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騰焰飛芒
放.高論
騰焰飛芒
【騰焰飛芒】鋼鐵檢察官痛擊升火魔人
2021.08.26
16:57pm
/ 孫瑋芒
這場生態浩劫,無形間減少了這塊島嶼上人與自然對話的可能性及世代間山林美景的記憶斷層...。

 

玉山園區延燒12天的森林大火案偵結起訴,很少看到這麼堅強的被告陣容。被起訴的5名共同被告,NCC前專委喬建中和彭姓、吳姓、鍾姓被告是登山經驗豐富的老手,朱俊銘是前檢察官、執業律師,這一登山隊構成了犯罪精英。

 



起訴書記載,檢警6月2日到5名被告住處執行搜索之際,考量疫情未入屋內執行,彭姓被告竟傳送「手機跟行車紀錄器被收」之訊息告知同夥,喬建中等人知悉後,提供無資料的備用手機供警方查扣。

 

喬建中臉書流露...將登山活動之違法生火行為視為常態

 

這5人燒燬大片森林後,檢方指出,喬建中持續在臉書社團上公開宣稱係踢翻瓦斯爐火造成火災,被告間將持用手機內關鍵群組對話以及照片刪除。

 

這群犯罪精英對上檢察官,不但沒有絲毫悔意,更處心積慮滅證、帶風向,難怪檢察官在起訴書痛斥被告「犯後態度不佳」,求處法定刑中度以上的重刑,「以示懲儆」。

 

起訴書透露了檢察官的義憤,這 5 人登山隊的領隊喬建中事後的狡賴,則激起了社會公憤。喬建中涉案受偵辦期間,職位是 NCC簡任第十一職等專門委員,擁有話語權,透過接受不同媒體採訪,把森林大火起因帶往「不慎踢翻爐火」,試圖誤導辦案方向。喬建中5月20日晚間接受中央社電訪時,也對國家通訊社宣稱「16日凌晨2時多弄早餐,不小心弄翻瓦斯爐火」。

 

喬建中喜歡在登山活動中就地取材升營火,發表在臉書的多張野外升火圖文被網友截圖貼出。他在臉書發表的警句包括:「生火是我家從小唯一的訓練課程」、「營火是超亮營燈」,他自述在高山以柴火「任性的在蒸鼎泰豐小籠包」。這個升火魔人最經典的一句是,他嚴令登山隊友「把柴火中不是扁柏的雜木全部抽掉再開始炭烤牛排」。檢察官法眼明察,注意到這一句,以此指他「顯然將登山活動之違法生火行為視為常態」。

 

YouTube兩隻影片顯示「林中殺戮魔人」

 

喬建中學法律出身,多年的公職生涯從事法務。在官場獲得升遷的公務員,上山就違法升火,顯示了他的雙重人格。他在YouTube 張貼(現已刪除)的兩段影片,更顯示他在山林中是殺戮魔人。

 

一段影片是「剝羊皮」,喬建中記錄了一隻長鬃山羊屍體吊掛在野外懸空的倒木上,兩男一女觀看一名女孩剝除長鬃山羊毛皮,旁白是「看啦,袖手旁觀,看一個女孩子在這邊剝皮啦,嘿嘿嘿嘿嘿嘿」。另一段影片是「哺乳類內臟剖析」,喬建中用鏡頭記錄一名男子以原住民刀對一隻吊掛的鹿科動物開膛剖腹,欣賞屠宰者把牠的內臟一一剝除,驚嘆這隻動物「沒有膽」「這隻比昨天(那隻)大多」,並接下屠宰者割下的動物肝臟,放到一旁柴火上的鐵架炙烤。

 

4月15日,喬建中在臉書公開社團「魔境熊登山客」發文說,「射殺落單公鹿對水鹿族群數量影響如果不是正的,最差也是”0”」,表示支持射殺野外的水鹿,文末問說「有人吃過、或者想吃成年公鹿的肉嗎?」

 

長鬃山羊、水鹿屬於保育類動物,山羌未經報准亦不得任意捕殺。喬建中,這個法律人,在山林中法律意識之薄弱、道德感之麻木,令人髮指。

 

當升火魔人、殺戮魔人成為登山領隊,就出現起訴書所描述的情節。展開這趟失火的山旅前夕,隊員鍾男5月14日在通訊群組內留言:「我怕臨時要烤鹿肉,瓦斯不夠怎麼辦......」、「鋸子是標準配備吧!」這應是鍾男認為在喬建中帶領下,大家有機會吃到獵獲的野味。全體隊員未反對帶鋸子登大水窟山,我們遂看到南投地檢署公布的火場照片,有一張是營火餘燼中平放著一枝被鋸子鋸斷的、未燒盡的長樹枝。

 

這場延燒79公頃、災損逾2億元的森林大火,本來有機會在起火之初撲滅。起訴書指出,5月15日下午6時30分許,喬建中等5人在杜鵑營地盜伐、盜拾森林主產物升營火,用以煮食、取暖。晚上8時25分許,5人未確實熄滅營火堆就入睡,以致營火堆下方腐質層形成地底火悶燒後,往四周延燒。喬建中 5月16日凌晨0時16分許醒來,發現營火堆旁箭竹葉、松針因高溫引燃形成火勢,就自行滅火,並叫醒隊友搬移營帳。約20分鐘後,喬建中自認火勢已撲滅,返回天幕休息。到了凌晨 4 時許,喬建中起床時發現火勢已失控,只好叫醒隊友,並向南投縣消防局通報火警。

 

午夜森林起火,5人高枕無憂...

 

午夜已經發現森林失火了,這5人換地方還睡得著,不派人守夜,沒有責任感、沒有危機意識。

 

玉山園區大火發生後,愛山的民眾從火場照片看到蒼綠的群山煙霧沖天,蓊鬱的森木化作焦土,莫不痛心。檢察官以5天4夜時間,踏上來回60公里的山旅,與警、消、林務單位到杜鵑營地鑑識火場,目擊慘況,自是更為痛心。起訴書引用了聯合國於 1987 年通過的文件《我們共同的未來》所提「永續發展」定義:「既能滿足當代的需要,而同時又不損及後代滿足其需要的發展模式」。起訴書也闡述行政院 2019 年宣布的山林解禁政策,不只是讓民眾更容易親近山林,「更希望能讓大自然進入人們的心中,培養對自然環境、野生動植物、在地原住民與同行山友的同理與愛護之心。」

 

至於 5 名被告犯罪所生之損害,檢察官以知性感性兼具的筆調指出,這場生態浩劫「無形間,減少了這塊島嶼上人與自然對話的可能性及世代間山林美景的記憶斷層」。

 

起訴書羅列犯罪證據,拳拳到肉;論述山林保育,兼有深度與高度。我曾經擔心精通法律戰的被告會用狡計脫罪或減輕刑責,南投地檢署的鋼鐵檢察官給了我信心。我相信司法正義,我相信永續發展的觀念能夠落實在台灣人的日常生活中。

 

 

圖片來源:翻攝自喬建中臉書、嘉義林管處提供

 

最新新聞
孫瑋芒
自由作家、攝影人,出版有長篇小說、短篇小說集、散文集。曾擔任美國《讀者文摘》特約作家、報社編務主管。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