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騰焰飛芒
放.高論
騰焰飛芒
【騰焰飛芒】林秉樞有很多面具
2021.12.09
18:27pm
/ 孫瑋芒
林秉樞遊走文化界、政界、商界,他熱愛閱讀,學識豐富,這方面是真實的。面對名人,他能夠放空自己,身段低到塵埃裡,討好對方。他洞悉人性弱點,投其所好,令人防不勝防,特別是對於軟心腸的文化人、需要廣結善緣的政治人。他只要戴上了某種面具,就能對角色演得絲絲入扣。

 

林秉樞事件成為一周以來最熱門話題,形成他在專欄文章探討過的「公民注意力被移轉」現象。林秉樞被稱作「渣男」,還被冠上騙徒、掮客、網軍頭子等稱號。12月9日,在押的林秉樞透過律師發表道歉聲明,自稱「廢人」,「我的人生已經毀滅」。林秉樞誆騙成習,這個自況,應該是由衷之言了。

 



曾經自稱國安人員、總統府官員,名片上印著「金融、房產投資」,林秉樞人脈遍及立委、市議員、上市公司董事長、貴婦。家暴事件暴發後,與他沾上關係的人紛紛切割。他的個案引起了研究興趣,精神科醫師潘建志斷言「林秉樞是魔王等級的人格病態」;林秉樞種種招搖撞騙,被拿來和美片《神鬼交鋒》情節類比。

 

林秉樞打入政商名流圈子

 

林秉樞寫過一篇專欄〈一個詩人要有很多面具:楊牧的意象投射、聲音與影像展演,以及精準鏈結中國古典〉,文中引用詩人楊牧的警句「一個詩人要有很多面具」,盛讚「楊牧之強正在他的作品如川劇變臉不斷抽換卻也張張精采」。林秉樞也有很多面具。他打入政商名流圈子,除了憑藉社交手腕、自我吹噓,他並且是一個道地的文青,能夠以這副面具博得名人青睞,建立進一步關係。財富可以吹噓,人脈可以吹噓,學問是無法吹噓的。沒有真才實學,與內行人談幾句話就會被識破。

 

這位法律系出身的文青,2013年取得中央大學法律與政府研究所碩士學位的論文,題目是《Gadamer哲學詮釋學在憲法解釋的運用》。Gadamer慣譯「伽達默爾」,是一般讀書人感到陌生的德國哲學家。單看這個論文題目,就令人生畏。

 

歷史補教名師呂捷在臉書形容林秉樞「愛讀書、有禮貌、愛交朋友」,林秉樞去年4月透過臉書約呂捷會面,兩人談古今中外歷史,「言談之間發現很多歷史類冷門艱澀的書他都看過,有一些甚至是我這個歷史系學生看起來都非常吃力的,他也如數家珍」。林秉樞和呂捷論交,看來不帶功利性,主要是出於仰慕。

 

媒體人、作家蔡詩萍2019年曾經邀林秉樞廣播節目,蔡詩萍說,常在書店遇見林秉樞而相識,林秉樞常買知性的書。逛書店的愛好,是裝不出來的,不是真正愛看書,在書店根本待不住。林秉樞向立委林宜瑾宣稱「去書店買書都是買一整箱」,應非吹噓。

 

向林秉樞母親告別式贈花的立委指出,也是透過臉書認識林秉樞,「林會展現自己學富五車、文質彬彬」。又有「知情人士」向媒體說,林秉樞對政治人物出手很大方,經常在聊天後就送書或送禮,「且送書不是只送一本,而是送一大批」。愛讀書的林秉樞,已是藉著學識巴結立委,在政壇建立人脈。

 

林秉樞向詹宏志求救

 

林秉樞下工夫結交PChome集團董事長、作家詹宏志,圖謀就曝光了:結交名人,可以用來炫燿、喬事情。不少文化界朋友知道,詹宏志熱心助人。詹宏志出席了林秉樞母親告別式,是愛護晚輩的情感流露。上個月底,林秉樞得知《鏡周刊》將曝光他的家暴事件,向詹宏志求救,詹宏志遂向《鏡周刊》轉達林秉樞的祈求。事件曝光後,詹宏志起初表示「對林秉樞的家庭與個人生活一無所悉」,之後寫了兩千字聲明自辯,終不敵社會壓力,向總統府辭去了國策顧問職務。

 

據詹宏志聲明稿,與林秉樞是在今年台中中央書局舉辦的「週三讀書會」認識,這個讀書會是詹宏志所開辦,林秉樞專程從台北趕來參加,「每次來讀書會都安靜聽講,默默離去,讓我留下一種好學而禮貌的印象」。今年5月5日那一場,詹宏志講喬治.歐威爾的《一九八四》,林秉樞向詹宏志表示將帶立委高嘉瑜參加。攜女友共赴讀書會,這是戀愛的很高境界。

 

詹宏志說,透過通訊軟體與臉書,他認識的林秉樞「看起來是好學勤思之人」,「是一位禮貌斯文的翩翩君子」。林秉樞戴著讀書人的面具與詹宏志互動,贏得友情,卻害得詹宏志名譽受重傷。

 

張淑芬也被林秉樞納入人際網路

 

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的妻子張淑芬,也被林秉樞納入人際網路。林秉樞藉著參觀張淑芬畫展接近她,張淑芬告訴現場友人:「你這個小兄弟不錯,非常有知識,懂很多。」林秉樞也是憑藉學養在通訊軟體和張淑芬交流,兩人熟到談起股票經。

 

《鏡周刊》報導,林秉樞向「S貴婦」傳訊表示有長輩收藏她的畫,使得S貴婦大為驚喜;兩人談股票談到S貴婦俏皮回訊「吃醋」;林秉樞獲邀到S貴婦家中賞畫,又結識了S貴婦的丈夫「C董」。林秉樞後來利用他和S貴婦熟識的機會,撮合二家廠商與C董公司洽談合作,事後林也收了二家大廠老闆一筆引薦費。在這場人際交往中,林秉樞換上了商業掮客的面具。

 

林秉樞被指為網軍頭子,在政壇興風作浪,更涉及從事商業網軍活動。《今周刊》引述知情人士說法:「林秉樞插手過幾家公司的經營權爭奪戰,之前有某上櫃公司爆發經營權戰爭,公關公司就是透過林秉樞仲介(網軍),靠著操作輿論把對立方打到暈頭轉向,林也海削一票」。這個情節如果屬實,林秉樞則是換上網軍的面具作惡。

 

林秉樞遊走文化界、政界、商界,他熱愛閱讀,學識豐富,這方面是真實的。面對名人,他能夠放空自己,身段低到塵埃裡,討好對方。他洞悉人性弱點,投其所好,令人防不勝防,特別是對於軟心腸的文化人、需要廣結善緣的政治人。他只要戴上了某種面具,就能對角色演得絲絲入扣。他對於社交活動,有真實的熱情,也有暗藏的心機。與女友相處時,他的面具是恐怖情人。

 

一個興趣相投的年輕人,經由網路或公開活動,前來表達交往的熱情,再適時送上貼心禮物,一般人很難拒人於千里之外,除非是個性孤僻。我們和這種人交往時,本於信任原則,不太會上「司法院法學資料檢索系統」查對方的案底。我們也無法預知友人會成全國知名的刑事犯,早早與他斷交。和林秉樞有過互動的人,除非涉及不法,社會大眾不必以異樣眼光看待,更不宜以陰謀論解釋。林秉樞利用了人性的善,我們不要因此而否定了人性的善。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最新新聞
孫瑋芒
自由作家、攝影人,出版有長篇小說、短篇小說集、散文集。曾擔任美國《讀者文摘》特約作家、報社編務主管。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