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中時記者離職前沉痛告白:旺旺集團離普世價值越來越遠,「正向台灣人輸出謊言」
2019.06.21
18:18pm
/ 放言編輯部 蘇穩中
中時前記者廖肇祥離開中時集團前夕,發出一份給長官的信,痛批他們傷害新聞自主。他說,留下這記錄,他可以告訴他兒子,把拔身為記者,並沒有遇到不對的事情而沈默,而且拒絕當個傷害台灣這塊土地,掠奪你未來選擇權的共犯與幫凶。

 

紅色媒體滲入台灣、傷害新聞自主,記者廖肇祥決定離開待12年的中時,並發了一封離職信給長官。他今(21日)在臉書上說,因為他很怕變成「連自己都討厭的人」;又說,媒體環境不好,同業都知道,也感受很深,媒體各有立場,大家都知道,但是為了立場,惡意扭曲偏頗作假自我審查,唱衰、傷害台灣這塊我們共同生活的土地,他認為這違反了做人的良知。他提到當年親臨六四天安門現場的記者徐宗懋如今被消失在中時網站,中時集團不斷倒退,離普世價值愈來愈遠;更痛陳,中時集團正在向台灣人民輸出謊言,「且惡意掩蓋真相,逼迫記者配合」。

 



前中時地方記者廖肇祥今日在臉書發表長文說,他在離職前的6月12日發一封給長官的信,是寫給旺旺中時長官看的,裡面有提到他對於公司媒體發展的憂慮與看法;隨著這封信上傳群組相簿的截圖,這是他近半年來整理社群朋友們,對於中時集團近年來所作所為所發表的意見評論,大家可以先參考,較能瞭解他的思考脈絡。

 

廖肇祥指出,離開中時集團,並非特派所說「新聞理念與報社政策方向有距離」所能概括,也並非特派所說的「衝動」,我不期待能帶給各位省思,只是想趁離開前說些話,做些澄清,也留下些許記錄。

 

離開中時原因 廖肇祥:公司嚴重傷害台灣民主自由

 

他表示,他向來是個狂熱追求新知、凡事好奇的人,高中就立志當記者,考取大傳科系,投入新聞第一線,之所以下定決心離開這待了12年的工作,「主因是當今的中時集團不僅不尊重第一線記者的專業與判斷,還以不擇手段,嚴重傷害台灣的新聞自主與民主自由,從最初的熱誠轉為恨鐵不成鋼的憤怒,當下已轉為大悲無言的心冷」。

 

廖肇祥說,雖然他只是小地方的駐地記者,但在採訪過程中,不時被受訪對象「虧」,嘲笑中時、中天擅長製造假新聞與惡意扭曲的內容,雖然那些報導不見得是他寫的,一開始對外界看法存疑,但是他發現,他愈來愈無法為報社辯駁。曾經拿出名片,對方看到上頭的「旺仔」回應是:「啊,你們是中屎韓天台的喔!別訪問我啦」,社群好友發文裡更是經常出現批評中時集團產製的內容「腦殘」、「無恥」、「卑劣」、「自我作賤」......。他又說,他已經不知道要怎麼替報社辯護,因為他們說的幾乎都是真的。

 

廖肇祥提到,大家都有一線採訪經驗,相信各位都能體會記者經營地方佈線的辛苦,可是現在的狀況是,「中時」、「中天」號稱「四大報」、「主流媒體」,這樣的招牌與名號,如今反而侵蝕第一線記者累積的名望,民眾對於集團的不信任感,擴散蔓延到基層,喊出「我是中國時報記者」、「我是中天記者」成了很丟臉的一件事。

 

廖肇祥:中時偽裝發大財謊言唱衰台灣 社會視他為共犯

 

他更感嘆,也許你們會說,公司有公司的政策方向,當個員工領薪水辦事,其他不用想太多。好的,那換個方式來說,如果公司販售的是危害社會的毒品、偽裝大家發大財的謊言,將新聞報導當成唱衰分化台灣社會,製造對立與撕裂的工具,「身為員工的我們,難道要跟大家說,『做那些內容的都是老闆、長官要的,與我無關呴』?真實情況是,新聞報導影響社會層面廣大,員工絕對無法與公司品牌經營方向脫鉤,社會大眾看待我們就是共犯、就是幫兇。」

 

廖肇祥也說明,他的兒子現在是國小四年級,非常喜愛看課外讀物(包括報紙),尤其對世界歷史相當有興趣,他知道中國是獨裁極權國家,沒有民主制度,沒有讓人民信任的司法,沒有新聞自由;兒子有一天問他一個問題,「把拔你是記者,為什麼你的公司卻一面倒的寫台灣壞話,卻幫沒有新聞自由,拘禁迫害記者及人權律師的中國說話?如果台灣有一天被中國共產黨統治的話,你會不會也被抓去關?那我要怎麼辦?」。他當下再度沈默,不知如何為公司找理由遮掩。

 

廖肇祥:中時高層自我審查 用立場決定真實

 

「上述的道理,連一個小四的小學生都能懂,可是各位長官,你們知道你們擁護的是什麼樣的政權及編輯方針嗎?你們知道現在所做所為正在殺死台灣的新聞自由嗎?」廖肇祥痛批,也許你們又會說,媒體各有立場,偏向某個陣營或理念這是很正常的事,別大驚小怪。可是如今狀況是,你們開始自我審查,只剩下立場,連真實都不要了,甚至用立場來決定真實。

 

他指出,長官們近日很時興比報,分成「人有我無」、「人好我差」、「本報遺漏」、「本報表現較佳」部分,姑且不論這是整下屬還是捧上級,六月四日及隔日,天安門事件30週年,當蘋果、自由、聯合以全版、頭版、特刊方式報導紀念活動與分析局勢,很奇怪的是,當天比報的長官似乎是患了視覺失調症,他報當天大做特做,明明「人有我無」,製作精美的大幅版面被視而不見,並未被提列在前三大部分來比報。而在6月11日,中時電子報已經完全搜尋不到「六四天安門」、「香港雨傘革命」、「香港反送中惡法」的新聞。甚至連記者徐宗懋採訪六四事件的新聞都換成「抱歉!您所查詢的資料,目前無法找到任何頁面!」「404 - 找不到檔案或目錄。」。

 

徐宗懋親赴六四天安門新聞被中時消失 廖肇祥痛心

 

「徐宗懋是誰?你們是真忘,還是假忘?他是30年前在天安門廣場採訪的一線記者,他在六四事件那個恐怖的清晨,紀錄驚動世界的現場,不幸被共軍子彈打到頭部,流的血,像宰殺一隻羊般的多……」廖肇祥強調,記者的天職,就是傳達真實,可是現在,像徐宗懋這樣用生命安危鮮血換來的新聞、圖像與歷史,你們竟然照樣也能自我審查,說不要就不要,說撤掉就撤掉。

 

他也說明,中時電子報網站Logo旁寫著「真道理性 真愛台灣」,可是你們連自己記者同仁拚命傳達的「真」實都可以捨棄、犧牲、竄改、惡意扭曲,只為了不讓幕後黑手不開心,你們是「真」愛台灣,還是「真害」台灣!?台灣的言論自由是犧牲了多少前輩的生命與人權,我們才不會因為活躍的思想而遭受迫害,悲哀的是,「中時集團卻不斷倒退,離普世價值愈來愈遠,如今的工作氣氛是以飯碗為要脅,強迫員工配合,當個忠誠的執行者,而非自由的發想者」。

 

廖肇祥:中時強迫員工當忠誠執行者 更惡意掩蓋真相

 

廖肇祥提醒,每一個人都要工作、每一個人都要生活,多數的報社優秀同仁具備活躍的思想,但為了糊一口飯吃,無奈的「收到、收到、收到......」不斷執行詭異的決策,當今報社的編採方向,已經不是政治意識型態、立場之爭,而是整個中時集團正在向台灣人民輸出謊言,且惡意掩蓋真相,逼迫記者配合。

 

「這是價值的選擇,我寧願當一個人,而非被奴化的記者。」他提到,寫這封信,並不期待你們會就此找到美好的良知,只是告訴他自己,他沒有跟著你們學壞,留下這記錄,他可以告訴他兒子,把拔身為記者,並沒有遇到不對的事情而沈默,「而且拒絕當個傷害台灣這塊土地,掠奪你未來選擇權的共犯與幫凶。」

 

廖肇祥最後嘆,很抱歉,「我不跟你們玩黑暗組織爾虞我詐欺騙世人盲目效忠首領的遊戲了,我選擇與惡保持距離」,循著天光的道路前進,也盼望你們與同仁們能莫望初衷、平安順心。文章最後,廖肇祥表明自己是,「即將是前中時記者廖肇祥2019.06.12」。

 

 

顯圖擷取自廖肇祥(柏原祥)臉書

 

延伸閱讀