的陳桂珠來與他一起創作,曲則是他和那時也已進入音樂圈幕後工作的二弟洪敬堯一起寫的,雖然主題是傳統台語歌中常出現的對過往的怨嘆回顧,但歌詞不再強調悲情面,曲調及編曲亦頗為現代、時髦,洪榮宏的唱腔上把傳統台語歌很強調的抖音、顫音收斂起來,讓整首歌沒有了台語歌特有的江湖氣味。除了這個演唱版,另外還收錄一首由他親自彈奏的鋼琴獨奏版,有演奏曲出現在台語專輯裡是首見,雲淡風輕的琴音讓人聯想起洪榮宏自身經歷過的風風雨雨,琴音反倒像是他在自訴心路歷程。

 

華視連續劇《白牡丹》主題曲〈憂愁的牡丹〉同樣由陳桂珠作詞、洪榮宏作曲,找來前女友江蕙跨刀合唱,偏向傳統台語歌的哀怨主題與曲調,靠著編曲添加了現代化的氛圍,專輯中同樣收錄另一個版本,是洪榮宏即興自彈自唱錄製的,相較於話題性十足的對唱版,這個版本更能充分展現他的音樂才華及歌曲的原貌。由洪敬堯創作的〈用你的心肝甲阮換〉,是一首兼具藍調及爵士曲風的歌,輕鬆瀟灑的況味在本土歌曲中實為少見。〈把你的形影照心肝〉套用了張國榮知名代表作〈拒絕再玩〉的編曲模式及音色,顯得非常的都會感,賦與台語歌新面貌。傳統台語歌曲裡有非常大宗來自翻唱日本歌,不過以往智財權觀念還未建立,幾乎全部都未取得授權,洪榮宏為了合法翻唱,請新笛唱片特別跨海購買版權,成為台灣首個向日本音樂著作權協會正式登記的公司團體,該協會對於當時以盜版出名的台灣會去購買版權亦感到十分驚訝;專輯裡的〈傷心的街路〉便是日本知名創作歌手堀內孝雄的作品,巧合的是,差不多同時期裡,姜育恆也看上了這首歌,把它翻唱為國語版的〈想哭就哭〉。而翻唱自日本創作歌手吉幾三的〈酒〉,也在3年後又被江蕙翻唱成了〈傷心酒店〉。

 

這張專輯高度展現出洪榮宏不只是一位歌者更是一位音樂工作者的強烈意識,作品屏除傳統台語歌曲的草根性及江湖味,為本土歌注入了新活水及生命力,更重要的是,本來台語歌的聽眾並未覺得無法接受,專輯銷售仍有極佳的成績。當年第二屆的金曲獎,對「最佳男/女演唱人」獎項還未開始區分語種,而是所有的歌手一起競逐,洪榮宏是5位男演唱人入圍者中,唯一一位以演唱台語歌獲提名的,最後更是打敗了童安格、張雨生、張信哲等強力對手,奪獎成為金曲歌王,為台語歌曲在台灣音樂界地位的確立有重要的貢獻。洪榮宏後來還在1993年及1996年兩度獲得金曲獎「最佳方言歌曲男演唱人獎」,三度金曲歌王加身創造了一項難得的成就。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洪榮宏臉書)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