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曝大學時期曾被邀請當「線民」康文炳回顧:便衣刑警邀請我幫忙注意校園...並定期寫報告
2021.10.19
16:28pm
/ 放言編輯部 林哲遠
面對沉默不語的康文炳,便衣刑警加碼,一個月有兩萬元,外加配一台摩托車;接著康文炳回應,「我沒有駕照。」對方則表示,「沒關係,我們會另外折算交通津貼給你。」

 

隨著促轉會公開,黨國時期國民黨情治單位的文件後,近日不少受害者紛紛吐露,當年被監控的種種,作家康文炳今(19)日在臉書發文回顧,1983年還是大學生的他曾遭到便衣刑警邀請「幫忙注意校園的情形,並定期寫一些報告。」更透露,他在促轉會讀到自己的文件中記載,康文炳入台大後,言行即異於常人,個性強硬、思想傾向黨外,晨起常對窗外狂吼「人生為何!」

 



康文炳回顧,1983年,不曉得是秋天還是冬天,的一個舒服的下午,他窩在男生第四宿舍的二二三室睡午覺。那種架高的床舖貼近天花板,睡起來特別隱匿而安穩。突然,在K書的經濟系室友把他叫醒,半掩的門後,一位穿著白襯衫、黑西褲,整整齊齊梳著西裝頭的社會青年探進身來,很禮貌地說,「你是康文炳?不好意思可以到外面談一下嗎?我是調查局的。」三十歲上下,削瘦斯文的陌生人敏感地張望一下走廊兩端,快速出示了套著透明膠袋的服務證吊牌,是「張水深」、「李永琛」?他沒看清楚。

 

上大學前就因「美麗島」事件被約談過,康文炳表示,他上了大學後更不知悔改,除了在黨外雜誌社打工外,也偶爾跟在學長後面搖旗吶喊,算是參與了一些學生運動。「約談」倒是沒什麼好怕的了,那一年,也是一個便衣刑警來他家說,「你是康文炳?這個星期六下午到分局來一趟……。」

 

便衣刑警說,「聽你同學說你都在打工。」康文炳透露,當時他點點頭,本想說都在當家教,但還是保持沉默,這沒頭沒腦地找上門,「不知他倒底摸清了我多少底細。」便衣刑警問道,「我們有一個工讀的機會,你是念政治系的,敏感度比較夠,」他停頓了一下,又抬頭張望了走廊兩側,並表示,想請他幫忙注意校園的情形,也沒什麼特別的事,就定期寫一些報告而已。

 

面對沉默不語的康文炳,便衣刑警加碼,一個月有兩萬元,外加配一台摩托車;接著康文炳回應,「我沒有駕照。」對方則表示,「沒關係,我們會另外折算交通津貼給你。」

 

康文炳進一步透露,當時一個學生拖著鞋叭叭地走來,年輕的調查員再度停頓不語,他眼神越過我的身後警覺地打量著那名顯然是要去洗手間的學生;接著,便衣刑警說,「沒關係,你可以考慮一下,我過兩天再來找你。」拖鞋聲遠了,不意,他走了兩步又轉身說:「你有女朋友嗎?」康文炳則回應,有。

 

康文炳坦言,望著他離去的背影,他隨即不免好奇,如果沒有女友,難道也能「配」一個給他嗎?不曉得他們後來是如何想的,總之,「張水深」、「李永琛」,還是什麼的,再也沒來找他了。一、兩個月後,一場社團邀請自由派學者的演講上,在結束後擁擠的會場裡,他還和那位便衣刑警擦身而過,彼此交換了一個尷尬的笑容。

 

近四十年後,康文炳才發現,1983年「二二八」前夕學生在彭孟緝的官邸外牆漆上「血債血還」四個血紅大字後,國民黨當局震驚之餘才在校園裡啟動「安苑專案」,幾年內在全台大專院校內吸收了五千多位學生「線民」,作為「首惡之區」的台大,更是布建到社團和宿舍內,人力孔急之下,難免誤打誤撞。

 

2020年2月康文炳應研究單位的邀請前往促轉會閱覽他個人的部分文件,康文炳表示,當時有一種忐忑的私密感,像要打開一本塵封的青春期日記,面對那個如今已然身影模糊的自己──而那個自己,還是別人幫你記錄的自己。

 

康文炳引述部分文件,「康文炳自入台大後,言行即異於常人,其個性強硬,思想傾向黨外,晨起時常對窗外狂吼亂叫『人生為何!』」1984年6月13日,「內線」阿文給「夏雨生同志」的報告這樣記載著。

 

康文炳語末,「我有這樣嗎?我不禁啞然失笑,好想再和三十五年前這樣的自己聊聊喔」。

 

 

圖片來源:華山文創官網、康文炳臉書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