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豁然開朗
放.高論
豁然開朗
【豁然開朗】中國的驚奇發明:創造一名五個月壽命的法國記者
2021.04.02
11:52am
/ 溫朗東
華春瑩及中國官媒一再聲稱,布望真有此人,只是怕被西方世界霸凌,所以才用筆名。即便如此,那這位化名為布望的人,為何去年十月才開始寫作?為何文章數量這麼少?是否另有兼職?是否就是由中國派人扮演?甚至是多人共用的筆名?

 

以偉大的文明古國自居的中國,最近又有了一個「偉大發明」:虛構了一個法國記者。四月一日的中國外交部記者會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再次上演了一場「愚人節實境秀」,公然在全世界面前嶄露中國說謊的本領。

 



法國最大媒體法新社,記者會上質問華春瑩:「CGTN近日發表了一篇署名為Laurene Beaumond 的法國記者的文章。文章批評西方媒體製造涉疆假新聞的做法。但法國《世界報》稱這個記者根本不存在,法國記者中沒有人叫這個名字。你能否介紹有關情況?這個法國記者是誰,她是否真實存在?」

 

華春瑩東拉西扯,無法出示任何證據。

 

法國學者挺台,意外發現假記者

 

三月三十一日,法國戰略研究基金會研究員彭達茲(AntoineBondaz),在個人推特上質疑,中國官媒創造了一個不存在的記者,彭達茲並說,如果這個人存在,希望兩人可以對談。

 

彭達茲的質疑有充分的根據,這個「造假案件」的發展跟台灣也有密切關係。今年二月,中國駐法大使盧沙野寫信給法國參議員李察(Alain Richard),威脅李察不能訪問台灣,措辭無理粗暴。此事在三月十五日被法國媒體《字母A》(La Lettre A)揭發,引起法國政界及學界強烈不滿。三月十六日,友台學者彭達茲在推特上批評盧沙野干預法國政治,表示法國國會議員的出訪計畫,中國無權干涉。

 

中國駐法大使館惱羞成怒,先封鎖彭達茲的推特,在推特上罵彭達茲是「小流氓」,彭達茲還是朋友告知才得知此事,被極權政府辱罵,彭達茲立場堅定,表示「榮幸」。

 

三月三十一日,中國官媒「中國國際廣播電台, CRI」的法文版網站上,刊登了一篇評論文章,批評彭達茲及法國「捧美反華」。這篇文章說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被大多數的國際組織排擠在外、世界各國只承認中國、捷克議長挺台但捷克甚至不是台灣盟國、挺台的背後都是美國的陰謀......

 

這篇中國腔調的法國文章,出自布望(Laurène Beaumond)之手,在中國官媒的介紹中,布望是法國人,在北京住了七年,曾經擔任編輯、記者、主持人,是個中國專家。

 

上述對布望的敘述過於模糊,很難確認此人是否存在。然而,中國對造假上了癮,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CRI上面沒破綻,但另一個官媒「中國環球國際網, CGTN」就露了餡。三月二十八日,CGTN的法文頁面上,對布望的背景做了更詳細的描述「在法國第四大學擁有藝術史和考古學雙學位,並獲得新聞學碩士學位。在定居北京之前,曾在巴黎的多家編輯部工作。」

 

這周以來,中國在新疆的種族屠殺惡行,因為新疆棉事件被國際社會關注,或許是要加強洗白力道,因此開頭由網站編輯「加碼」了一段作者布望的學經歷。

 

加油添醋太多,反而露出馬腳。法國媒體「世界報, Le Monde」向「法國職業記者證委員會」查證,沒有布望這個人。

 

作品少得詭異的布望

 

我用網路搜尋做了比對,布望這個作者,作品實在太少,而且全部集中在中國官媒「中國國際廣播電台, CRI」跟「中國環球國際網, CGTN」的法文頁面上,其中,CRI上面有七篇文章,日期跟大意是:

2020-10-15(中國婦女權益是世界典範)

2020-10-19(全世界都在期待中國疫苗加入COVAX)

2020-11-04(勤洗手戴口罩的中國防疫是世界典範)

2020-11-16(中國市場是各國經濟的希望)

2020-11-25(1111光棍節創造世界級商業節慶)

2021-03-09(中國兩會奠定了未來經濟活力)

2021-03-31(法國議員訪台造成世界緊張局勢)

 

從內容來看,布望這七篇文章除了批評法國議員訪台外,其他跟法國關係薄弱,甚至毫無關聯,就是中國大外宣。

 

再來看 CGTN上僅有的兩篇文章:

2021-3-27(法國議員訪台造成世界緊張局勢)(跟CRI的是同一篇)

2021-3-28(我看到的新疆很好,西方媒體在造假)

 

將布望的文章做出整理之後,有媒體常識的人都可以發現:布望從去年十月才開始寫文章,至今為止五個多月,只寫了八篇文章。

 

華春瑩及中國官媒一再聲稱,布望真有此人,只是怕被西方世界霸凌,所以才用筆名。即便如此,那這位化名為布望的人,為何去年十月才開始寫作?為何文章數量這麼少?是否另有兼職?是否就是由中國派人扮演?甚至是多人共用的筆名?

 

更有意思的是,布望的第一篇文章在去年十月十五日出現,就在布望寫文章的前一天,中國駐法大使館被法國網友圍剿,原因是法國最早公開聲援新疆維族人的法國導演、歐洲議會議員格律克孜曼(Raphael Glucksmann)被中國駐法大使館在推特上抨擊「干涉中國內政」。(法國網友罵:當初的納粹也是德國的內政嗎?)

 

中國駐法大使館被法國網友圍剿之後,眼見法國輿論情勢不對,布望就誕生了。

 

四月一日,在華春瑩堅稱布望「確實存在」後,下午,CGTN長篇大論的解釋:幫中國講話很危險,布望不得不用化名......但是這個化名在近日在國際大量曝光之後,她擔心自己跟家人的安全,「決定以後不再用此假名」。

 

沒有人知道她是誰,沒有人看過她的照片,還使用假名,何來危險跟騷擾?活了五個月的布望,就這麼死了。

 

但中國的謊言還在持續。

 

對台灣人來說,中國愛說謊造假,早已不是新聞,中國政協會議不就出現一名「台灣女孩」嗎?但對法國媒體界來說,破綻百出的謊言,創造一名五個月壽命的記者,掩蓋中國戰狼外交、種族清洗的醜態。中國重重的得罪了整個法國政界及媒體界,對中國的不信任也將從法國、歐洲持續蔓延到全世界。

 

 

圖片來源:翻攝自Twitter

 

最新新聞
溫朗東
曾任《udn鳴人堂》專欄作者、《udn相對論》執行編輯、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臉書發表時事評論常於各新媒體平台轉載引用。關心公共論辯、民主發展與弱勢權益。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